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政治正確似乎成為髒字。很多人說它很煩,帶來難看作品、壓迫言論自由、而且關我屁事。史嘉蕾喬漢森辭演跨性別人物,因為遭 LGBT 社群反彈,指出她不該演跨性別。7 月,她說:「一個演員應被允許演任何角色,任何樹木,任何動物。藝術應該對政治正確免疫。」可是,這個想像,是真的嗎?

近來「政治正確」,好像隱約成為一個髒字。很多人說,政治正確很煩,帶來難看的作品,壓迫言論自由,而且關我屁事。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去年,史嘉蕾喬漢森宣布辭演電影《Rub & Tug》的跨性別角色 Dante "Tex" Gill。原因是選角遭到 LGBT 社群與網友反彈,認為跨性別演員工作機會已很稀少,不應再讓白人女性競爭,尤其是一位和原作相差巨大、又完全符合主流審美的演員。今年 7 月,在一場史嘉蕾喬漢森與藝術家大衛沙耶(David Salle)的合作對談,討論了藝術的邊界。她說:

一個演員,應該要演任何她能夠演的角色,任何樹木,任何動物。藝術應該要對政治正確免疫。

此話引起軒然大波。許多人困惑,到底「政治正確」風潮,真的「過頭」了嗎?藝術或大眾文本與政治正確之間,可以建立什麼樣的關係?

還原專訪場景:「我覺得任何演員,都可以演她想演的角色,即使是一棵樹」

Vox 報導,今年八月號的 As If 雜誌中,喬漢森說,她發現在選角方面出現了一種不太舒服的「趨勢」,人們鼓勵任何關於選角多元共融(diversity and inclusion)的討論。

「今天有很多對話,都在討論演戲時,我們想看到更多代表特定群體的演員。」她告訴 David Salle。「但問題是,『演戲』的本質到底是什麼?」不就是揣摩、再現某些並非出於她真實經驗的故事,並分享給廣大閱聽人嗎?

「你知道,作為一個演員,我應該要被允許飾演任何人、任何樹木、或任何動物,因為那就是我的工作,也是這份工作的要求。」她說。(You know, as an actor I should be allowed to play any person, or any tree, or any animal because that is my job and the requirements of my job,)

「我覺得(政治正確)是我這行的一個潮流,而且基於各種不同的社會性原因,這必須發生;然而,政治正確也確實有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時候,那就是它影響到藝術的時候,因為我覺得藝術必須不受任何限制。」(延伸閱讀:D&I 策略間|好萊塢首例!華納兄弟承諾「D&I 多元條款」保障演員種族比例

專訪一出,立刻招致批評。有人認為她是在反擊去年《Rub & Tug》選角爭議。推特充滿反對留言,包括認為她在將跨性別角色跟動物樹木角色作比較(「妳是說,演跨性別跟演動物一樣有挑戰性嗎?」)、認為當女性飾演 007 都還被抨擊,她為何認為世界「已經很自由」?甚至,還有網友真的將她 P 成一棵樹。(延伸閱讀:龐德仍然是龐德,但他不再是 007 了:為何女人演 007,嚇瘋一堆觀眾


圖片|來源

專訪後,她急忙澄清自己的意思:

「我個人覺得,在一個理想的世界裡,任何演員都應該能夠飾演任何角色,以任何形式,並且免疫於政治正確。這就是我想表達的意思。儘管它好像不是這麼被人們理解的。」

「當然,不是每個演員都像我一樣,能得到這麼多機會。我也會繼續支持產業中的多樣性,並且保證每個人都被包含在內。」或許遭到如此強烈的反對聲浪,代表史嘉蕾喬漢森期待的「理想世界」還沒到來。從中,我們也看見,在這些日子裡,每個人談「政治正確」,似乎都不免膽戰心驚,生怕得罪任何少數。連史嘉蕾喬漢森自己都曾砲轟川普,不是每個人都像伊凡卡一樣握有特權,但為什麼,卻連她自己也開始思考政治正確的意義呢?(延伸閱讀:怒吼川普!史嘉蕾喬韓森女權演說:不是每個人,都像總統女兒有特權

政治正確,真的該有「界線」嗎?

CNN 一篇評論,相對中立的指出這種界線:「這世界上,從來沒人阻止史嘉蕾去演樹。他們拒絕的,是她想飾演一個跨性別。」二者差別,在於反映出階級與族群的機會不對等。當有些跨性別演員還在為了極少數的從影機會奮戰,收到她無心的言論,確實容易感到憤怒不解。

在這個議題上,沒有絕對的好人與壞人。政治正確和藝術自由,當然也並非零和遊戲。希望有一天,任何族裔、性別、性傾向的演員,都有權利爭取自己飾演任何角色。(同場加映:【人類圖情書】致史嘉蕾喬韓森:做熱愛的事,最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