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討論性別平等的議題時,很常有人提出「女生為什麼不用當兵?」的經典詰問,透過【CFG Diary】專欄,作者團團嘗試以自身觀點與論述一一回答。

文|團團

女人迷 #CodeforGender 與小班(簡韻真)共同舉辦的「女性主義者給問嗎」一起回答共筆松,在 9 月 16 日正式登場。當天前來共筆松的參與者組成多元,有不同性別、性傾向、不同世代、不同領域的朋友們一起參與。

這場共筆松的前身,是小班發起的線上問答活動,傾聽網友對女性主義者的提問,三天收到 174 則匿名問題。有些問題很實際,有些尖銳地難以回答,從女生為何不用當兵、每次親密接觸是否需要積極同意、如何看待自己性幻想時出現強暴情節等等。

174 則問題中,「女性當兵」議題收到最多提問關注,現場參與者團團對當兵的所有提問,進行了分類、整理,並且運用編寫維基百科的方式,根據問題,蒐集了回答資料。

團團表示,在看過問題卡一輪之後,因發現許多問題之間彼此牽連,且有些問題已是網友回覆根據其他網友的回覆,所衍身的內容,與初始核心問題直接關係不大。故將「當兵」Dashboard 的問題與意見重新彙整,將與核心問題關係較密切的內容,依照自己腦中的框架彙整如下:

當兵是國民義務!

  • 關於女權人士譏諷「男生不想當,怎麼會是要把女性拖下水」一事,這說法真好笑。 不想跟不應是分開的概念,不想繳稅可以不繳嗎?當然是把特權拉來一起繳! 老是看到些思路狹隘的人出來秀,真奇怪⋯⋯

  • 女性主義主張女性也可以跟男性一樣強悍,主張女性是被社會化成「第二性」的,既然如此憲法規定人民有當兵的義務,但大法官釋憲解釋女性天生身體不如男性,為什麼不見女權人士抗議這種歧視性的釋憲,或是主動爭取女性服兵役的義務?

  • 現行台灣的確有戰爭風險,當兵的確是義務。請問女性主義者對於捍衛國家權利上是否支持男兵與女兵相同比例。請勿以倡導世界和平或不支持戰爭等理由回答。

軍隊環境歧視女性?

  • 只徵召「身體狀況優良」的男性服兵役本來就是很父權的事情,代表身體有「異樣」的生理男以及所有的生理女性都被視為沒有戰力。不論兵役是否真的是享受福利所必須付出的義務(意即我不覺得女性是只享受而不付出義務),兵役制度也跟性別脫離不了關係。 還有一派人愛說軍中環境不夠吸引女性,包含軍中文化對女性的歧視與性侵的風險。(推薦閱讀:為什麼國家要我們去當兵?—「女人服役」討論中的關鍵問題

  • 首先對女性不友善的環境是來自整個社會,有什麼數據可以證明軍隊對於女性特別不友善嗎?乾脆說許多公司企業文化對女性不友善,等公司落實性別平等再討論女性是否要進入職場好了。再者是軍中環境同樣一點都不吸引決大部分的男性,從國防部喊缺兵的月經新聞就能看出來了吧?

義務役不含女性,是歧視女性?

  • 從上述兩點來看我真的不懂某些女性主義者一直扯「軍中環境無法吸引女性」這塊的用意到底是什麼。 即使 1994 年後出生役男都只需要服 4 個月的軍事訓練,然而徵召對象依然只有「身體優良生理男性」,為什麼不會有人覺得這是國防部歧視女性啊?還是只是因為這種歧視對自己有利就懶得管了。


圖片|來源

女權自助餐

  • 承兵役制度那題,現在也不是沒有台灣女性加入軍隊,只是台灣女權(自助餐)喜歡的是我在我自己的領域被打壓,我就爭取我自己領域的事情,其他女性?干我何事 如此女權,貽笑大方

不當兵是因生理差異:懷孕

  • 臺灣部分男性喜歡以當過兵來揶揄女性不用當兵,但其實女性可以選擇投入軍旅生涯。而女性也因為一些生理原因必須承擔懷孕生子的責任。對男性而言,射後不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對女性而言,帶球 10 個月、陰道撕裂傷(如果不剖腹)、乳頭變蓮蓬頭、胸部產後因脹奶變大變小而出現妊娠,還要承擔可能必須放棄職場生涯的各種狀況,這真的公平嗎?

