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矛盾型依戀者在愛裡的模樣,為避免傷害,我們只能繞著遠路去愛

其實「演員」是我這一年左右才聽到的歌,但歌詞完美摹寫了我與他之間的關係。我是歌詞中的那個「妳」。

一開始在一起的時候,他承諾要給我快樂、不讓我難過,看到我落淚的時候他會跟著心疼,他是一個真誠的男孩子,真誠到某些話語從他口中說出就像是從 8 點檔的劇到真的親子皆宜的卡通一樣。如果說有什麼事他身上一定具有的特質,我想是誠懇吧。

但我卻最「看不到」他的誠懇,又或說,我始終不相信他。

我發現在這段關係裡,我是焦慮型依附,可能這段關係給我的處境是複雜的,又加上先天不良(喔我們的爸媽啊)(熊按:Sorry 我看到這句噗哧笑了出來),在他追求我的時間裡,我不斷抗拒、拒絕,說出傷人的話,他一樣對我好,某一天晚上他又再問我,要不要跟他在一起,我隔天早上說我們再一起,他突然回我:他不確定了。

他跟我說因為這段時間的相處有些摩擦,讓他認真地去思考他是不是真的可以給我幸福的人,而我似乎一夕之間,在他面前就變成一個鑽牛角尖的人。

我不停地逼問他,後來他說出了一個連他自己都害怕面對的答案「我在想我有沒有可能也同時喜歡另外一個人」

當時讓我痛苦,我必須要反覆索取解釋,不管是從他那裡得到的,或是我自己腦補,我告訴自己這一切很合理,因為在他追求我、被我拒絕、無數個讓他痛苦的夜晚時,我拒絕與他對話,而那個女生可以說是他生活中和我撐得上有連結的東西,他就會找他抒發他的情緒。(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我們是正在磨合,還是根本不適合?

那段時間我們牽牽扯扯,中間我放下他好幾次,但他其實所有的時間都拿來陪伴我,我卻始終覺得他心裡有別人。後來的後來,他跟我說,他真的從來沒有喜歡過那個女生,他只是當時狀況很差,想要找一個人講話,他以為這樣自己就會安定一點,我就會喜歡他,但沒想到失去我只讓他更慌亂。那段時間我跟他沒話聊(廢話我根本不敢跟他聊天),有些小爭執時他不知道怎麼跟我溝通,(他)只會默默地不講話。或許是因為這樣,他覺得會不會他跟這個有話聊的女生更適合?會不會他喜歡這個女生?他很害怕沒辦法給我幸福,不敢做出承諾。

最後最後,我們在一起了(熊按:這中間轉折也太大 XD)。

但我的不安全感像我的影子一樣,永遠跟著我,我不知道是不是過去發生過這樣的事情讓我無法釋懷。我知道焦慮型依附的人對於過往的背叛無法諒解,時常拿出來數落人。起先幾個月我還是常因為這個女生焦慮起來(根本什麼事都沒發生),開始跟他吵架。他把他跟這個女生的對話紀錄通通刪掉,因為他知道無論我看到什麼,我都會覺得有鬼,我都會焦慮,那不如刪掉。但我就會覺得就是有鬼才刪掉啊(熊按:那你到底要人家怎麼做阿~阿熊真是猜不透你阿~)。

「什麼時候我們開始,失去了底線」

我們很常吵架,就像歌詞中的指控一樣。第一次我對他提分手的時候,雖然不是在情緒的狀況下提,是認真愧疚地和他說我真的這麼難搞,你如果要跟我分手的話我可以接受。他就很嚴肅的跟我說,我覺得你想一想再說。(推薦閱讀:【為你點歌】主動提分手的人,也會難過

後來幾次很生氣我就常把分手掛在嘴上。

再過一些時日,我不提分手了,換他一直提。我得了憂鬱症,他很願意照顧我,但壓力也愈來愈大,有時候我們吵架,什麼話都罵得出來。 我覺得我像歌詞中說的演員,吵架的時候我不知道怎麼處理,就是裝哭跟裝生氣,甚至裝昏倒(?)裝生病,(因為)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別的方法。

我也感覺他在這段關係裡似乎愈來愈倦怠,他常跟我說他很累了,他沒有想要什麼,我想要怎樣就怎樣。他說他愛我,但他可以分手。

但是轉過身來我們不吵架的時候,他又會說他是真的想要跟我繼續在一起,只是我不可以再這麼任性了。

「其實說分不開的也不見得 其實感情最怕的就是拖著
越演到重場戲越哭不出了 是否還值得

大家都說我們感覺可以在一起很久,我們一開始也這麼覺得。但現在我們的吵架愈演愈烈,像最狗血的八點檔,說出最難聽最傷人的話,愈來愈沒有底線,他情緒激動、認真說要分手的那一刻,我卻一點難過的感覺都沒有,突然間我想問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從頭到尾,害怕失去、害怕被丟棄的感覺籠罩我。我覺得很矛盾,當我生病、無理取鬧的時候,我一方面可以「接受他離開我」,因為我知道我很糟;另一方面又期待他留在我身邊。

