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作者 Madeleine C. 寫紐約都會愛情,那夜的翻雲覆雨,才懂,或許自大的人都有顆自卑的心。

作者|Madeleine C. 

Disclaimer: 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與許多在紐約遇上的女孩們的故事。如有雷同,純屬虛構,純屬巧合。

第一次跟 Ethan 約會的時候,我們去了郎朗在林肯中心的音樂會。

雖然郎朗在近年的評價多為矯情造作,藝術性貧弱娛樂性太強,演奏過程還是讓人有點昏昏欲睡。結束之後,我們沿著 Broadway 跟秋夜的涼風走到 Time Warner Center,一個住商辦三合一的大樓,旁邊連著東方文華酒店之外,裡面還有幾間紐約幾間數一數二貴的餐廳,像是 Per se 跟 Masa。

「去樓上的 Center Bar吧」Ethan 提議。「好啊」我附議。

Ethan 是標準的香港人,帶點狡猾帶點驕傲帶點小心翼翼,來美國唸大學後,進了前三名的史丹佛醫學院成了一名心臟專科醫生。第一次見面時,穿著淡粉色棉質襯衫跟米白色卡其褲,左胸口口袋插著一支筆,整個晚上唯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就是:“I am probably your best bet to your parent.”
我大笑,笑聲帶著俏皮,實際上單純覺得這句話很可笑。(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那些發生在 Happy Hour 的速食戀情


圖片|來源

但紐約自大的男人跟地鐵的老鼠一樣多,眼前的這位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結束約會各自回到家後,Ethan 繼續傳來自我膨脹的簡訊:“Impress me, I want to know how you can find out more about me.”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從紐約男生接到 Impress me 的要求,雖然這種提議很蠢,但我帶著一點倒要看看他有什麼本事的心態,選擇繼續跟他耗:“Challenge Accepted.” 我回。

後來在 Ethan 半開放的 Facebook 檔案中,發現他可能結過婚的蛛絲馬跡。「你結過婚?」單刀直入。「不錯嘛,居然可以找到我之前的婚姻紀錄。」「離婚了?」這很重要。「離婚了,一年半前。」Ethan 終於沒有拖泥帶水地回答。

我們第二次見面的時候, Ethan 邀請我去在上東城的公寓,管理員是個可愛的老伯,看到我們走過時還主動打了招呼“Good Evening Doctor Chang.”
「你住在這邊很久了嗎?」我問「恩對,我跟我前妻一起買的,但她結婚之後就不想要工作,覺得心理醫生在紐約發展性不強」Ethan 回答得很小心,但他面帶自豪的暗示他只喜歡聰明優秀的女生。(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你熟悉所有約會的市場規則,但我就是不喜歡你

「所以離婚的時候你有付她房子一半價值的錢嗎?」我盡量精簡的追問,畢竟在美國離婚是一件很貴的大事,但又礙於我年齡尚輕,身邊沒有朋友有類似的經歷,離婚這件事多少讓人有點好奇。「對,但還好當時是貸款的,所以我只需要付她貸款的一半,加上我們沒有孩子,所以所有手續一年前已經辦完了。」他一邊跟貓玩,眼神飄移若有所思地回答,似乎覺得給多了。眼看他不打算透露更多,我也沒繼續問下去,畢竟對於離婚的人我只在乎跟前度有多深的牽扯。

「我們進房間吧。」男人提議,我們便起身往臥房移動。留下貓被關在門外不是很滿意的喵喵叫。眼前的這個男人之於我的感覺很模糊,雖然彼此有相近的價值觀,但似乎又無法讓人自在甚至毫無防備的談笑。當我還在思考的時候,換 Ethan 發問了:「你好像沒有很崇拜我啊?這一點都不可愛。」這到底又是什麼缺愛的問題。「沒有啊,你這麼厲害,又是心臟主治,又是美國前三名醫學院畢業,爸媽也都是醫生,而且又有這麼一間漂亮精緻的公寓,很厲害啊!」我昧著良心連哄帶騙,一邊說一邊親吻眼前這個缺愛的男子。


圖片|來源

「恩⋯⋯」似乎有聽出我的不誠懇,但也只好勉強接受。直到我探索他身體的手進入到重點部位時,腦海瞬間一片空白:我的老天爺!怎麼那麼小!

當下我沒有立刻移開手,反而牢牢的握住這輩子見過最小的男性性徵,仔細惦量。長度既沒有超過四個手指疊上的高度,而圓周最多只有台幣十元。這一刻,我才完全明白 Ethan 為何如此缺乏自信,為何需要旁人這麼多的肯定與崇拜。

可見自大的男人,都有一個難以啟齒的自卑心。

但頭已經洗了一半,騎虎難下的我,只好硬著頭皮繼續,靈機一動,我開始鬧吃醋,問了很多跟前妻有關的問題。征戰情場多年,要讓一個男生在床上冷掉的一個大絕招,就是提起前女友或前妻。果然,當我丟出第三個問題的時,兩人個探索停了下來,進入嚴肅談話的狀態,實在讓人鬆一口氣。「我有點累,先睡一下好了。」Ethan 被我的問題招架不住,拿起床邊的眼罩打算休息。「恩好,我出去跟貓玩」耶,逃脫成功,「欸,你真的有喜歡我嗎?」戴上眼罩後,Ethan 問出我最害怕的問題。「喜歡啊」我摸了摸他的額頭,又說了一個謊。(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在人生的岔路口,我選擇分手

小心翼翼跳下床後,立刻傳簡訊給好朋友艾莉,告訴她我對於男生的生理構造又有新的發現。「喔~~~天啊,我真的好同情你哈哈哈哈哈,你還要再見他嗎?」沒有良心的艾莉問。「不了,小雞雞是我的 Deal breaker」還有他可怕的自卑心。

第二次約會就在雙方互相猜忌懷疑的狀況下草草結束,我也沒繼續傳簡訊給 Ethan,他也沒再主動找過我。雖然有點同情他,卻又有點鬆一口氣,更多的是替自己感到時運不濟,被震撼教育了一番。

但,緣分沒有因此結束,再見面,又是一年半後了。

編輯文末註:收到讀者來信,表示擔心本文被誤讀為嘲笑男性生殖器。文章主要目的,是描述該個案未思考互動是互相,理所當然認為女性應取悅男性而已。本文較罕見地直白說出女性對性亦有期望,作者亦表示,文章目的並非統稱式地把男性生殖器與個人性格劃上等號,而是說出此例的故事,未來,作者亦會把不同性別的讀者可能產生的感受放在心裡,也謝謝讀者的主動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