  • 如果硬要拿懷孕當擋箭牌表示免兵役其實是補償措施,女生不用當兵的話,其實這種女性主義者才不是思想先進,是傳統社會中裹小腳在家當千金小姐的子宮罷了

  • 回某個問題, 「沒人要女性懷孕當兵」懷孕自然有其補償措施 拿不用當兵去補償這個生理性別的差異,會不會無恥了點,而女性也因為一些生理原因必須承擔懷孕生子的責任。(回應:女生可以選擇生或是不生,男性不能選擇不當兵。 不要再拿生理現象來為自己逃脫義務的行為脫罪了。)

  • 對男性而言,射後不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對女性而言,帶球 10 個月(回應:說的好像男性都不用負擔扶養責任一樣,通常這種情況法院都會判男性要負擔更多錢。)

質疑問題預設:爭取反壓迫

  • 身為一個異男,我覺得一堆男生一直喊「女生為什麼不爭取當兵義務」真是一件很莫名其妙的事,神經病啊自己不想當不會自己出來爭取喔。如果覺得當兵或現行的兵役制度有問題,應該是爭取所有人都不用忍受這東西啊,怎麼會是「你想要不被壓迫歧視喔?那你先跟我們一起承受這鬼東西再說」這種荒謬的邏輯。

根據以上問題,我開始在網路上搜尋相關文章,並作重點摘要後,我意識到「懷孕」這個議題,乃是回應「是否義務當兵」這個問題,基於類似「公平」的想法而演伸出來探討的議題。

即女性雖然沒有當兵,但也因需懷胎十月,或許某些網友認為與當兵有以下雷同處(以下內容為自己腦補的類比)

  • 當事人都是處於「行動受限」的狀態

  • 伴隨生理與精神上的不適感

但我認為,懷孕是回應「公平」而衍生出來的新議題,若一併探討,將會衍生在各面向上的「公平與不公平」,所以我將決定將聚焦在「女性是否有義務當兵」這個根本問題。

將意見卡與查到的資料內容彙整後,我定義的問題如下:

「憲法將當兵列為人民的義務,故倡議性別平等者,也應該要倡議『不應將女性排除在服兵役的義務角色中』」

根據這個根本問題,分成三點來討論,分別是:A. 兵役的性別分化設計,目的為何?B. 讓女性服兵役,能夠促成平權?C. 重新思考「義務役」究竟合不合理?

以上三點統整的問題,我摘錄幾篇文章的內容回應,下文 [ ] 內的數字,即為參考文章編號,組成我後續構想脈絡的主要參考文章與編號如下:

1. 如果政府明天宣布女性須服兵役,就真的性別平等了嗎?

2. 女權不是自助餐!女人當兵才是性別平等?

3. 六千人附議,女人為何不用當兵?

4. 為什麼國家要我們去當兵?—「女人服役」討論中的關鍵問題

A 兵役的性別分化設計,目的為何?

  • 兵與軍隊制度,是以陽剛為核心設計的場域,人們被期許鍛鍊成強壯、勇猛、男子漢,軍隊內含著「陽剛」這個目標。[1]

  • 《憲法》第十二條規定,「人民有依法律服兵役的義務」,但到了行政法的《兵役法》中,卻限縮成了只有一半的國民。而當兵排除的不僅只有女性及不願被定義性別的性少數,過老的、疾病的、殘缺的身體,也同樣被判定為失格的國民,如手腳殘疾、愛滋病、過胖過瘦者。[2]

  • 軍隊另一主要功能,即是「規訓」。社會學家傅柯則在不同著作中指出,規訓的作用是製造符合權力需求的主體。士兵們在機構內受到幾乎無所不在的控管,規訓是由細節開始:小至摺成豆腐乾的棉被、內務櫃的衣架間隔、鋼杯的擺放角度,大至思想精神的正確、遵照班長的口令、服從未必同意的軍紀。

  • 軍隊即在各種機構、組織、科層之間,形成一綿密的網路,更讓士兵把這種規訓自我內化,形成一內在監視的系統,甚至自己也不曾發覺,而成為一種「習慣」。

  • 軍隊強制的性別分化,導致「國家-軍隊-陽剛氣質」此一連帶建立,各種政治上的好處便會沿此不斷被生產出來,被強制規訓的一副副標榜陽剛特質的身體們,便在退伍後進入社會上的各個角落,再次鞏固在軍中規訓習得的一套性別秩序。[2]

小結:形成以陽剛強體為核心的場域,透過軍中的規訓形成自我監視,再進入社會形成性別秩序。


圖片|來源

B 讓女性服兵役,能夠促成平權?

