專訪魏如萱,成為人母後她推出專輯《藏著並不等於遺忘》。像是說著,若你也有些藏在心裡的,鮮少向外人提起的心事,我在這裡陪著你。

專心做好一件事,跟孕育一個生命很像。

2018 年,魏如萱在台北 TICC 舉行《milk and honey》孕期限定演唱會,當時這場演唱會,應該是要被印刷、裝幀、封膜,成為她第六張專輯的。而突如其來的懷孕,讓她決定把專輯計劃暫緩。

2019 年底,經歷生產、休息、育兒後,專輯重啟錄製。終於,在早上餵奶與晚上洗澡之間,《藏著並不等於遺忘》接續在兒子路易後面,也誕生了。

專輯取名自安徒生童話,談到藏著什麼,她只說,有些東西它藏著就是藏著,那些訊息都放在歌裡了。

寄不到目的地的信,我都藏在那

藏了許久不想面對的心事,魏如萱終於提筆寫下,為了悼念逝世的父親、摯友盧凱彤與愛貓 Gaga,她創作出〈彼個所在〉。而在專輯中,歌詞也被設計成一封手寫信。信的用意是為寄送,雖然明知無法送達。(推薦閱讀:「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接受你不在了」寫在高以翔過世後:如何面對家人愛人的離開?

「這首歌對我來講,其實就是一個,告⋯⋯白。」她說。

她在說「吿⋯⋯白」時停頓了兩秒,我原以為要說「告別」,但她用了「告白」,大概是還沒打算告別吧。

「因為我一直不太願意去面對這件事情,所以導致我一直放不太下。但把它唱出來,寫出來,就像是個告白。我是寫給自己,也寫給對方。」說起把歌詞做成一封信的用意,她解釋:「台灣人不是都會覺得,如果你要跟那邊的人溝通的話,可以用燒的嗎?像燒紙錢之類的。那⋯⋯這封信是不是可以拿去燒?」

你今嘛住的彼個所在 咁有習慣
係唔係想去邊 就去邊

要照顧好自己
I miss you so much
很想很想你
——魏如萱〈彼個所在〉

〈彼個所在〉對魏如萱而言太特別,它乘載的情感重量遠多於其他歌曲,也是現階段的她最在意,最無法解決的難題。「寫完了告白完了,這件事情就會⋯⋯我不知道會怎麼樣,但至少會比我之前都不願意去面對來的好。」

再一次,她又在「這件事就會⋯⋯」這句話裡停頓兩秒。

沒有預設要放下,沒有期望自己能快速恢復,即便寫完了也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不願意去面對,是因為還是會有點恐懼,就是我不想接受嘛。但是寫出來了、唱出來了,其實就是面對恐懼。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方式,有些人大哭三天、一個禮拜就好了,但我就是沒有哭的那種人。所以那個悲傷才拖的比較長。」

沒有哭的人,悲傷會拖的比較長。

魏如萱

我突然想起她說過「不會哭的人比較危險」,又想起她說做這首歌時,寫詞哭,錄音哭,反正從頭哭到尾。或許寫下〈彼個所在〉不只是想陪伴所有粉絲,也同樣在為自己舔拭傷口。現在她會哭了,不危險了,比以前都好了。

就算當媽媽,也要很有自己的樣子

產後復工,魏如萱仍想著挑戰自己,電臺 DJ 工作讓她接觸到不同的創作者,對談同時,她也時常思考自己的其他可能性,「只要是沒有嘗試過的就會想嘗試。」所以在〈恐慌症〉中,她嘗試饒舌,寫下面對人生,面對選擇的恐慌與不得不。

「這首歌我想要表達的就是,當媽媽也可以很酷,不一定就是大家覺得當媽媽之後,就是要唱一些軟軟的輕柔的歌。我還是要鼓勵所有的女性,即使當了媽媽也還是可以很有自己的樣子。」她在 MV 幕後花絮影片裡說著,神情篤定。

冰凍的棉被與黑暗的衣櫃
睡眠變成一本越來越看不懂的字典
大量精緻又美麗的生詞
興奮以致於發抖 不尋常的瀕臨崩潰

掉落的是口水還是眼淚
傾倒在你的臉龐想偷竊回來的氣味
只剩下碎片 天空崩塌 枕頭歪斜
我並不愛你 我的晚間愛人
——《晚間愛人》

成為媽媽以後,她當然對兒歌,對繪本多了更深的認識,但那不影響魏如萱做自己的音樂,那不會讓古靈精怪的少女突然轉變成為不苟言笑的大人,她還是對自己有期待,也還想嘗試過去不曾試過的,例如饒舌。

當媽媽也可以很酷,很有自己的樣子。

魏如萱

「我一直跟韓立康(音樂製作人)講說我好想饒舌喔,然後他就說,欸這邊有一段給你寫,我寫一寫⋯⋯就⋯⋯寫成詩了。」她眼睛瞪大,表情無辜,像是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把饒舌寫成詩。「饒什麼舌啊!根本是唸詩而已。哈哈哈哈哈哈!」誤打誤撞把饒舌寫成詩,反倒還讓《晚間愛人》成了歌曲亮點。

「我現在已經完全可以接受,寫不出來就放棄。我可以努力,但可以寫到什麼程度,那就是什麼樣子。雖然我心裡面想的可能是熊仔那種,寫出來卻不是⋯⋯,但那也不會怎麼樣。」(推薦閱讀:「請不要再那麼努力了!」日劇《Dr.倫太郎》告訴你同理心的秘密

她是那種,當了媽媽也有自己樣子的女生。也是那種,努力過後便懂得善待自己的女生。

無論生活有多難過,我都會陪著你

你不是樹枝上的孤鳥
我會一直在你身旁
陪著你歌唱
陪著你張開翅膀
——魏如萱〈陪著你〉

親人逝世,又再迎來新生命,面對生活潮起潮落,魏如萱始終相信音樂能給予安慰與陪伴,因此創作出〈陪著你〉。而特地放在專輯第一首曲目,像序曲,像提醒,說著不管接下來的歌裡你會聽到什麼,或因什麼而共鳴,我都會陪著你。

「這首歌很早就已經唱給大家聽過了,就是在 TICC 孕期限定演唱會上。現在再把這首歌放在第一首,當大家按下來聽時,就會有種熟悉感,可以把人瞬間拉回演唱會現場,回到當時的記憶。」

懷孕時你們陪我,現在若你低潮,我亦會陪著你。

「聽音樂這個習慣,本來就是一個陪伴。」戴上耳機,按下播放鍵,魏如萱陪伴與同理所有歌迷。她是那種會仔細閱讀來信,能夠感同他人身受的創作者。「我寫歌,歌詞表面看起來是這樣,旋律聽起來也是那樣,但在唱歌的時候,其實有很複雜的情緒在裡面,有些情緒是沒辦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藏在歌裡的情緒,不用費心解釋,知道有人能同理,知道有人在陪自己,已然足矣。藏著並不等於遺忘,為所有排解不了又無處可逃的心情下了最貼切的註解。藏著,卻一刻也沒有忘記過,甚至記得比任何人都清楚。

未來某個時刻,我們會準備好,去面對那些藏起來的。而在那之前,先聽歌吧。

關於魏如萱的產後生活,請接續看:專訪魏如萱:得知懷孕時,我第一個念頭就是「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