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日本 TBS 話題春季職人劇《我要準時下班》一播出後就受到日本廣大迴響,聚焦於凡事講求晚輩尊敬前輩、加班就是認真的日本職場文化,無奈與厭世的處境幾乎每天上演,「社畜」這個字眼因應而生。

文|王則穎 Luke Wang

2019 年日本 TBS 話題春季職人劇《我要準時下班》一播出後就受到日本廣大迴響,聚焦於凡事講求晚輩尊敬前輩、加班就是認真的日本職場文化,無奈與厭世的處境幾乎每天上演,「社畜」這個字眼因應而生。女主角東山結衣灑脫的準時下班,表面上是為了要去上海餐廳來上一大杯六點十分前才享有特價的啤酒外,其實更是對加班文化和男女職場地位不對等的柔性吶喊。

東山結衣任職於一家網路廣告設計公司「Net Heroes」,專職承包客戶委託的廣告、網頁設計專案,必須透過不斷溝通與腦力激盪,並在被時間追著跑的進度時程下,完成每個專案的使命,這種無法一蹴可幾的智慧財產發想,加班可說是在所難免。而東山特立獨行的準時下班打卡,剛開始可說是格格不入,被同事投以吃驚的眼光,久而久之大家反而發現她效率滿點的工作技能,把代辦事項與完成事項分的清晰明瞭,桌面保持乾淨整潔,在上班時百分百投入,下午六點一到就準時收工,這樣的行事作風也感化了身邊老是以全勤和加班為使命的同事。

《我要準時下班》除了聚焦在日劇典型擅長的職場文化外,更是進一步擴及到日本女性在面對家庭與工作的壓力與抉擇,就如同由不老女神內田有紀所飾演的賤岳八重,還未能好好享受初為人母的喜悅就重返職場,一對剛出生的雙胞胎兒子就只好麻煩請了長期育嬰假的老公照顧,這個看似前衛的「女主外,男主內」的規劃,卻老是受到各界驚訝與異樣的看待,劇中也不諱言地提及,女性往往在結婚生子後,對公司的貢獻度與工作效率會下降,故也通常無法在家庭與職場取得雙贏的平衡,這種長期下來的社會觀感,就如同無形的枷鎖,框住了女性對於追求職涯發展的人生目標,更限制了男女在職場取得平等尊重的願景。

不僅是職場媽媽的困境,劇中也精采的描繪不同年齡層的女性視角。女主角的媽媽嫁給丈夫後,就長期擔任家庭主婦,突然決定來個「中年離婚」的震撼彈,向幾十年來老是使喚她的丈夫宣示主權,毅然決然地離家出走,也讓宛如生活白癡的丈夫措手不及,同時卻也是給倚仗大男人主義的中年男子一道強烈的當頭棒喝。又好比「Net Heroes」約聘設計員櫻宮彩奈,在第五集的劇情中,因為姣好外表而受到客戶喜愛,進而相約下班後的飯局,一開始櫻宮認為這只是增加客戶好感,進而促成案件成交的必要社交,但沒想到一個分寸的拿捏不恰當,而引來雙方的理念分歧,這種近似陪酒的行為(你沒聽錯,櫻宮就是跟客戶下班去喝酒),抑制女性在職場的專業發揮,淪落為取得男性愉悅的配角,是種寫實的社會呈現,也是對於這個社會的深刻批判,而當然最後在男女主角的介入下,才終止了公司與客戶的後續往來。(延伸閱讀:為你挑劇|《我要準時下班》:我們都需要勇氣,決定想要的生活

女主角的選角也絕非一時之選,由國民女星《花子與安妮》吉高由美子所飾演,她將初階主管的百種心境詮釋的討喜又親近,就像每個人的求職生涯期間一定會有的親切小主管,適時給予溫暖的提點,不管是茶水間的問候,或是在公司頂樓的心靈喊話,都為整部日劇注入滿滿正能量,在每次的瀟灑下班後,也不忘提醒身邊的助理也該準時下班囉,故也因此讓她結下好人緣以及同事間的信任。

一個深受觀眾喜愛的作品,往往來自它所帶來的共鳴感與社群高度討論,其中幾段情節無疑是赤裸裸的展現職場容易遇到的棘手處境。像是客戶老是沒有想法,卻往往在你提供想法時百般刁難,又或者主管因為人情壓力,逕自同意客戶的各種無理要求,甚至是為了躲避公司的加班時數,長官要求員工到外面的餐廳集體變相加班。這部作品以犀利卻不過度譴責的手法呈現這些不對等的職場生態,清晰流暢的力道帶來了深刻的提點與反思,其中也不免俗地加入日劇最喜歡的歡樂甘草人物,像是上海酒店的中國老闆娘,一板一眼卻每每對東山熱情款待,又好必東山未來的婆婆,老是帶著高八度的娃娃音,傳授著東山各種好媳婦的必備廚藝,令人莞爾。(同場加映:《我要準時下班》上班族語錄:比起升遷,生活更重要

這是一部在笑鬧與流暢敘事的筆觸下,對於工作文化有不同見解的好劇,擁有相似職場背景的台灣,也能在觀看這部日劇時得到滿滿共鳴,觀看過程也不會覺得沉重難耐,反而是提供觀眾更多自我省思的空間。不以男女主角老掉牙的愛情故事作為主軸,而是將重心圍繞在職場生態的各式描繪,不管是對於女權在職場的平等追求,或是與客戶的千百回過招,貼切到位而不拖泥帶水。多一點聆聽與溝通,多站在對方立場設想,以建議和鼓勵維繫客戶、主管或是同事間的互動橋樑,建立起不只是準時下班,還有舒適而平等的職場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