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deleine C. 寫【紐約都會愛情】,那些想去的目的地,沒了你,我也可以勇敢踏上路,完成未完的旅程。

Disclaimer: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與許多在紐約遇上的女孩們的故事。如有雷同,純屬虛構,純屬巧合。

「你後悔嗎?」在開往紐約近郊長島的路上,艾莉從副駕座轉頭問我。「你是說分手嗎?」我把頭倚在窗邊,看著一路上的綠蔭蔥蔥。

「恩。」

「一點都不,現在我的傷心,只是因為我曾經真的相信,J 是可以託付的人,而不是我們分手這件事情。分手,對我來說是最好的選擇,但對他來說,不是。我誠心祝他孤老一生」我不帶情緒的說。

愛情在後青春期裡,已經漸漸脫離吃飯、逛街、看電影跟做愛而已,我們都渴望一個有共同目標的伴侶,沒有長期規劃但對未來至少要有同樣的嚮往。

開著車的 Neil 忍不住發話了:「我告訴你啊,瑪迪這樣說就對了!這種 B!不想結婚又不願意明講,就是操他媽的浪費人時間,流氓啊操!這種臭流氓都有人愛真是操他媽的 B!」

滿口「兒」音北京腔的 Neil,是艾莉在研究所的同學。原本理著小平頭,一身土氣打扮的 Neil 在學校常被同學們刻意忽略,直到某次艾莉看到 Neil 下課後去找教授理論期中報告的分數,用他獨特的京腔英語告訴老師:是你說這份報告我們可以一直改到我們滿意分數為止,所以我會不斷給你我的修正版,直到我拿到 A 為止!

艾莉從 Neil 的不屈不撓中意識到他會是一個好學伴,便刻意開始在課堂上坐到 Neil 附近,兩個人日漸熟悉後變成班上的雙學霸。艾莉英文寫作底子深厚常主動幫 Neil 批改論文,Neil 則與艾莉分享私下從上幾屆的同鄉學長姐拿來的考古題 。畢業前夕兩個人經歷了無數面試關卡後,都拿到理想的工作 offer,但情路卻也同時觸礁。Neil 看上的女孩都看不上這個窮學生,那些女孩會接近他都是為了他手上的考古題,當期中期末考結束後,女孩們都消失得無影無蹤,除了艾莉。(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當愛情走到分手,考驗的是人品

本來因為跟 J 分手而打算厭世度日的我,卻因為艾莉從臉書上看見毅揚放上與新女友的合照,一股腦氣不過,馬上召集我與 Neil 展開一場「我要過得比他好」之旅。


圖片|來源

車子一路往東開,Neil 提議停留在拍攝《了不起的蓋茲比》的豪宅場景用午餐,結果豪宅的華麗後花園已經變成熱門的結婚地點,滿屋子川流不息的賓客,顯得我們三個失戀人很突兀。接著繼續往東邊開,到了夏季限定的薰衣草花田,卻發現花田間充滿互相拍照的情侶,還有滿園的蜜蜂在飛舞。

我瞇起眼轉頭問艾莉:來這裡這是誰的主意?
艾莉瞇起眼轉頭問 Neil:來這裡這是誰的主意?

Neil 馬上感覺自己受到責備,心急的說:「哎馬的,我這地兒本來是要帶妹子來的,還不是艾莉兒逼我說要我帶妳倆出來散心,我咱知道這麼多情侶啊⋯⋯」

我看著 Neil 好氣又好笑,突然想起一個地方。

一個星期過後的週末,在艾莉指示下,我們的「我要過得比他好」小巴再度從曼哈頓出發,這次是開往北邊。

跟 J 交往時,曾牽著手經過地鐵站內的 Mohonk 山莊廣告,山谷間佇立的一間英式華麗莊園,我便興奮地問他能不能找時間去這個山莊看看,但他總一再推託兩個小時車程太遠,幾次央求都沒結果後,我也不再提起。而現在,分手後形同陌路的我們,卻成了前往 Mohonk 山莊的最佳理由。

好不容易熬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當我們抵達山莊時,發現真正的制高點不是在 Mohonk 區的國家公園,而是在山莊後院的一個山丘上。沿著時好時壞的 Google 地圖找到山莊入口,大門管理員敲了敲車窗問:你們是今天的住客嗎?

經過 0.1 秒的躊躇,Neil 毫不猶豫並非常自信的回答「Yeah!Of course!」然後就順利的喬裝住客進了山莊。

下車後,我跟艾莉繼續扮演剛辦完入住手續的住客,去禮賓部詢問通往制高點的登山步道。工作人員一直不斷推薦較難走的步道,說一路風景最美,我們年輕人走起來一定覺得很輕鬆。

單純的我們仨人,就這樣聽信了工作人員,換來一路髒話的登山之旅。但不可否認的是,一邊走登山步道一邊罵髒話非常舒壓。

踏上山頂時,我們都安靜了下來。

一眼望不到頭的滿山翠綠,還有佇立在山中的古老山莊,我想起在地鐵站深受這幅景色吸引時的自己,直到親自踏上這山頂前,經歷了從未想像過的快樂、期盼、憤怒和失望。(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我們最好不相見,便可不相戀


圖片|來源

終究最後,還是我自己一個人來了。

「哎——快來!坐在這石頭上背後的景色拍起來最美!」Neil 在一旁吆喝著。

我跟艾莉走了過去,按照 Neil 的指示坐在石頭上,然後請路人幫我們拍了幾張合照。

看著手機上的合照,突然感覺心中的憤怒逐漸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不停膨脹的感激,感激老天爺讓我在紐約的日子裡遇見了艾莉跟 Neil。

一直以來,我始終不是一個人在這城市裡孤軍奮戰,那些沒有走完的旅程,沒有實現的願望,我還有他們義不容辭的陪我完成。

此篇獻給我摯友艾莉兒跟我們的萬年司機 Ne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