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作者 Madeleine C. 寫【紐約都會愛情】,就算在愛的漩渦裡,我依舊不會第一次約會時就丟失自己。

作者|Madeleine C.

Disclaimer: 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與許多在紐約遇上的女孩們的故事。如有雷同,純屬虛構,純屬巧合。

剛到紐約讀書的時候,跟幾個不熟的台灣人在紐約的皇后區分租房子,一個月一千塊美金,不包含水電費,大家偶爾還會一起去華人區法拉盛吃飯,或是租車去郊外旅遊。

但開始工作之後,發現通勤時間一直超出合理範圍。地鐵除了有固定時間出現的流浪漢外,還很常卡在隧道裡不動,一卡就是五分鐘,本來二十分鐘的車程都要花上四十分鐘才能到。卡了一年後,我咬著牙搬到中央園附近的小公寓。一棟 1928 年建的大樓,電梯除了有霉味之外,電梯門還有門把得自己開。

但是地點很好,離辦公室只有 10 分鐘的通勤時間,甚至有一次趕晨會,從床上起來的那一刻到坐定辦公室的椅子,只花了15分鐘。另外,走路到中央公園只需要7分鐘,夏天的時候便常常去慢跑。跑著跑著跑出興趣,變得想要提升自己的跑步能力進而參加跑團。跑團人人體力健壯,我通常加入比較短的跑程,同時結識了 Sean。(推薦閱讀:四部愛情電影,盤點愛情的不同模樣


圖片|來源

Sean 是個南京人,紐約大學法學院畢業的律師,在上海執業過兩年,但一心想申調回來紐約。

第一次跟 Sean 說話的時候,我常常走神,因為他跟祖耀的長的不止相似,聲音也很雷同。大陸上海南方的口音聽得很親切,聊著聊著沒留神便讓他知道我住在公園附近。互相加了微信後,當晚傳訊息來說想明天約我去 Press 喝一杯。Press 是個飯店頂樓的酒吧,一覽曼哈頓的夜景但氣氛又很輕鬆,位子都是隨意亂坐。(推薦閱讀:致終將成為的老妹:麵包我自己賺,愛情不是誰都能給

這一晚月很圓,Sean 穿著平常在公園跑步以外看不到的絲質淡藍色襯衫,筆直的西裝褲,標準紐約白領男生打扮,笑容可掬地在飯店大廳門口向我走來。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是曾經幻想過跟祖耀長大後約會的樣子。

Sean 一走近就把我肩膀攬住,好似親密卻又遙遠的並肩排著隊等電梯。眼前的夜景跟第一次來的時候一樣美,只是每次來的心情都不太相同。

「On the rock please」Sean 對酒保說。
「你要喝什麼?」再度笑容可掬的轉向我。
「Cabernet Please」我微笑。

這裡調酒不是特別好,所以我都習慣先點不太會醉的紅酒當開場。音樂很大聲,每說一句話 Sean 都必須貼近。才點到第二輪酒,一不留神他便吻了我。恩,方式跟祖耀一點都不一樣,眼前這個酷似祖耀的禽獸的確兇猛。

「我不會在第一次約會跟人睡」我表明。
「是嗎?好,那我打賭,你今天一定不會跟我睡」Sean 又淺淺的笑了。

他的笑容真是天殺的像極了祖耀。後來我說頭暈想回家,Sean 也很乾脆的拿出手機叫了 Uber,不強求不拖泥帶水。送到我家門口的時候,Sean 又問了一次:「所以我今天不能上去嗎?」「不能」我回答,轉身開門下車。我真是佩服我自己的堅定。

Well,其實不然。

一個月後我又再度搬家到中城的 Hell's Kitchen,大樓附設健身房跟游泳池,離中央公園有段距離,便漸漸再也不去中央公園跑步。Sean 每隔一兩個月就會發訊息給我,說想來我家游泳,我始終打哈哈的說好但不講自己什麼時候有空,因為多年情場經驗告訴我這種人碰不得,但他也好似有毅力的斷斷續續發了半年。

終於,Sean 又傳來的游泳邀約的前一天,我才與一名香港出生的心臟科醫生分手,分手原因是金錢無法換取我接受他第二性徵上的缺陷。這又是另一段辛酸往事了。面對約會人生的打擊,我接受了 Sean 的「邀請」,讓他來我家的游泳池游泳。

後來,沒有後來。

跟 Sean 睡過之後,我才看見他比較正常的樣子,窩在沙發上聊了兩個小時中國現代詩詞、文學,還有那時我們都很喜歡張磊在歌唱比賽時,剛唱紅了馬頔的南山南。這一刻,我相信了老天爺的安排,這是我希望祖耀長大後陪在我身邊談笑的樣子。儘管只有一晚,我仍舊心存感激。(推薦閱讀:在愛情裡奔馳,找回愛情中完整的自己

Sean 一個月後調回北京,每逢年過節都會發來莫名奇妙的罐頭祝賀詞。今年中秋節時又收到了他的「群發」訊息,YouTube 剛好自動播送選了張磊跟新一季歌唱比賽的參賽者對唱:

「感謝你啊 我勇敢的愛人
為了那醉人的夜晚
我們都滿身的傷痕
我愛你啊 我寂寞的愛人
我毫無保留的愛過你
給我的永不會忘記
失去的我曾擁有多幸運
在你最美麗時
竟讓我遇見你
於是便愛上你
我愛你,再見」

感謝你,我勇敢的愛人。

我愛你,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