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技尚未發達的世代,女巫怎麼形成的?帶你看歐洲大陸的殘酷女巫史,看女人在當時的社會困境。


▲ 切爾姆斯福德的女巫審判紀錄,1589 年

在英國切爾姆斯福德被處刑的三名女巫。她們腳下的青蛙等生物,便是從死去的宿主身上跑出來的「小鬼」。

人們相信,女巫的身體某處會有「與魔鬼簽約的印記」。如前章所述,墮落天使是因天使與人類女性交合而墮落的;那人類的女性若與魔鬼發生性行為,就會變成女巫了。且來看看教會博士湯瑪斯‧ 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對「魔鬼」(Demon)的定義—魔鬼原本就是靈,不像人類一樣有肉體,也沒有精子。

因此,魔鬼有幾種方法來孳生,例如:夢魘(單數:incubus/複數:incubi,在上面的惡魔)及媚魔(單數:succubus/複數:succubi,在下面的惡魔),便是各以擁有男女性別的一種「夢魔」形式來繁衍子孫。牠們以夢魘的樣子與女人交媾,也化為媚魔偷取男人的精液。如此生出的孩子,在接受洗禮之前,便是邪惡的產物。

一旦與惡魔發生關係,身體的某處就會出現「簽約的印記」。人們相信,這個印記是輸送血液給惡魔,或是給為了行惡養的「小鬼」(多為青蛙或蛇)如水蛭般吸血的洞。因為這個迷信,被告發為女巫的嫌疑犯會被迫裸身,接受各部位的檢查。任誰或多或少都有一兩個痣或斑點,只要被找到這類的痕跡,就會如前述般用針戳刺。若為簽約的洞,就不會感覺疼痛,也不會流血。他們認為大部分的洞都在大腿某處。如果實在找不到,還會仔細查找陰部附近或裡面。(推薦你看:召喚純真的女巫:行為藝術家赤裸一身通往世界的道路

女巫審判本身的背景,依然是對女性「性」的憎惡及不信任,這點在對尋找「簽約印記」的冥頑執著上顯露無遺。當然,也有紀錄顯示他們也用針刺「男巫」。

1611 年,在馬賽的嫌疑犯高弗里迪(Gaufridi)身上,便被檢查出有三處斑點,用針刺下去也沒有流血。

被夢魘誘惑成為女巫,或是出生前便成為女巫的人,會幹盡一切壞事。她們會讓別人生不出小孩,或搶走孩子加以殺害、參加詭異的「聚會」(巫魔會)、耽溺行淫、呼風喚雨,導致農作歉收等。有調查結果指出,持續的歉收若使穀物價格上漲,女巫的檢舉人數也會增加。與迫害猶太人相同,女巫們也是天災或意外的代罪羔羊。

女巫手冊的妄想

雖然有不少女巫審判的紀錄流傳於世,但惡行或巫魔會的內容皆大同小異。供詞中雖會出現召開巫魔會的惡魔名字,但當時的一般平民教育水準低落,應該不會擁有這樣的神學知識。也就是說,這些無非是審判者灌輸的知識。審判是一邊參考手冊一邊進行的,其過程不過是質問:「有沒有與某某惡魔相交?」嫌犯回答「有」,如此而已。(推薦你看:【汪綺專文】「我就是女巫」為什麼讓社會焦慮?

獵巫的指導書很多, 其中最有名的, 是一四八六年在德國科隆出版的《女巫之槌》(Malleus Maleficarum),字首「maleficus」指的是「邪惡」的意思。作者是雅各布‧ 斯普倫格(Jacob Sprenger)及海因里希‧ 克雷默(Heinrich Kramer)這兩位道明會的修道士。內容大致分為三部分,基本上是以各「命題」為單元及對其持續的考察所組成。

文體並不是很難理解,但為證明女巫的存在,必須從哲學性的思想著手,故內容並不明快易解,令人不耐。證明的部分也一定要舉出教科書名作為證據。很多是聖經或教宗詔書,但也會引用聖依西多祿(San Isidro)的《詞源》(Etymologiae),或亞略巴古的丟尼修(Dionysius the Areopagite,偽狄奧尼修斯)的《論聖名》(Divine Names)等基督教教父們所寫的暢銷書、奈德(Johann Nider)的異端審問指導書《蟻丘》(Formicarius)等前人文獻。其中,他們作為理論基礎的是聖經《出埃及記》的這一節:

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他存活。
─舊約聖經《出埃及記》第二十二章

摩西雖然在西奈山上從神領受了詳細的誡命,但其中「致死」的,只有犯下獸交或敬拜異教神祇者,還有就是這種「行邪術的女人(女巫)」了。因為聖經上的記載,這一節也成了女巫實際存在的證明,因此,也成了他們糾舉女巫時的正當性證據了。(邪惡推薦: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做個自在惡女:「我愛你,關你什麼事」

為何女性比較容易相信巫術呢?……女性與生俱來的性慾就比男性強。……
這個弱點,源自於女性被創造的方法。因為女性是從一根彎曲的骨頭,也就是胸中的肋骨造成的,它會彎向與男性相反的方向。
─摘自《女巫之槌》第一部,命題六

《女巫之槌》一書並非一開始就為人所接受,剛發行時也曾遭受批評。海因里希‧ 克雷默曾在因斯布魯克(Innsbruck)舉行宗教審判,但後來卻收到該市宗教裁判所發出的除名信,對手的方濟會修士卡西尼也出書加以反駁。不過,教宗英諾森八世(Innocent VIII)表明支持,其後,尤利烏斯二世(Julius II)及利奧十世(Leo X)等支持文藝復興的教宗們,也出版了女巫教科書,對獵巫的興盛有所貢獻。


出自約翰內斯‧ 廷克托(Johannes Tinctor)著作《反駁瓦勒度派》(Invectives Against the Sect of Waldensians),1469年

信仰異教神祇的信徒聚會。參加者正親吻著公山羊的肛門。畫面上方有騎著掃帚的女巫們及惡魔在空中飛舞。以崇拜動物為構圖的背後,是對獸交的輕蔑,以及受到異教多神教中,神祇多為帶有動物頭部的形象所影響。(女巫閱讀:為自己起舞,為愛癡狂:九部女影女巫系片單


羅薩(Salvator Rosa),《女巫及魔法師》(Witches at their Incantations),1646 年,倫敦國家美術館

羅薩是一位深受奇怪圖像及俗惡主題所吸引的畫家。本作品以豐富的想像力描繪出女巫的惡行,及惡魔的種種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