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突然襲來的恐懼或不安,可能正反映著存在於我們潛意識中,遲遲未能化解的心結。正視身體發出的訊號,或許就能找到自我和解的線索。

阿瑋帶著客氣又略為僵硬的表情來到諮詢室,他告訴我,他失眠的症狀已經有不少年了。

在催眠前的談話中,阿瑋覺得失眠的原因是因為壓力大,但實際不是很清楚壓力的根源⋯⋯。

我與阿瑋在聊天的過程中,他提及最近常夢到同一個夢境。

「那我們就從這個夢境開始探索你的潛意識好了!」我對阿瑋說著。


圖片|來源

來自內在的求救:我就要被情緒給淹沒了!

我請阿瑋閉上眼睛,回想那個夢境的情景。

「我在水裡游泳,游到一半我感覺有東西抓著我的腳,我轉頭過去看,看起來黑黑的,卻什麼也看不到。這個感覺很真實,好像真的有人在拉我的腳一樣,」他開始有點緊張,我請阿瑋做幾個深呼吸,試著不要抗拒這個情況,專心感受這個情景。

「⋯⋯我覺得他好像就是我,是我拉住我自己的腳!」阿瑋有點吃驚的說著。

「他覺得自己就要被負面情緒淹沒、淹死了,抓住我的腳,就像是抓住海中的浮木一樣,他為了讓自己感受好一點,他想活下去,也只能抓住我的腳了。」

我請阿瑋繼續感受這樣的感覺,「在你的現實生活中,還有什麼時刻,讓你有這樣的感覺呢?」

我好想妳,求妳不要走

「上一次失戀的時候,我的女朋友出軌了。」於是,他回憶記多年前的一段感情。

那一天,阿瑋一如往常下班回到套房休息,眼角的餘光瞄到正在洗澡的女友的手機,卻看到了心頭一震的訊息『我好想你,我可以去找你嗎?』

經過了一陣子狼狽的分分合合,也曾為了留住女友放下自尊來討好對方。「我最後還是留不住她。」阿瑋感嘆的說著。(推薦你看:【單身日記】田馥甄式的愛情:若愛不能永恆,至少讓我們愉快

分手了,代表溫暖相伴的日子離開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一切。從事工程師工作的阿瑋,上班時面對理性的數據、冰冷的機器,回到了家面對的是空蕩蕩的房間。少了家中溫柔的陪伴者,多了揮之不去的孤單感,阿瑋決定繼續埋首於工作,用忙碌及加班壓抑心中的感受。

感受到這種厚重的孤單感,我詢問阿瑋:「如果現在重新面對她,你會想跟她說什麼呢?」

「小貓咪(他們之間的暱稱)你過得好嗎?這些年你不在,我好想你。雖然我知道,人是要向前看的,但是我過得很不好。」覺察到了這樣的狀況,我想,也許有更深一層的原因,於是我引導阿瑋的潛意識來到更多的畫面去探索更深層的原因。

原來孤單的心情由來已久:同樣孤單的童年

經過引導之後,阿瑋描述了一個孤單的童年,陳封已久的記憶像是跑馬燈一般一一回放:

「我一個人走在路上,好無聊。可是我也不想回家,因為回家也很無聊。」由於父母離異、媽媽為了扶養家庭常常在外面工作,孤單的一個人下課、回家、吃飯。

「我一個人在床上哭,沒有人理我。我整個人貼在牆壁上,鼻涕黏在牆上。我好想要爸爸來看我,為什麼爸爸都不回來?」

小時候的阿瑋,常常被年長 7 歲、同母異父的哥哥欺負,無力抵抗的他,只能一個人在床上默默的大哭。他感覺沒有人理他、沒有人愛他,孤單,無助的感覺來勢洶洶,阿瑋再也無法忽略,無法抵抗,克制不了的放聲大哭。我想,身為一個成年的男性,背負著社會價值觀的枷鎖,他應該是很久很久沒有這樣子哭過了。我給阿瑋一些時間,讓他好好的釋放這些陳年的悲傷。


圖片|pixta

無法陪伴不是不愛,長大的我理解了

哭完後的阿瑋,表情少了僵硬,看起來輕鬆很多。「其實,爸爸他,應該是愛我的吧。」阿瑋突然有感而發。

「為什麼突然會有這種感嘆呢?」我對於阿瑋突然的感言有點訝異。「小時候我一直覺得爸爸不是愛我的,他總是很少回來,我需要他的時候他總是不在。」

原來,因為父母離異的關係,小時候的阿瑋,大概一年才有機會見到一次爸爸。再加上同母異父的哥哥會把氣出在阿瑋身上,加深了阿瑋的無助感。

「但是現在在我的腦海中浮現好多回憶⋯⋯我想起爸爸帶我去看爺爺奶奶、還有帶我去遊樂園、他牽著我微笑著、走在青草湖邊。」

「我想,他是愛我的,他只是迫於現實,沒辦法常常待在我的身邊」

我忍不住好奇的問阿瑋「你曾恨過、或是怨過爸爸嗎?」「沒有,我一直沒有恨過爸爸。我從來沒有恨過任何人,不管對方做了多麼傷害人的事。」

心中默默的覺得阿瑋好善良,接著,我引導他跟爸爸說出內心的話:「爸爸,我已經長大了,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我愛你。」(延伸閱讀:與父親和解:仇女評論的背後,可能是無能為力的脈絡

放下及祝福,是昇華的愛

「現在的你,會怎麼看待過去那一段感情呢?」我繼續問著阿瑋。

「其實,我也有我該負起的責任。」阿瑋說著:「她是個好女孩,當時她願意和我一起來到陌生的城市打拼,坦白說,我是很感謝的。」

「我以為認真賺錢就可以給她幸福。忙著適應新環境、埋首衝刺我的新工作,卻忘了她的感受⋯⋯我感覺我好像複製了父母對我的相處模式,是我忽略了她。」

「對於她,我可以放下了。我跟他擁有很多很好的回憶,記住就夠了,她會永遠在我的心裡。」

接著,阿瑋緩緩的張開了他的眼睛,說他覺得好輕鬆。但是感覺走了很長的一段路程,像是跑了一段馬拉松一樣,全身都溼透了。但我想,透過這樣釋放情緒的過程,他回家後,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有時候,不明原因的悲傷或是低潮,來自於潛意識的提醒。它提醒著你,該關心他一下了~試著覺察身心的訊息,好好的面對、轉化,就能重拾清明的內在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