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說一個女生「婊子」,好像她就見不得人,要活在污名裡;但反觀我們說「渣男」,緊接著的羞辱感似乎不如女性。我們並不是要爭取同等程度的羞辱,而是想知道,為什麼已經 21 世紀,我們仍然要忍受性別不平等?

文|李孟穎

這陣子在跟一位朋友聊天,他說道,有一個女生朋友,因為時常換男朋友的關係,就被貼上「婊子」的標籤,當下我有點生氣(我有清楚讓他知道我不是針對他),我反問,為什麼女生換了一堆男友,就是婊子,而男生一直換女友,好像就沒關係?朋友尷尬地回答:「不會啊!男生也會被叫渣男阿!」我接著進一步解釋,渣男跟婊子,雖然看似都是負面的詞語,但是背後隱藏的權力階級,卻大大的不相同。

我很欣賞的一位美國流行歌手克莉絲汀阿奎萊拉(Christina Aguilera),在巔峰時期有首非常有名的歌曲,與另一位女歌手莉兒金(Lil’ Kim)共同演唱的作品[Can’t hold us down],在當時被視為女性培力以及抗議父權思想的重要作品之一,其中一段歌詞寫道:

Here's something I just can't understand
If the guy have three girls then he's the man
He can even give her some head, or sex her off
But if a girl do the same, she's a whore

簡單的中譯為「有些事情我不是很了解,如果男孩有三個女人,那他就是個真男人,他可以對她們為所欲為,但如果女生也這樣,那她就是個婊子。」這首歌於西元 2002 年發行,至今將近二十年之久,但觀察了近幾年的社會近況,如今看來,這段歌詞依舊適用。(延伸閱讀:婊子、哈洋腸、死娘砲!大學營隊的性別歧視與腥羶色文化


圖片|來源

從報章雜誌或是其他大眾媒體,我們可以發現,男藝人與女藝人的交友狀況,或者說「更換伴侶」的速度,常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但是對於兩者的評價,卻完全不一。歌手泰勒絲(Taylor Swift)與演員湯姆希德斯頓(Tom Hiddleston)分手時,許多八卦雜誌爭相報導,挖出泰勒絲不同時期的感情史,網路上甚至出現許多梗圖,在嘲諷泰勒絲更換男友的頻繁,像是用酷似鬆弛的女生性器形狀的麵包比喻泰勒斯的私處(意即交往過多男友導致性器鬆弛),以及「報復」前男友們,把他們寫在歌裡大肆嘲諷漫罵一番後,順便海撈一筆。

相反地,我們鮮少看到交過很多任女友的男藝人,如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或是柴克艾佛隆(Zac Efron),他們的「情史」被報章雜誌大篇幅報導或追蹤,或是出現嘲諷這群男人換過許多女友的梗圖。在台灣,幾乎也是同樣的狀況,我們會揶揄藝人蕭亞軒常換男友、寶媽吃嫩草,但其他男藝人常換女友或是與年紀小很多的女藝人約會,鮮少會招致輿論或是負面的批評。以此,我們可以觀察出,大眾媒體(以及閱聽眾)對於同樣的行為,會因其行為人的性別不同而有不同的反應跟感受。

與朋友繼續聊這個話題,我接著問他,你覺得男生聽到自己被叫渣男,會很反感嗎?朋友回答,不太會,甚至有些男生會覺得,有點開心,或是說驕傲?我再接著問,如果有個女生被叫婊子,你覺得她會反感嗎?朋友回答,會,非常有可能。讓朋友更燒腦的問題接著來了,我問他,那你覺得,渣男跟婊子,哪個會受歡迎,哪個會被討厭?朋友思考了一會答道,渣男感覺男生女生都不會排斥跟他當朋友,但是婊子就會被討厭,說完,那位朋友好像發現了什麼。