我以前相信他夠喜歡我,以為他理解我的焦慮、我的憂鬱症他會願意陪伴我,他當時也這麼說,但現在我卻害怕一切都只是一種「拖著」。

我不相信愛情,就算不愛了,他其實可以直接離我而去。

大家都告訴我,他愛我,我還是害怕。而在這些害怕之外我有問過我自己:我真的愛他嗎?這問題更讓我害怕。我好想要回到我們最開始的樣子,我願意好好愛他,我不會那麼任性了。

「其實台下的觀眾就我一個 其實我也看出你有點不捨
場景也習慣我們來回拉扯 還計較著什麼」

他曾經問過我:「妳不覺得我很可憐嗎」

他說他所有的生活都繞著我轉,我好難過,因為在一起之前,我們都不是那樣的人,也以為各自的自由感可以帶彼此走很久很遠。我還很喜歡他,但我不知道怎麼控制我自己,我計較著誰比較愛誰的功課。(推薦閱讀:【單身日記】愛是互相遠離的宇宙裡,兩顆星球的靠近

一開始爭吵時,的確,他會願意先低頭:

「我愛妳。」他說。

「是對不起,不是我愛你」我說。

「對我來說,是一樣的意思」他說。

我才發現,我計較的尊嚴,對他來說反而只是最純粹的愛。而就在我們計較拉扯的時候,愛是不是正在流失呢?親愛的,我好害怕,我還愛著你,我們還在一起,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想要努力,我也希望你可以繼續愛我⋯⋯。

海苔熊,我好怕、好怕被丟棄的感覺,真的好害怕,但我發現這些感覺最後只能回到我身上,改變是一條長遠的路(真討厭),我又是個性很急的人,謝謝你讓我慢下來,慢下來的同時看見更多可能。

女人迷是很棒的網站!!給人支持的力量~雖然大家都說是雞湯,可是我真的需要,我想要長出一些自信,是這個社會從未教過我的。

by 若水(點播時間:2017 / 8 / 21 上午 12 : 37 : 29)

親愛的若水: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雖然你沒有寫到劇情的細節,不過完全可以想像,兩個人之間的互動是如何的像歌詞一樣,讓彼此辛苦卻又反覆拉扯。

「當愛情成了依賴,很容易就會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對方身上,於是容易感到不足、感到失望、甚至無法看清自己的模樣」Pia Mellody(2017)說。

我覺得很棒的是,你有發現自己是焦慮依戀,但在我看來,這段感情裡面除了焦慮的成分之外,還有逃避的成分——換句話說,我的感覺是你比較像是「又把對方推開,但又在心裡面希望對方留下來」的矛盾依戀。

你說,兩個人爭吵常常失去了底線,他跟你提分手的時候,你很愧疚地跟他說:「我知道我很難搞,你要跟我分手的話我可以接受」可是實際上你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接受「他可以離開我」另外一方面又覺得很期待他能夠留在自己身邊。

你把他推開的同時,手卻緊緊的抓住他的衣服,表面上叫他走,心裡是希望他不要走(不愧是演員、演員阿!)。

你說,因為你不知道如何處理吵架,雖然裝哭、裝生氣、裝昏倒,你只是希望他能夠多重視你一點、不要丟下你。一般來說,矛盾依戀的人內心可能會有幾種複雜的聲音(Bartholomew,1990Hazan、Shaver,1987),我把它寫成表面和深層的句子(Fanget,2017):

1. 自我驗證預言

表面句子:「如果你要跟我分手的話,我可以接受」

深層句子:「我知道我很不好,可是你可不可以不要丟下我?」

如果你提分手之後,他欣然同意的答應了,你就會覺得「果然!果然我是很糟糕的,你看連你都不要我了。」然後驗證自己內心的鬼 (Lemay、Clark,2008)——那個「總而言之,被我說中了吧!」有某種程度的爽,卻有另外一種程度的哀傷。

2. 搞得對方怎麼做都不對

表面句子:「那個女生的照片呢?」

深層句子:「如果你跟那個女生真的沒有鬼的話,為什麼要把你跟他的照片刪掉?」

其實,不論有沒有刪掉,你都會覺得有鬼(海苔熊,2012)。你會覺得擔心、焦慮、想很多,因為就像你說的,不安全感就像的影子一樣。然後你會發現,那隻「鬼」並不是存在於他們兩個之間,而是在你心裡面。(推薦閱讀:三種影響愛情的依戀型態!用心理學找回感情安全感

