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教育,怎麼看待師生戀?老師和學生之間要劃清界線,我們該如何分別那把尺,才能避免更多受傷的心靈。

(本文是人本教育基金會主辦的〈打破沉默,揭發隱匿 ─ 面對校園性犯罪台日交流研討會〉的現場發言摘要)

第二場 ── 校園裡的掌控與征服 I:把學校當作狩獵場的教師

  • 老師說「擁抱是為了安慰學生」,為什麼我們不該接受?
  • 為什麼即使學生懷抱感情,教師也該與學生劃清界線?
  • 究竟什麼是「權勢性交」?它與「師生戀」的差別在哪裡?

與談人

  • 案例分享
    • 張萍 ── 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
  • 評論人
    • 龜井明子 ── 日本「防止校園性騷擾全國網絡(SSHP)」創辦人
    • 徐偉群 ── 中原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 王曉丹 ── 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

午後,研討會的第二場次,主要談論的是經常不被視作校園性犯罪的問題樣態 ── 師生戀。這種樣態的犯罪類型,老師往往主張學生是自願和他發生關係,或許會想像自己是拯救落難公主的騎士,被公主愛上是萬不得已,畢竟長得太帥太溫柔,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

但是這個想像卻有意無意忽略了,老師並不是拯救公主的騎士,而是囚禁公主的獄卒。老師的身分讓他可以掌握學生的生殺大權,高興的時候不斷給予小恩小惠、給予各種特權討學生歡心,但是不高興的時候就把這些東西通通收回,再順手附贈各式刁難跟威脅,藉由提醒學生自己的能耐,來安慰自己在戀愛中受傷的玻璃心。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真的能說,在這段關係裡,老師是「不小心」被學生愛上,而非老師利用身分蓄意展示自己的權力,藉此脅迫、利誘或欺罔,讓學生誤以為自己正在跟老師談一場身分與權力對等的戀愛?

案例說明

研討會先從張萍的案例說明開始,「這個老師是該位女學生的導師。女學生的家長到學校檢舉,懷疑她的孩子跟老師談戀愛,所以學校展開調查。」

同學們表示兩人的狀態相當公開,「班上同學其實都知道兩人正在交往,因為他們在班上會有很公開的親密動作。譬如早自習時,常常會在教室後面的椅子上,有時面對面或背對著跨坐跟擁抱。女學生會用嘴對嘴的方式餵老師吃水果。戶外教學時,兩人手勾著手逛大街,老師還會到女學生的房間,甚至躺床上讓女學生的頭埋在胸前或擁抱親嘴。如果上學遲到,有時候老師會去她家載她。老師也曾經跟女學生的室友說,他覺得女生打舌環,在做『那個』的時候感覺會特別不一樣。後來女學生就去打了舌環。室友也說她跟老師有親過嘴。」校長對這些事情的說法則是:「這事件是女學生自己主動,男老師『只是』沒有拒絕。」

張萍說:「最後性平調查報告認定,師生戀只是傳言,是女學生把心靈寄託在老師身上,加上老師沒有明確拒絕,才會造成學生間的誤會跟耳語,應該沒有這件事。 由於老師的訊息內容讓女學生有了遐想與不當的期待,違反教師專業倫理,所以建議記過一次,再去做心理輔導,這是第一次調查報告的認定跟懲處建議。」

「在這個案子之後,有其他畢業學長出面檢舉,說該老師在幾年前也曾經跟另外一個現在已經畢業的同學長期交往,也發生過性行為,最後是兩百萬跟家屬和解。最後學校再次召開性平調查委員會,認定上述部分屬實,老師違反教育專業倫理,情節重大,決議解聘。」

以上是案例說明的部分。(延伸閱讀:【為你點歌】:愛情,是一種互相崇拜

龜井明子:在校園中,老師對於學生的掌控是非常全面的

龜井女士不諱言,在日本也發生類似事例,而且的確也不可能去要求人不要有感情,確實學生有可能打從心底真的喜歡老師,有這樣的人或事情並不奇怪。可是真正重要的問題在於,對於學生的情緒或感情,老師要用什麼樣的態度和方式去應對,「(老師和學生)兩人之間的關係,是『教人』跟『被教』的立場,那因為這樣的立場關係,自然而然就會牽扯到,比如說打分數的問題。」

