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歲的布莉姬常常一身牛仔褲或皮褲勁裝,又或膝蓋以上的短洋裝,儘管受外界批評,她也不理會閒言閒語。看布莉姬在成為法國第一夫人,如何活得率性自我!

布莉姬成為第一夫人後,很多人批評她的穿著有損第一夫人的形象,也有人覺得以她 64 歲的年紀裙子不該穿那麼短,高跟鞋太高,不夠優雅等等,但她並沒有因此而改變,完全照著自己的個性走!反正她一生所做的事都與傳統背道而馳。

2017 年 5 月法國人選出了一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統,39 歲, 打破了拿破崙的紀錄!

第一輪獲勝後,他牽著太太布莉姬(Brigitte Macron)的手像一對年輕的戀人跑上舞台,他們高舉雙手向瘋狂的群眾致意,然後穿著淺藍色外套的她牽起丈夫的手深情一吻,眼裡有驕傲、愛憐、感動⋯⋯,未來的總統順勢將她摟入懷中,報以真正的親吻。

這樣的畫面法國人已經習以為常了,不尋常的是這個不到 40 歲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娶了一個比他大 24 歲的老婆。這一吻不僅代表選舉的勝利,更是對他們一路辛苦走來的見證。(推薦閱讀:我們想要被愛,因為想要一個人見證我們原來活過

競選開跑時,大家並不看好這個默默無名的菁英技術官僚,後來年紀較輕的選民漸漸凝聚成一股壯大的力量,他的人氣逐漸往上爬,媒體開始關注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私人領域,他在媒體的版面愈來愈大,法國人這才發現原來他有一個年長他 24 歲的太太,從此馬克宏夫人不斷的在媒體曝光,幾乎超過總統候選人,全世界忽然間開始關注法國大選。

新任法國總統馬克宏天資聰穎,從小就是人生勝利組,無論求學或工作都是菁英中的精英,他和太太的愛情故事也非常與眾不同,成為競選中炒作的話題,也讓這次原本平淡乏味的總統大選變得精彩、有趣。


圖片|作者提供

馬克宏來自法國中部的一個小城,父母都是醫生,從小受到中產階級應有的優良教育,他天生就熱愛表演,曾經夢想當演員。布莉姬家族在當地也小有名氣,父親是巧克力製造廠的負責人,家境相當優渥,21 歲就嫁給在銀行工作的先生,兩人育有一男二女。

布莉姬並沒有按照一般傳統,乖乖地在家相夫教子過完一生,她重返學校繼續唸書,36 歲那年考上教師資格進入中學任教法文。馬克宏就是在這所學校就讀,一向對戲劇感興趣的他很自然的就加入了學校的戲劇社,布莉姬並不是他的法文老師。

但她很早就聽女兒提起這位聰明絕頂,無所不知的怪物,在戲劇社遇見後發現他果然天分過人,馬克宏似乎也馬上被這位成熟的女老師吸引,為了親近仰慕的人,少年馬克宏甚至藉口合寫劇本以便親近心中愛慕的老師。

老師和學生愈走愈近,雙方家人知道了當然反對,一切都照預期中的劇本走,馬克宏的父母決定將兒子送到巴黎讀書,他的媽媽曾經找布莉姬攤牌,要求她放兒子一馬,布莉姬很誠實的回答:「我無法承諾!」她知道自己深深的被吸引,並且也漸漸相信彼此間非比尋常的愛情。

「我一定會回來娶你!」

16 歲的馬克宏去巴黎前對他的初戀情人許下諾言:「我一定會回來娶你!」這對世人眼中傷風敗俗的情侶被迫分隔兩地,但來自外界的阻擋反而更鞏固了他們的愛情,一通電話可以講幾個鐘頭,布莉姬總是在必要的時候鼓勵、安慰馬克宏,給他意見和很多的關愛。這期間她自己也勇敢的選擇和丈夫離婚,不顧一切的走自己的路。

馬克宏完成學業後進入金融圈服務,成為出色的財經專家,布莉姬也順利在巴黎著名的私校找到教職。她從不隱瞞和馬克宏的關係,家長們也都知道。學生們第一次看到穿著短裙、皮褲,蹬著高跟鞋的女老師,完全顛覆了傳統女老師該有的老古板刻板印象。她活潑又可親,上課方式生動,大家總是特別期待她的課,因為每次都有驚喜。

