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上,你願意為自己的專業判斷「不退讓」到什麼程度?無論面對到誰,都能如此堅持原則嗎?被否定又該怎麼辦?帶上微笑、保持語氣溫和,溫婉地協調,剩下的就讓實際績效說話吧!

有天在九點於新竹馬武督的演講,按照慣例由司機從台北家中接送我至會場,演講前十五分鐘踏進現場,教室裡放著滿滿三十張大圓桌,這是最好的場地卻是最糟的桌型。

這結果得由自己來承擔,和這家企業兩年來分別和北中南不同區域業務合作近十場演講,這場是新的營業區首次合作,在溝通過程中我完全未向承辦人提及教室座位安排一事。

看到現場後我東西一放立刻跟承辦人員說,能不能動員現場工作人員幫忙將大圓桌收起,只要排椅子即可,承辦說:「卡姊,這有難度,學員陸陸續續都要準備進來了,恐怕會來不及。」

聽到的是「這有難度」而非「不行」,我立刻請他去問飯店的服務人員,兩分鐘後,我的助理幫忙先收桌上的餐巾,飯店專業場布人員負責收三十張桌子,我再和所有區主管一起擺放三百張椅子,十五分鐘搞定整個現場。

那天演講延後五分鐘開始,二個半小時毫無冷場,更沒有人任意進出,反而有著讓主辦單位難以相信的畫面一再出現——最後三排學員一度站上椅子,看著互動的投影片舉手搶著作答。

演講中出現這些投入學習的畫面,是我們在設計演講前就預設的,一切都在掌控中而非幸運。我從不擔心承辦人員所擔心之事,像是學員不回應、滑手機,或者態度很冷淡。因為從沒發生過也不會發生,這一場我倒是比較擔憂承辦人的心情感受。

因為若我是承辦人員一定相當不爽,不提早說需要的規格,等來到現場、演講都將要開始了,才說這不對那要改,加上調整這些東西並非容易之事,整個打亂現有節奏和秩序,搞得心不安又慌張。

當天演講結束後,我特地跟承辦人員深深鞠躬道歉說:「由於我的疏失導致一早就丟了個大難題給你,謝謝你全力協助,這場演講能如此成功最大的幕後功臣非你莫屬。」(延伸閱讀:一封來自主管的道歉信:你的每個決定,都代表你的良知與選擇

他則客氣的回應:「卡姊妳換桌型是對的,剛剛他們都好認真討論和互動,連區主管都一起參與,這真的很不簡單。」我原本心中的顧慮也隨著他臉上掛著的滿滿微笑曲線而褪去不在。

其實助理對於我這龜毛個性早已見怪不怪,每一個早晨走入教室,從桌椅角度、白板位置、麥克風聲音到投影片亮暗色確認,絕不放過任何一個可控的細節,甚至當教室燈光影響到投影效果,又不想將整排燈一次關掉時,我還會作勢攀爬上去準備調燈管(其實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轉,不過只要即將爬上桌子的舉動出現,現場總會有人跳出來協助)。

在時間有限、以及非職業講師難以理解這些「堅持」所謂為何時,我會先將同理對方的感受暫時擱置,優先處理或克服環境問題,讓整個課程或演講在揭開序幕那一刻完整到位,外在環境對了,內在火力也會全開,不成功也難。

這些看似小細節,卻是影響著教學和學習成效成功的關鍵要素,參加過喜宴的人都可以想一下,無論台前站著再精采的引言人,還是會有人吃瓜子、滑手機、或起身舀著湯湯水水,專注聽著致詞的人或許會有,但隨著環境做其他事的人更多。

職場裡類似這樣堅持各自原則的戲碼,幾乎也時時都在發生不是嗎?法務部門堅持合約裡每個用字遣詞、研發部在設計理念上不退讓、採購部門要求確切執行詢價、比價、議價流程⋯⋯。試問,你無論面對到誰,都如此堅持自我的專業原則嗎?我不敢說自己百分百絕對堅持,但為了最終的絕佳可控成效,堅持的比例大概九十九%跑不掉。


圖片|pixta 圖庫

常常大排長龍的樺達奶茶,堅持不加冰塊也無法讓顧客調整甜度,大家都用塑膠膜,它堅持用杯蓋,三十多年來屹立不搖,這些年從南部一路紅到北部,許多人一喝就愛上,每次我去板橋大遠百看電影,排再長也一定會買。

它對冰塊、甜度和杯蓋的堅持,獲得多數顧客的讚許,當然也有人認為太甜、不夠冰而選擇之後不再次購買,但選擇順應顧客或選擇堅持好喝有品質的茶,兩者沒有所謂對錯,就看你在乎什麼和你想要得到什麼。

教學上對於教室內所有足以影響學習的細節控制,正如同樺達對規格的堅持;無論是教學也好、產品也罷,每項專業都有一套標準化的運作,輸入什麼就會輸出什麼,當中任意一個要素產生變化,整體一定就會不同。

有課程的每個早晨,在教室現場調整著承辦人員辛苦設定好的環節時,我也同時將他「被調整的不爽感」給一同輸入進去,往往課程進行十分鐘後,就能立刻產出學員的學習投入,同時間也能讓承辦者多了份放心和認同。

有時打著專業的旗號,說了不見得會被認同,倒不如讓實際績效自己說話。但我得提醒你,在我堅持專業的同時,我的臉上都會掛著微笑,語氣溫和有時甚至還得「裝可憐」,展現出溫和卻堅定的模樣,這樣的說服才更能打動對方。(也推薦你:【女人迷兒說工作】堅持需要的是韌性,不是任性

你無論面對到誰,都如此堅持自我的專業原則嗎?

我不敢說自己百分百絕對堅持,但為了最終的絕佳可控成效,堅持的比例大概九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