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擺地攤教我的事:無論何時都要當一位專業人士。為什麼呢?因為門外就是戰場。這關係到我的生命(飯錢), 沒有經驗的人是做不來的。

在推銷信用卡的老太太們之中,有些人送客戶仿冒皮包、皮夾當作契約謝禮。這種謝禮在客戶之間反應非常好。時常可以看到許多人辦卡的實際目的不是信用卡,而是為了拿皮包,我就在想,說不定可以直接拿這些東西來賣。

我費盡心思從老太太那邊拿到賣仿冒皮包的人的電話,並試著連絡。我想和對方約出來見面,但卻馬上被拒絕,沒能見上一面。

歷經一番艱難且曲折的過程後,我成功批到一批仿冒皮包,便開始生平第一次在路邊擺攤叫賣。

我一面做推銷信用卡業務,一面抽空賣仿冒皮包。在販賣仿冒皮包時我感受到,人們在消費的時候並不理性。當下若認為自己是在進行合理的消費,但實際上卻都是天大的誤判,因為比起實際需求,順從情感而買的狀況反而更多,大多是先買了,再自我合理化。

「反正本來就想買尺寸小一點的錢包,今天真是買到好東西。」

「因為要去旅行,這一點東西本來就有必要買。」

大部分都是這種情況。當然,不只這些。

「幫我訂李多海的皮包。」

「幫我找潔西卡的機車包。」

「我想要高素榮的包包。」

如果依照客戶的需求弄來最近流行的冒牌名牌包,很多人之後會跑來要求說:「以後不要在這裡賣這種包包!」因為不想和別人拿一樣的皮包。這種人還滿多的。

人們通常會看著比自己富裕的人,想著要有更好的職業、更好的戀人、更貴的皮包、更好的車、更大的住家等等。可是每當有人開始羨慕,模仿的越來越多,這個東西就不再特別,變得再平凡不過。但我們仍然持續被這樣的東西制約,難道沒關係嗎?難道沒有讓自己變得更有價值的方法嗎?(同場加映:【姐的狂語錄】姑娘,與其貪便宜不如把自己活成獨家限定


來源|unsplash

尋找「為了自己」的人們

販賣仿冒皮包沒辦法做太多次,因為會被警察臨檢,所以沒辦法在同一個地方待太久。

因為我也辭掉做了一年左右的信用卡推銷業務員工作,必須開始找新的工作。

在一次意外的機會下,我看了〈現在對青春來說最需要的東西是什麼?〉這部演講影片。影片中的演講者是一位中年男性,留著長頭髮、蓄著蓬鬆的大鬍子,以及一副看起來不是很清爽的外表。我後來才知道,他是網路新聞《挑剔日報》的創刊人金於俊。

三十分鐘長的影片,實在太令人印象深刻,我甚至花錢換了更貴的手機網路費率,看了它數十次。演講的內容可以歸納出以下三點:

  1. 成為自己欲望的主人,找出「可以讓我變得幸福」的是什麼東西。
  2. 如果有想做的事情,必須「現在當場」去做。
  3. 做某件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做」。

影片看著看著,不由自主地對這位中年男子尊重起來。他那不清爽的臉龐上逐漸發出光芒。腦中逐漸被他所說的話給占滿。

至今為止,我為了賺錢一直做為「勞方」,為了老闆、為了公司認真工作。除了為了改變自己的個性,我從來沒有為自己做過什麼事情。我不想再這樣渾渾噩噩地生活下去了。(延伸閱讀:專訪 W TAIPEI Insider 徐新瑜:如果這個工作只讓你感到快樂,你應該離開了

首先我來到了圖書館。開始閱讀一本韓國大企業老闆的自傳,同時也讀名師們推薦的書籍。

但是沒有一本書為「現在要做什麼?」提出解答,雖然迫切希望有誰能夠教我這件事,但答案還是得自己去找。

我想成為「主體」來工作。

至今為止,我總是依照別人的指示工作,如今我想成為自己的主人工作。在書中那些賺大錢的人的共通點,就是「做生意」的人。在販賣仿冒皮包的過程中,我感受到做生意的魅力,於是也想要全心全意地投入看看。

因為我沒有資本,也沒有經驗,能夠立刻開始做的就只有擺地攤。


來源|unsplash

首先我去區公所取得營利事業登記證(如果想要拿到批發價,必須要有營利事業登記證才行),接著開始到東大門、南大門、弘大、明洞等地方尋找做生意的人。找到人之後,如果他賣的是食物,那就買他賣的食物來試吃,如果他賣的是物品,就買他的物品,一邊拜託對方傳授自己做生意的方法,不過全都被拒絕了。

就他們的立場而言,沒頭沒腦找上門說想要學做生意的年輕人,根本就是不速之客。

一路到處碰壁,最後在地鐵新林站附近遇見一位擺攤的老闆(為了方便起見,就叫他權老闆)。

權老闆擺了超過十年的路邊攤,非常獨當一面,做生意的手腕已經好到無論周遭有多少路邊攤,客人總是只聚集在他身邊。可是他也是一口回絕我想要學習他做生意的祕訣的請求。

但我知道如果就此放棄,就再也沒有辦法了。於是我每天去找他,無論他到餐廳還是停車場,我都緊跟在後。最後權老闆跟我要了電話號碼。(延伸閱讀:法拉雅說職場|工作量爆表?你可以臨陣放棄,也可以鍛鍊能力

「我下次去批貨的時候會打電話給你,記得接我電話。」

「謝謝!謝謝!」

之後,權老闆把我帶去和他批貨的盤商見面,並把我介紹給盤商。

那個地方有各式各樣的東西,像是廚房用品、玩具、化妝品、填充娃娃、生活用品等。多虧有權老闆,讓我可以拿到低廉的批發價,得以和之前那些批貨給我的小盤商平起平坐。

但是貨批到後,負擔也隨之而來。如果沒賣掉的話怎麼辦?產生庫存的話又該怎麼辦?

都還沒開始賣東西,我就開始擔心產生庫存了。

腦袋裡的計算機不停運轉,我持續煩惱的同時,權老闆向我走了過來。

「喂,你是來看房子的嗎?擔心這麼多做什麼?賣不掉的話給我就好,我來賣,這樣可以吧?」

我批的貨大概有一萬七千元。盤商的老闆說因為我才二十三歲,看起來很乖,給我八百五十元當作油錢。一受到鼓勵,心中便產生了「我一定要認真做」的意欲。

「不管是要重新開始做什麼事情,或是一定要達成什麼事情,就必須去請教該領域的專業人士。」

我心中這麼想著。在學校裡就算只是原地坐著,老師也會主動全盤說明給我們聽。但出了社會就不一樣了。

若我在原地按兵不動,便無法遇見該領域的專家,更無法學習該領域的知識。想要學,就得要直接上門請教才行。

因為打工,我學到了⋯⋯

在激烈的生存競爭中活下來的法則,就是需要和別人不一樣,那專屬於我的生存策略。

無論何時都要當一位專業人士。

為什麼呢?因為門外就是戰場。

因為這關係到我的生命(飯錢), 沒有經驗的人是做不來的。

希望能有更多的機會, 讓像我這種沒經驗的人, 可以學習的生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