2012 年歐蘭德上台後聘請馬克宏為總統顧問,不久又延攬入閣,出任財經部長,也就在一次國宴時大家才初次看到馬克宏夫人,媒體開始追蹤她,她決定辭去教職,這對驚世夫妻卻又做了一件前所未有的事:馬克宏把她延攬到他的團隊無薪任職,她每天就在丈夫身邊工作,負責他的行程和對外連絡工作,兩人朝夕相處,形影不離。

馬克宏真的在他二十九歲時實現諾言,娶布莉姬為妻。據說他在結婚之前分別和布莉姬的三個孩子深談,解釋他和布莉姬共同生活的計畫,徵得他們的同意和祝福,三個已成家的兄妹們都一致贊成,從此成為一家人。在婚禮的致詞中,馬克宏特別感謝三個孩子對他的包容,並且強調他和布莉姬不可能有孩子,所以此後她的孩子和孫子就是他的家庭,他的親人!

當外界對他的婚姻質疑或嘲弄時,馬克宏不止一次的說過:「相較於我,布莉姬為了和我在一起,她必須比我有更多的勇氣去吞忍鋪天蓋地而來的指責,面對異樣的眼光,不堪的侮辱和訕笑。我們一起經過重重的障礙和等待,她默默地承受外人無法想像的壓力,我對她有無限的感謝,珍惜和佩服,我深信如果我們能一起突破這麼多的困難,我有信心將來也能帶領我們的國家走出一條路來,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馬克宏這番話不僅吸引了媒體也說服了一大半的法國人,最重要的是有 50% 的選民是女性!

如此浪漫感性的發言挑起了大眾對對布莉姬的好奇心,大家都想知道,尤其是女性,一個近 40 歲的女人到底有什麼特殊魅力,能夠讓一個 16 歲的男孩不僅愛上她還居然娶她為妻,而且他還當上了總統,神奇啊!

於是布莉姬開始曝光了,姑且不論這是有心操作還是媒體主動的追逐,他們的照片,他們的過去不斷的出現在各種雜誌,一夕之間全世界都認識了這對與眾不同的夫妻。

年輕的心與堅強的意志力

64 歲的布莉姬常常是一身牛仔褲或皮褲勁裝,腳踩靴子或時髦球鞋,要不就是膝蓋以上的短洋裝,三寸高跟鞋使她傲人的雙腿更加修長,她並沒有因為年紀而把自己打扮得像個歐巴桑。(推薦閱讀:年齡不是一條鋼索,讓喜歡自己的心活出亮麗精采的姿態

她並不漂亮,皮膚由於過度暴曬凸顯黝黑和皺紋,五官也無過人之處,她最大的武器就是迷人的笑容和親切真誠,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她很真,絲毫不做作,還有她總是神采奕奕,即使穿著高跟鞋走路也是快速自然,充滿了正能量。

可以想像她的穿著打扮招來許多非議,尤其她成為第一夫人後,很多人批評她的穿著有損第一夫人的形象,也有人覺得以她的年紀裙子不該穿那麼短、高跟鞋太高,不夠優雅等等,但她並沒有因此而改變,完全照著自己的的個性走,沒有絲毫改變,反正她一生所做的事都與傳統背道而馳。

我想,她這一路走來如果心裡沒有住了一顆年輕的心,如果沒有堅強的意志力,如果沒有過人的樂觀和智慧,如果她那麼容易受人影響,她應該早就放棄了。這些年她早已習慣了旁人的不認同,她已經知道只有勇往直前才能達到自己心中的目標,不管是她的事業或私人領域。


圖片|作者提供

布莉姬是馬克宏的老婆、朋友、夥伴、親人,也是他的精神支柱。他常說太太帶給他安穩的力量,是他維持個人平衡不可缺的元素。在最近的一篇訪談中,布莉姬談到為什麼他們選擇住在總統府裡,因為只有住在裡面他們才能隨時見面。

她說:「住在總統府裡,我們可以利用他行程的空檔說說話,最重要的是我們每天一起晚餐,兩個人在一起的幸福,和可以一起做一些事情是我們最大的動力來源。我先生常說,心中有愛做事才能發揮最大的潛能,我自認擁有幸福的天分,對!幸福和自由的天分。」