3. 分裂的感覺

表面句子:「你真的愛我嗎?」

深層句子:「我真的愛他嗎?我們這樣子,還算是愛嗎?」

真正的深層句子:「我真的愛我嗎?我真的覺得自己是一個值得被愛的人嗎?」

因為不想要再受傷了,所以有些時候你學會把情緒區隔(胡展誥,2017),當他認真激動說要分手的那一刻,你一點難過的感覺都沒有。你害怕被丟棄的感覺,可是當他真正說出這些「要丟棄」的句子的時候,你又可以把這個感覺隔絕在外,以避免自己真正受到傷害。

因為躲在殼裡面就不會痛。

從理性上面思考起來,你也知道再這樣下去只是拖著,你也知道你不喜歡這樣「都讓他圍繞著自己」的生活,但是你無法改變,因為你仍然是扮演那個「需要被照顧」的角色,他仍然是扮演照顧者的角色,這是目前這個關係裡面,最穩固的一種組合。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為什麼沒有辦法回到一開始的樣子?

心理學 OK 繃

國外著名的成癮症督導 Pia Mellody(2017)說,這樣的一個劇本其實是一種「病態互依」(codependence)的過程,你的角色比較像是依賴者(p.033):

  1. 很難感受到適當程度的自尊心、很難喜愛自己
  2. 很難對旁人設適當的界線,不懂得保護自己。
  3. 很難認清自我、不知道如何與他人分享自己的感覺。(也因為這樣很難處理衝突)
  4. 無法顧及自我和他人的需求,不懂得自我照顧,也不知道該如何照顧別人。
  5. 無法體會而且適度的表達自己的感覺,表達需求的方式,有些時候會被人覺得很幼稚(甚至你事後回想起來也覺得自己很幼稚)。

而通常會和依賴者在一起的是所謂的「避愛者」(p.017),他們心裡往往有這些信念:

  1. 照顧有需要的人,能帶給我自我價值。
  2. 保護需要的人,是我的工作。
  3. 親近別人,我會感到窒息和受人控制,所以我避免太親近人。

儘管上述可能不完全雷同你和她的關係,不過我覺得那個「命運的鎖鏈」是很像的。這種互相依賴的樣子就像是一個齒輪牽動著另外一個齒輪,你的不安全感驅動著你,而他又不知道該如何來面對你,你很害怕他倦怠,因為這意味著他會丟下你,於是你就用更多「病態」的方式,希望對方留下來;另一方面,對方因為責任感和愛「配合你的即興表演」,可是久了也真的會覺得疲倦,彼此威脅分手,但卻又分不開。(推薦閱讀:「我愛你,但不能愛得太靠近」致逃避型依戀者:我們會愛,也會受傷

那麼該怎麼辦呢?其實也沒有什麼厲害的方式,像你說的,和不安全感相處需要很長的時間,不過,你說希望「能回到一開始的樣子」所以或許我們可以嘗試這個方法:今昔數線。

在紙上面劃一條數線,左邊代表你所希望的「一開始的樣子」,右邊代表「現在的樣子」。

在左邊寫下:當時可以很自由,是因為什麼樣的情境、人事因素產生的?

在右邊寫下:現在這種彼此互相拖著的情境,是受到什麼樣的因素影響而產生的?

中間的部分:詳細地寫下來,是發生了什麼事,會產生這樣的改變。

當然,這樣的做法不太可能立刻改變你和他的關係,不過或許你可以更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麼,以及一直以來是什麼困住了自己。

安全感的確是一條漫長的路,不過我經常擔心在你還沒有修煉好之前,對方就走了、不願意再等了,我相信這也是你所擔心的。所以其實我覺得可以同時做另外一件事情是:當我感到不安的時候,兩個人可以如何溝通?有可能用比較好的方式來表達彼此的需求,而不要互相傷害嗎?

伴侶治療」是我非常推薦的一個方法,在治療室裡面你們可以學習而且練習適當的溝通方式(而不是用裝病、分手威脅,來表達自己的需求),另外一個方法就是可以看下面的參考書籍  (許皓宜,2015趙文滔、許皓宜,2012),裡面也有講具體的溝通方式。

在一段穩定的「病態互依關係」裡面,兩個人都覺得很辛苦,常常都在分開的邊緣,可是「拖著」這件事情本身,也給兩個人帶來某種程度的好處——你們可以不用面對真正的問題,用一直以來習慣的方式相處——直到有一個人再也受不了為止。

如果安全感是一條沒有終點的路、如果愛自己對目前的你來說還是太高的山,或許可以先調整兩個人說話的方式,用溫和的方法來溝通,先停止互相傷害,才能邁向彼此相愛。

在空中和阿熊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