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你曾經面臨天人交戰的抉擇,而遲遲無法行動嗎?分享最實用的人生管理心法,只要三張紙和一枝筆,你能徹底經驗思維的轉換,提升解決問題的能力。

認清實現目標的真正阻礙後,我們就可以開始行動了。那麼,具體要怎麼做,才能把那些外界的困難轉變為我們自己的責任呢?請先準備好三張紙和一枝筆,跟我一步步地完成這個思維的轉換。

我們先來看一個具體案例:

美國的目標百貨公司(Target)是市值超過六百三十億美元的零售商,被譽為「零售業的蘋果公司、設計之王」。但是在一九九二年時,它還只是一家市值三十億美元的區域零售商,它的競爭對手沃爾瑪當時的市值是它的十倍。可是小公司也有大目標,公司的目標是:憑藉產品設計的改變,成為人人都追捧的潮流品牌。

公司創新最大的助力源自一名員工,她叫作蘿賓.沃特斯,是一位時尚達人,一九九二年加入了目標百貨,在「成衣」潮流部門擔任經理。她的職業目標是要推動公司主打設計牌,駕馭潮流趨勢,這正好和公司想要創新的目標吻合。

可是,並不是所有員工都這麼想。負責挑選上架商品的採購員早就習慣了盲目模仿,他們實際出售的商品幾乎是照抄沃爾瑪的,一度只賣中性色調的服裝:灰色、白色、卡其色、棕褐色、黑色。而且這些採購員又只看資料—去年賣得好的商品今年繼續賣,長此以往,就一直在這條不怎麼樣的路上來回,根本趕不上潮流。

現實和目標差距那麼大,沃特斯剛進公司,沒有資源、沒有人力,也沒有權力去命令採購員。她是怎麼推動公司成為時尚潮流品牌的?(延伸閱讀:主管別做員工的保姆!好的領導從相信開始

目標管理第一步:悖論提問

想一想,沃特斯最大的障礙是什麼?哪些障礙如果繼續存在,她就沒辦法實現自己的目標?

假如要讓她的目標實現不了,採購員只需要繼續不採購新品。
假如這些採購員繼續不採購新品,他們只需要繼續盯著銷售資料做決定。

這種看起來有些繞口的提問,是心理諮商中的一種提問方式,叫作「悖論提問」,即引導當事人往反方向思考如何加重問題,進而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它和我們常用的提問法截然相反。我們通常會問自己:「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我該做什麼?」然後我們就會自我否定:「不行,就算我做了也沒用,障礙太多了。」

現在不如反過來,用一種充分推卸責任的心態,發掘這裡面的關鍵點:實現目標的障礙究竟有哪些?關鍵人是誰?


圖片|來源

明白這個道理後,我們就可以試著運用悖論提問,問問自己同樣的問題:

假如要讓你的目標實現不了,誰需要繼續做什麼?

然後把它們逐一列在白紙上:

蓓蓓:假如要讓我的目標實現不了,爸媽只要繼續反對我出國就行。
妻子:假如要讓我得不到幸福的婚姻生活,老公需要繼續對我冷淡。
子姍:假如要讓我不能繼續留在喜歡的公司,只要讓一個同事繼續做「令我討厭的事」。

透過悖論提問,我們能夠清晰且具體地看到障礙是什麼、誰是問題的關鍵人物、他們做了什麼。這一份清單叫作「障礙清單」。

之前,我們可能會覺得目標實在太遙遠、太難,根本不可能完成,那是因為我們被「恐懼」和「焦慮」阻礙了,並沒有清楚地認識到問題到底是什麼。用紙筆列出清單,可以讓原先腦子裡想像的障礙具體化。它可能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大、那麼難,甚至有一些人列完清單就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

目標管理第二步:主語轉換

完成這份「障礙清單」後,請拿出第二張白紙,問自己第二個問題:

為了消除這些障礙,我可以做什麼?(注意哦,這個問題中只有一個主語——我。)

回到沃特斯的案例,當她了解關鍵的障礙是什麼之後,她緊接著就去解答這個問題:「我需要做什麼,才能讓採購員不再一味地迷信資料,而是被其他元素打動?」

沃特斯買了幾大袋色彩鮮豔的巧克力豆,走進公司會議室,把巧克力豆嘩啦倒進玻璃碗,傾洩出一道彩色瀑布。所有人都發出了「哇⋯⋯」的驚呼聲,沃特斯馬上說:「看見了嗎?你們對色彩多敏感。」此外,她還做了一些服裝實品展示,擺出各色樣品供採購員比較。令人驚喜的結果出現了:當時他們自己選出的寶藍色 POLO 衫大賣了整整一季。

還記得本章開頭大家一起診斷的出國案例嗎?蓓蓓說了那麼多不能去投資移民的理由,如果讓她真的著手去做,她需要做什麼呢?我們用悖論提問和轉換主語試試看:

「假如要讓你繼續留在國內,誰需要繼續做什麼?」
蓓蓓:「這不就是現在的情況嗎?我男朋友只要繼續在國內工作就可以了。」
「你需要做什麼,才能讓你男朋友願意考慮換一份工作?」
蓓蓓:「呃⋯⋯我覺得可以先等幾年,等他把股票變現之後,再考慮這件事。不過在這之前我可以先跟他聊一聊。」

這聽起來也不太難,至少蓓蓓已經確定了她要做的第一步和第二步:交流和等待。

你看,這麼簡單的一段對話,就把原本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其中祕訣只有一條: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困難,主語永遠是「我」。因為只有你,才是你生活真正的主人。

妻子轉換主語之後,會想:「我需要做什麼,才能制止老公以這種冷淡的態度對我?」
子姍轉換主語之後,會想:「我需要做什麼,才能讓同事不再繼續做令我討厭的事?」

一旦找出了關鍵點,我們就開始有了應對困難的能力。比如,原來蓓蓓想像著自己跟男朋友溝通,男朋友肯定會不耐煩地說:「我不想聊這些話題!」想像到這一層的時候,她或許會忍不住對自己說:「不行不行,我還是做不到。」但現在她有了新的方法,她會在腦中問:「我需要做什麼,才能讓男朋友願意跟我繼續聊下去?」

就這樣一點一點地問下去,慢慢來,花上一段時間也可以,不用急著找到最完美、最好用的解決方案。有時候邊想、邊試、邊調整,目標的輪廓就會在過程一點一點顯現出來。

目標管理第三步:承認代價

現在你已經用掉了前兩張紙,請再拿出第三張紙,問自己最後一個問題:

如果真的做到了這一點,我需要付出什麼代價?或者我可能會面對什麼新的挑戰?

在沃特斯堅持不懈地說服了採購員採納她的建議,銷售色彩鮮豔的潮流服裝時,她很清楚自己要面臨的挑戰是什麼—她必須承擔銷售的風險,有可能她的行動反而會導致公司蒙受損失。蓓蓓也一樣,如果男朋友終於同意並且支援她出國定居的目標,她接下來要面臨的挑戰是:辭職,學習英語,準備申請材料,以及告別生長了二十多年的環境,告別熟悉的人,在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

邱吉爾的一句名言是:「偉大的代價就是責任。」我們將它改造一下:

實現目標的代價,就是責任。目標和責任就像一枚硬幣的兩面,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想要得到一些東西,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必須承擔相應的代價。

現在,請你在第三張白紙上,列出與目標相伴隨的責任:你可以先在紙上劃分三大類目—我需要付出的、我預計收穫的、我可能遭遇的。把你需要付出的時間、資金、人力、代價等寫在第一欄;把收穫的利益、成長值、成就感、附加價值等寫在第二欄;把要承擔的壓力、風險、責任、後果等放在第三欄。

你可以用數位的形式,對這些項目進行衡量,在整理表格的過程中,注明每一項所占的比重。如此一來,一個具體、可操作的目標,就完整地呈現在眼前了。你知道自己要付出哪些努力和代價,也知道需要承擔什麼樣的風險和責任,評估了路上的障礙是什麼,也準備了應對的方法。

當然,看到這些要承擔的責任,你可以選擇再猶豫一下,也可以放棄或調整現在的目標。這不是什麼壞事——你做了理性的評估,就算你選擇不實現這個目標,選擇權也在你的手裡,而不會再把困難歸因於外界。這才是最關鍵的地方:你成了自己的主人,為自己的每個決定負全責。

對照這張表單,請你再跟自己確認一遍:我願不願意馬上開始?


圖片|來源

勇於邁出第一步

我很喜歡美國精神分析心理學家弗洛姆的一本書,叫作《逃避自由》。光看書名,很多人會感到困惑:自由是人人嚮往和追求的,我們窮極一生,就是為了追求自由,為什麼要逃避它?針對這一點,作者告訴你,因為自由也是有代價的。它意味著你必須自己獨立去做決定,並對這件事情負有責任,某種程度上,你要放棄一些一直以來依賴的東西:你選擇告別父母,獨立生活,就意味著不會再有人為你遮風擋雨,向你噓寒問暖;你選擇創業,就會失去原來安穩的工作和環境。自由的代價會讓你失去某種安全感,它使人孤獨,並感到焦慮和無能為力。

這樣的自由,你敢不敢要?

讓生活跟現在不一樣,嘗試一次突破,實現一個目標,進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這些都是有代價的。至此,有些人開始猶豫,他看到了那些自己不願意承擔的相應責任和代價,選擇了逃避。逃避不是什麼壞事,只不過是一次選擇。但如果他繼續哀嘆:「唉,太不公平了,我為什麼就無法過我想要的生活?」這時候我只能告訴他:「沒什麼不公平的,這是你的選擇,你選擇了『不去開始』。」

這一切是目標管理的前提,是你邁出去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延伸閱讀:目標實際、押時限,SMART 目標管理完成夢想

思考練習

  1. 如果你今天跟人打賭三個月內要瘦十公斤,你真的準備好了嗎?怎麼用目標管理的方法去贏得這個約定?
  2. 我們之前學了權力管理,在目標管理中,你發現哪個部分需要用到權力管理的核心?怎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