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作者 Madeleine C. 寫【紐約都會愛情】,原來人潮洶湧的城市裡,仍有可能遇見一個人,甘心為你駐足。

作者|Madeleine C. 

Disclaimer: 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與許多在紐約遇上的女孩們的故事。
如有雷同,純屬虛構,純屬巧合。

車水馬龍的星期四,是紐約人的小週末,各種小型的社交活動大多都會辦在這一天。像是小型的音樂會,小型藝廊開幕,或是各類演講會(Panel Discussion)。一方面週五到日多為大型活動或親近朋友相聚的時間,也有些人習慣留在家裡休息打掃洗衣服 。就算沒有安排活動,在曼哈頓幾乎每隔兩條街就會看到的美甲、美髮、修眉各種沙龍小店,五點後都坐著一排等待修整的 OL,替即將到來的週末做準備 。


圖片|來源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些美容活動單純是種享受,但對紐約女孩們,更重要的是要做一個隨時都準備好的人,不管是在情場還是職場,而顧好門面恰恰就是對自己負責任的一種表現。甚至有些男生都定期去做指甲跟眉毛修剪,美容店的韓國跟墨西哥大媽各個見怪不怪。

「抱歉,我會晚十分鐘。」遲到是我的習慣性測試,因為我極度害怕跟不能忍受遲到的男人交往,所以第一次約會的十分鐘遲到通常都是故意的。但因為週四交通習慣性阻塞,十分鐘經常變成半小時。跟男人約在中央車站內的老時鐘旁,在五公尺遠處時我一眼認出照片裡的他。

走近的過程,又不巧來了一通工作上的電話,只好一邊講電話,一邊對已經等待半小時的他擺了擺手表示抱歉,他也回以禮貌的微笑。微笑裡雖有不悅,卻又帶點鬆一口氣,畢竟男人從華爾街的辦公室一路搭地鐵擠上來,也是一趟舟車勞頓,沒見到才是真的虧大了。(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我不會在第一次約會跟你睡

本來預定要去中央車站有名的 The Campbell Apartment 喝一杯,結果發現被包場。一路上我邊走邊道歉,直到我們進入 W hotel 的酒吧,眼前的男人表情終於稍微沒有一開始那樣緊繃。

不過我心裡其實還另有盤算。如果跟眼前的男子生氣的話也沒關係,當晚九點我還有另一個約,俗稱 Double Booking。

畢竟今天都多花半小時化妝,前一晚睡前又多花半小時捲頭髮,指甲跟睫毛都全在前一天重新做了,如果不善加利用,實在覺得很浪費。BUT,人生真的就是這個 BUT。

男人跟我居然一口氣從七點聊到十點,旅行、家人、工作,天南地北的聊。在紐約情場打滾的這幾年,讓我理解學會有禮貌的做自己,是對於每個人的時間的尊重,如果因為個人矜持或刻意掩飾而浪費彼此了解對方的時間,很多人真的是寧可立刻放棄。

所以我總是毫不掩飾自己在人生各方面的狂妄性格,而每講一個小故事或是評論,幾乎都讓他笑到岔氣,說到激動處他還會拍著自己的大腿說「Right ! Can't agree more!」。

如此同仇敵愾,男人還是第一位。


圖片|來源

每當服務生問要不要再來一輪啤酒的時候,男人都毫不猶豫的說好。他的每一個「好」,都讓我受寵若驚。

原來還有個人不會被我嚇跑,原來還有個人會欣賞我的脾氣不好。到了十點半我才突然想起今晚原訂的精密計畫,匆匆地跑去廁所檢查手機,男人二號在 260 Fifth 的頂樓酒吧等了我一個小時,並仍然希望我有空能跟他再約。

面對自己生平第一次放人鴿子,雖然非常過意不去,立刻發了一封長長簡訊道歉,但,既然我們當下錯過,或許我們這輩子註定錯過。後來沒有答應跟男人二號改期,他不能理解的繼續追問,我也漸漸選擇已讀不回。(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那些發生在 Happy Hour 的速食戀情

回到眼前這個男人,經過風風火火的四個小時對話,除了已經破了我最長時間的第一次約會紀錄,讓我對眼前在紐約待了六年的男子燃起一絲期望。

就算最後沒有正式交往,我都想頒一個匾額給他,謝謝他的等待,謝謝他站在人來人往了老時鐘半個小時沒有走。我們都意識到天色不早,週五還得上班,他也得儘早回家準備明天早上七點跟新加坡分行開會。

「Madeleine 你週六有空嗎?我們吃個 brunch 吧!」Strike! 終於來了!我心裡激動地吶喊著。因為當一個男人對你有高度興趣的時候,通常會在當次約會結束前跟你確認下次見面時間。「好啊,你有我的電話嗎?」我盡量讓自己的語調不要太高昂。「有的」他拿起手機確認。「恩,你的姓氏是?」除非兩人有高度交往可能性,我通常習慣不存男生的電話,這一次算破例了。

「Lee,Jonathan Lee」男人眼神閃爍著光看著我,一臉欣喜。「 我是 Chen,我是 Madeleine Chen。」我報以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