「事實上在日本就曾有過事例,老師跟學生之間戀愛,分手後,老師在給這個學生打分數時,就故意給他打了很低的分數。」龜井女士說明,在日本的學校評鑑分成十個等級,而學生原本成績都在八分左右,分手之後就只得到五分,「原本其他老師應該要發現這個狀況,可是他們大概也就是放著不管、當作沒看到。」

學生的家長覺得,從過去的成績表現來看,不可能突然變得這麼差,學生也覺得不應該如此,想來想去,覺得是因為自己拒絕了老師的求愛,才被老師打低了分數。「家長跟學生本人都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結果,所以他們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透露給報社,寫成一篇報導刊登出來。」

回到台灣的這起案例,龜井女士說,「連周遭的同學都知道有這件事,其他老師不應該不知道。老師們知道有這樣的狀況,可是卻沒有去正視問題、沒有想去解決它,這就是一種隱匿。」

「如果是在日本,這樣的事例是不行的。在日本,只要有親吻,就算是很輕微地碰觸一下,也會被分類為猥褻行為。當然被認定為猥褻行為並不一定會被解雇。即使如此,我們如果把這個問題一直放著不管的話,其實它是更大的一個問題。」


圖片|來源

「在日本有一句俗話:『送到嘴邊的肉不吃,是男人的恥辱。』所以電車癡漢這種人就常常會說:『誰叫你要穿那麼短的裙子,誰叫你的衣服領口要開得那麼低,這就是你在邀請我對你做癡漢的行為。』在日本是有這樣的想法的。」龜井女士說,儘管選擇什麼樣的服裝是個人自由,但加害者卻常常會認為,別人穿的服裝是故意藉由暴露來引誘他,如果不做些什麼的話,就覺得自己好像不是男人。

「我們在去各個學校做研習時,有的老師就會問我一些問題。例如:上課的時候,有些女學生的坐姿是腳開開的,老師會看到她的內褲,然後老師就會問我說,這應該就是代表學生在邀請我對她做一些性行為吧?」龜井女士說:「絕對不是這樣的!可是當事人老師,他們卻會有這樣的想法。」

很多人會認為,師生戀也是浪漫愛的一種,並為此辯護,認為選擇老師或學生作為戀愛對象是個人自由的範疇。龜井女士說自己曾經在很久之前,看過一部關於師生戀的紀錄片,「這紀錄片我看了不過一半,就覺得再也看不下去了。事實上在校園當中,老師對於學生的這個掌控是非常全面、非常多的。在這個狀況下,老師看上的學生,可能是單親家庭的小孩、隔代教養的小孩,或者是雙親在監獄服刑的小孩,或者是有一些精神方面的疾病,整個家庭已經亂七八糟的。」

「紀錄片當中,師生戀最後甚至有到結婚的狀況,那其實對象都是屬於社會上比較弱勢家庭的小孩,真的是非常過份的事情。像這樣的事情之所以可以發生,就是因為大家的姑息。所以如果在周遭的老師或同學們,有發現這樣的狀況時,大家都應該要勇於通報。」(延伸閱讀:被誘姦的少女成了師生戀:老師拿 A 片給我看,接著強暴了我


圖片|來源

在張萍所述的案例當中,校方對外的辯解方式,也讓龜井女士聯想到日本的狀況,「事實上在日本,就有一些老師會在指導學生的時候,比如說,就會抱住學生,學生去舉發時,老師卻說只是因為在指導的過程中,學生哭了,所以想把他拉過來安慰一下。」但如果真的想安慰學生並不需要有肢體碰觸,可以用冷靜傾聽、口頭安慰等方式,「就算是學生主動來靠近老師,老師也應該要注意到這樣的狀況,不要讓自己的身體跟學生有所接觸。」

「我覺得這個案例最糟糕的地方是,竟然是發生在其他學生在場的狀況下。」龜井女士說,「 因為對周遭的學生來說,看到老師跟這個學生的互動,會讓他們有很深的不公平感。我覺得這個老師,已經沒有所謂『老師的職業道德跟倫理』,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老師心中必須要有一把尺,很清楚、很明確地劃分出學生跟老師的界線才行。」龜井女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