馬克宏很少談到他的原生家庭,父母親好像很早就分開了,或許也因為這段風風雨雨的愛情使他和家裡疏遠了。有一種說法是,布莉姬給了他一個現成而完整的家,她的三個孩子在競選中也全力加入助選。

某種程度而言,他不必像一般男人一樣需要一邊照顧妻小一邊衝刺事業,他可以專心在政治舞台上發光發熱,說布莉姬是造就今日法國總統的幕後推手也不為過。

我們在電視報導裡看到總統候選人在練習演講,布莉姬場場都出席,她坐在下面專心的聽,充分發揮她戲劇指導的專業,對於馬克宏的聲調和講詞毫不猶豫的修正調整。據說馬克宏的演講稿也都要她過目,如果說她對馬克宏是絕無保留的崇拜,那馬克宏對她則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每一次公眾演說後,他第一個尋找的就是太太的眼光,好像在問:「你今天給我打幾分?」很多人因此懷疑她干政,但她說,她只是負責對馬克宏說別人不敢說的實話,這是他們二十多年來相處的模式。她對媒體說自己不是馬克宏的軍師,只是粉絲團的團長。

布莉姬熱愛文學、戲劇,文化素養極高,這不但是維持夫妻間的連結,也是讓她能很快地進入巴黎高層社交圈的原因,馬克宏擔任部長時就開始經由她的引薦而認識許多文化圈的人,建立許多日後有用的人才庫。

在生活起居上,她也如妻如母般的照顧他,全法國都看到在宣示就職那天,馬克宏從外面主持一個儀式回來,淋了一身雨,進門後布莉姬馬上迎上前去溫柔的說:「先去換一套衣服吧!」

無論如何,這些都只是表面的觀察,男女之間的事實只有當事者自己清楚,但我相信如此一對突破傳統,超脫世俗標準的伴侶能夠堅持的走到最後,一定有其不凡的因素,畢竟女人終究逃不過皮囊這個關卡。


圖片|法新社

她的魅力來自人格特質

誰都不能否認外在條件還是不可缺的,布莉姬雖然掩飾不了歲月的痕跡,但是她的裝扮、言行舉止、態度並沒有放任自己老去,她努力的把自己打點好,但絕對不是靠外表在維持他們的關係,她的魅力主要來自她的人格特質。

雖說她打扮年輕帥氣,但是背後如果沒有活潑、真誠、率直、熱情、樂觀的個性支撐著,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個裝年輕的老女人而已,只會讓人覺得荒謬反感。相由心生,衣服是要由心態撐起來的。

任何一對伴侶在一起都需要一點互相的激賞,布莉姬碰到了一個才華過人又有膽識為愛反叛傳統的少年,她也選擇不辜負對方的信任,全力以赴的支持他,竭盡所能的保護他。從第一天開始她就堅信這個男孩是可造之才,默默在旁邊照顧他,栽培他,造就他,以他為榮,直到有一天和他共享成功的果實。她對承諾的回報是堅忍不拔的承受,勇敢的面對,樂觀的期待,這樣的回報只能讓對方更加的折服,這種互信才是他們之間最大的財富。

話又說回來,如果沒有馬克宏的堅定,她也無法排除萬難等待撥雲見月的一天。沒有幾個女人有這麼大的毅力和智勇(或傻氣),為一個不確定的未來去背負這麼大的壓力。

他們之間除了愛以外,還有馬克宏對她的依賴。在許多報導中可以看到馬克宏無論走到哪都會問:「布莉姬呢?她在哪?」他需要她隨時在身邊,也竭盡所能的保護她,布莉姬自從當上第一夫人後也謹言慎行,很少聽到她發言,說話溫柔低調,字字斟酌,絕對不做任何會讓總統為難的事。

他們就像連體嬰似的,共生共存,從以前到現在,只要馬克紅想做的事,她一向全力支持到底,意志堅定,像一個勇猛的小兵帶著信念和熱情往前衝,但她也從不忘記堅持自己的人格。前不久,他們訪問聯合國,在拍紀念照時,她拒絕禮賓司的規矩,寧願不入照也不願站在總統的後面,她要站在丈夫的旁邊。

她總是說:「我是我先生的太太,不是總統的太太!」

她是一個我行我素,堅持走自己路的女性,在愛情面前她展現了過人的勇敢和意志力,卻又堅忍不拔的奉獻自己所認定的,她的確是一個值得許多女性思考的稀有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