從資料來看,女性不用服兵役,的確是因在過往遭歧視的脈絡而產生的結果,但讓女性參與服兵役,就能夠達成所謂的「性別平權」?

  • 從以色列的例子來看[2]

    • 雖然以色列男女皆須服義務役,但是該國軍隊仍是屬於男性的場域,主要的權力與授權資格仍掌握在男性手中。不同於男人,以色列女人時常因為婚姻、懷孕或是宗教因素而免除兵役,顯示以色列的社會,仍將照顧角色視為女性的職責。

    • 女人們仍多做一些傳統上陰性的職務,至少有 30% 的人從事秘書與行政職,而其他如社工、護士或老師,仍是將女性置於後線、輔佐性質的分工框架下。

    • 這凸顯義務役的背後,其實隱藏著性別分工的意識型態,軍隊實為一為「陽剛主體」設計的場域。

  • 六千多位民眾呼籲著女性快進入軍營,明目張膽嚷著要看妹。這樣一個不歡迎「陰性特質」的環境,真的歡迎女性嗎?我懷疑「歡迎女性加入國軍」的口號,只是一種變相壓迫,只是一種「我受的苦你也不能逃」的性別較勁。[3]

  • 「女人去當兵」就可以解決既有國軍體制內的問題嗎?[4]

  • 國軍的環境,對女人、性少數夠友善嗎?[4]

  • 軍中針對不同性別、性別氣質、性傾向的人帶來不同程度的精神與肢體暴力,已經解決了嗎?[4]

小結:從以色列的案例可知,在現行以「父權」設計的軍隊體制,對於在此架構中的「弱者」並不友善。在這樣的環境下,強制女性有義務當兵,可能會產生力道更強的性別壓迫。

C 為什麼我們不是重新思考「義務役」究竟合不合理?

  • 我們需要從頭反省憲法的義務規定、確立國家對於國軍的定位、重繪國民對國家戰略的想像,而不是丟下一句「女人不爭取當兵,就是女權自助餐」,便阻斷了所有討論。[4]

  • 若評估國民當兵實屬必要義務,在將女性加入義務役前,請創造一個「不以打造陽剛為目的」的軍隊環境 [自己,閱讀上述資料的想法]

  • 勵馨過去曾調查我國軍隊受性侵的狀況,並依據調查結果提出四點期望[3]

  • 國防部需深刻檢討國軍的性別意識養成,破除陽剛、男子氣概、威權等價值迷思

  • 公布目前軍中性侵害、性騷擾發生的真實數字與處理狀況

  • 引進外界專業機構,以快速、客觀及公正的程序與態度處理階級下的性別暴力事件

  • 軍中受害者應勇敢求助外界專業機構

小結:若不合理的話,應該是設法去改變現在的制度,而是強制大家都要一起參與這個「已經有部分參與者覺得不合理」的制度。

最後,我覺得參考資料[4]的反思也很棒,在這裡提供參考:

我們真在乎的是「女人為什麼不用去當兵,真不公平」,還是「國軍不夠好」?
如果是前者,應該要質疑「為什麼男人跟女人都要去當兵」?
如果是後者,讓人不禁想問,難道國軍的問題與改革,只要把女人都抓去當兵就可以解決嗎?

對我來說,參加這個活動的感想有以下幾點:

  • 協作的共同感
    在連貫的時間及舒適的場域,與一群對這議題感到關心的人進行內容整理,感覺比較溫馨

  • 面對面的成果分享
    大家都有將自己的想法回覆在卡片上,但面對面的對話,其實比單看卡片更能理解對方的意思

  • 回覆的方式
    主辦人其實僅提供「將自己的意見回覆在想回覆的卡片上」這個概要的參與方式說明,但大家的應對方式都蠻不一樣的。有人會先找其他夥伴討論進行的方式;有人表示他就是比較想沉水;我自己則是在鎖定主題後,就開始「蒐集-整理-架構-撰寫」。我想行為的本身,多少也反映出每個人對於這個議題的心智表徵,以及處理資料的心智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