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情傷最好的藥就是一段新戀情」也許有幾分道理,但如果在放不下的狀態下進入下一段感情,也許會有反效果。

文|隼人(心理師)

為什麼有人分手後,可以馬上與別人交往? 

分手移情症候群

移情作用是精神分析的重要概念之一,最早由精神分析之父佛洛依德提出。「移情」是指患者的欲望轉移到分析師身上而得以實現的過程。

而在今時今日,移情作用更加廣泛出現在愛情體系中,當中最常見的,我稱為「分手移情症候群」。簡易的解釋就是:在分手的過程中,患者將自我的感情轉移到另一個客體或另一個人身上,通常這人是新的另一半或陪伴者(例如心理分析師或身邊的閨密)。

沒錯,這裡說的就是在分手之後,明明上一秒鐘還哭得死去活來,下一秒卻可以收起分手的眼淚,帶著新歡出現在人前。其實這只是假象,一個既騙別人,也騙自己的大謊言。


圖片|來源

別被愛的假象騙了

這個故事發生在我一位擔任精神科醫師的老同學身上。

身為精神科醫師,每天都會見到不同面孔,情況嚴重者有些已經神智不清、語無倫次;當然也有患者十分清楚自己的行為道德,一切處事標準與一般人完全相同,只是有心理上需要解決,放不下、想不通的事情,所以最後到診間尋求協助,期待解除心結。

有天,他的診間出現了一名女病人小慧。小慧是老師,經濟與生活條件都不錯,但原本平順的人生因感情問題而整個翻轉,於是找上了精神科醫師。

半年前,小慧發現認識近五年的男友劈腿,兩人因而分手。分手之後,雖然身邊有許多追求者,但她如驚弓之鳥般完全無法接受。前男朋友不忠導致她嚴重地情緒低落,也無心教學,她毅然辭掉了老師的工作。之後,她每天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吃睡都在房內,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

小慧的媽媽看到這個情況,心知不妙,想開導女兒卻遭拒絕,最後在半拖半拉下,把女兒帶到我朋友的診所接受治療。

朋友了解基本的情況之後,小慧彷彿終於找到了一個宣洩的出口,把先前的不安與對前男友的不滿和盤托出。經過進一步地詳談及檢查,確診小慧是得了憂鬱症。

經過將近一年的專業治療,小慧的病況慢慢受到控制,而她害怕與男性接觸的恐懼感亦慢慢消減,人也變得開朗了。

本來,看著病人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對於主治醫師來說實在是最大的安慰,可是,另一個問題隨即出現了。

朋友發現近日小慧來看病,每次都精心打扮,穿得很美,甜美的她顯得更有吸引力。她甚至看似巧合地在他下班時,出現在診所外,或是以各種藉口想要約他外出。敏感的職業直覺有如警報,告訴他這是「移情作用」在搞鬼。

無論精神科醫師或心理師,工作是為人排難解憂、安撫心靈。患者或個案來找我們時,由於多數都處於心理素質低下的軟弱時期,在診間、諮商室獲得了關心與支持,十分容易將好感投射到我們身上。

而我朋友呢,在了解事情與移情作用有關之後,決定把小慧轉介給一位女醫師,繼續為她治療憂鬱症。同時,為了不影響康復中的患者及保持身為治療者的專業,他決定不再接見小慧。

最後,逐漸康復的小慧也清楚了自己當時的情況,其實她並未喜歡上我的朋友,只是當下急於想找依靠,不自覺產生了錯覺的移情。(推薦閱讀:【為你點歌】無縫接軌:有時候我們向外看,是為了逃避內在的黑暗

你可能在找「愛的替身」

分手,有時跟隨著出現的不單單是傷心,還有寂寞和不習慣。而往往在這些負面情緒出現的同時,當事人迫不得已找了一個愛情替代品,以另一種方式繼續愛著過去的那個人,這可說是一種「備胎」。

對當事人而言,或許愛情替代品是讓自己死心的最好方法,盡力將內心掏空,強制把舊有的愛擠進另一個人身上,總比苦苦守在原地,沉淪在哭泣及傷痛的氛圍裡來得實際,也比等一個不知道會否回頭的前任更加容易。

就像小慧,她把對前任的感情投射到自己的治療師身上,醫師的親切關懷及幫助,使她有如重新得到了在愛情中,伴侶給她的愛護。然而,她沒有想清楚這到底是不是愛情,只是覺得對方很好,自己好像有了被愛的感覺,同時又可逃避分手的痛苦感受。她要在痛苦的現實中找出口,剛好身邊只有治療師,便很快地移情到對方身上。

所以,奉勸喜歡慫恿失戀者快點找個新歡以忘卻舊情的人,這個建議其實是害了你的朋友呢。


圖片|來源

你根本沒有花時間讓自己對舊情放手

如果與移情對象真的發展出戀愛關係,那個愛情替代品的受害者,會為你傾注真心,對你很好,而你也看在他對你不錯這一點,留在他身邊並接受他。

但在之後的相處過程中,你會不自覺地將他與前任比較,繼而迫使對方要做像前任一樣的事情,你恨不得立即將他變得和前任一模一樣,因為你根本沒有花時間讓自己對舊情放手。

在內心深處其實你很清楚,選擇這一個他,只是不希望讓自己的愛情荒廢,而以他作為退而求其次的替身。

反觀這個可憐的替代品,他始終未察覺自己的存在意義,只是默默地愛著你,正如你曾那樣痴情,傻傻地把前任當作全世界。

當新歡在行為、態度及喜好上被你調教到與前任一樣時,你可以進一步自欺欺人,告訴自己又再一次找到「真愛」了。

但是日子久了,你終究會發覺他與前任是兩個人。你不會討厭你的前任,卻會埋怨這個現任、這個替代品。

或許連你也不清楚,其實自己仍暗自期待前任回來。眼前這個人永遠都只會是備胎。(延伸閱讀:當代戀愛|Cushioning:「比起交往,他更享受這種感覺」為什麼有些人總是忍不住找「備胎」?

但我請你反問自己:真正的愛是怎樣的呢?你要的又是怎樣的一份愛?

別讓身邊的他/她,成為下一個你

因失戀寂寞而馬上找人陪伴,只因傷心沮喪而胡亂找樂子,當你假裝全情投入,在能量消耗殆盡的那一刻,傷心面的反差往往比之前更大、更傷。

只要一想到過去的他只活在記憶裡,不管你怎麼努力去逃避、去忘記,分手之後不管過了多久,那個時間的沙漏也像凝住了一樣,就算過了多少個春夏秋冬,那人的背影仍在原地、在心頭,遲遲不肯離開。儘管你找到一個替代品,但那些曾經幸福過的經歷,今日卻化成一種揪心的痛。

這種痛,沒人可以幫你撫平,愛的替身也無法把你醫好,只有時間才能療癒你的傷口。

對自己公平點,也對現在的另一半負責點。逝去的感情,就由它隨風而去吧。記住,沒有他,你仍然是你自己,你仍得活著。如果你明知自己根本不適合投入另一段新戀情,那麼請放過那位愛的替身,不要讓他成為下一個你。

想起了歌手薛之謙的〈剛剛好〉這段歌詞:

我們的愛情,到這剛剛好,

剩不多也不少,還能忘掉,我應該可以把自己照顧好,

我們的距離,到這剛剛好。不夠我們擁抱,就挽回不了,

用力愛過的人不該計較。

跟前任分開請忘情;與替代品分手要及時。

剛剛好,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