相信不少人在與朋友聊天打屁時,一定聽過類似的話,男生們會互相吹噓自己與女性的「接觸」,樂於分享自己的(即使是觀感不佳甚至遊走犯罪邊緣的)性愛經驗,搭訕了女店員、偷看到學妹的內褲、與女同事調情,甚至,把劈腿卻沒被女友發現掛在嘴邊洋洋得意,其他男生也聽得不亦樂乎,在一旁興奮鼓譟。然而,假設這時性別對調了,會發生什麼事情?在一場聚會中,若是其中一位女孩,她開始吹噓「我被上過很多次。」、「在夜店一堆男人盯著我看,超爽的!」、「我跟我男友分手,馬上就跟那個超帥的同事在一起。」這時,旁邊的成員,會有什麼反應? (延伸閱讀:挺同酬不怕做婊子!娜塔莉波曼:女人,不只是別人的妻子與母親


圖片|來源

為什麼渣男和婊子是完全兩個權力不對等的詞彙?為何男性在聚會時可以談笑風生各種性事,而女生可能僅僅是表達自己對某位男性的愛慕,就會招致冷眼?這樣的特權跟差異,從何而來?澳洲阿德雷德大學副教授畢思理(Chris Beasley)在《性別與性慾特質》一書中提到,性別的分類,不只讓男生女生被一分為二,在被分類的同時,這兩種範疇因為社會與文化等因素產生了權力的以及等級上的區分,甚至是對立,好比英文中的單身漢(bachelor)是屬於陽剛的也較為正面的(男生可以接受自己被稱為 bachelor,認為此稱呼並無貶意),然而,老處女(spinster)這個單辭,就是屬於陰性的,同時,也是負面的(女生不希望自己被稱為 spinster,一則為對其性別的壓迫,二則為對其年齡的歧視)。渣男在這樣的分類之中,自然而然是被歸類在陽性的,甚至有人把它去性化,將其解釋為中性的詞(像是笨蛋、白癡般沒有性別成分),而婊子一詞,即被歸類為陰性的,負面的詮釋。婊子跟渣男,同樣是形容浪蕩不羈或是縱橫情場,但在權力部屬上,卻是完全不同的層級。

另一個可以解釋渣男與婊子的權力不對等,即是父權體制中,對男性以及女性的社會角色形塑,導致男生在成長的階段,被(父母、師長、同儕等)鼓勵成為情感上的追求者,男生要積極、主動,去認識女生、邀約女生,最後「把到」女生。

相反地,父權體制鼓勵我們,對女生一切的控制跟監視,包括年齡、外貌、身材、職業、興趣等,甚至是「性」,好比我們成長的過程中,大家可能都聽過類似這樣的話,「女生要保護好自己」、「第一次不要隨便給別人」、「她已經不是處女了」。女生的性從小開始,就一直被保護,甚至是監控、禁止,不能輕易地、主動地給予,否則即是淫穢不堪、人盡可夫。

從大人的話語中,我們便可以知道,這個社會,對於女性的性是相對保守的,女孩自己必須保護好自己(或被別人保護),不然女孩子失去了自己的貞操,會變得「很可憐」或「很可惜」。彷彿一個女性的價值是由她是不是處女來判定,但男生結婚前是不是處男、第一次是不是給老婆,好像沒什麼關係。


圖片|來源

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我們對於男性在情感上的主動積極,甚至是侵略感到習以為常,社會文化的潛規則,讓男性在一段情愛關係的之前、之中與之後,都擁有較多的主導權與話語權,甚至,我們對男生在感情中犯的錯有較大的寬宥與包容,或者直接無視之。

男性朋友的精神或肉體出軌,可能還會讓周遭的朋友感到羨慕跟欽佩;反之,女性一直被社會塑造成被動的角色,若跨越紅線,去扮演男性在情感中那樣主動積極,甚至成為將異性視作情愛或肉體獵物的角色,馬上就會引起社會大眾的斥責,直指這個女生為何如此不檢點?為何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將其視為邪端異教的巫女,火急著將她放上名為聖潔的處刑台燒死。

婊子一詞,即是我們對女性,最大的壓迫跟歧視,即為對女性性自主權的控制與剝奪。即使是性別風氣已然開放的時代,整個社會對女性的貞節還是用嚴格,甚至是差別待遇的高標準來看待,若我們仍用這樣的標準與規則,來箝制女性的性自由,那與幾百年前的貞節牌坊,又有何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