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的【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每週三晚上七點,在女人迷準時為你放歌!點播好樂團的《我把我的青春給你》,在青春裡總有迷途的時候,曾經最厭惡的路,自己卻在下個路口義無反顧地踏上。當自己有天深陷其中才會懂,有些愛是,就算最終不是你的誰,也想拿我的青春換一段與你同路的日子。(同場加映:【為你點歌】愛的本質是,就算不能走到最後,也要用力去愛

「那曾經是她最愛的一間房間,小小的,只有一個老舊設計的鋁窗,還有一張單人加大的床。床單是酒紅色的,有時候睡醒之際的朦朧,凌亂的皺褶像極一朵朵血色玫瑰。她的玫瑰花,獨一無二的玫瑰花。她小心翼翼地,像是對待甫出生的嬰孩,將它放進保護罩,替它買來屏風,日以繼夜陪伴著。在人海中,也找不出一段更豔麗的愛情;在有限的生命中,更沒有第二段青春能如此揮霍。」

「因此當玫瑰花枯萎,她無法接受手中失去光澤的、曾被她灌溉滿滿情感的,如今卻如泥濘一般讓人難以忍受了。她捏碎,讓一切流於毀滅;她轉身,像是從來沒有付出過什麼,像是擦去鉛筆的字跡,假裝看不見白紙上的刻痕。她終明白,鮮豔的從來就是投注的美好年華,和每一絲認真,而不是玫瑰花本身。原來枯萎只是過程,她才是結果。」

親愛的 Andy,一年前,我們只是個陌生人,僅是對到眼的陌生人,我在街道上看著你表演,你是個為自己追夢的一位年輕人——這就是我們的相遇非常的不可思議,一面之緣的緣。

一年後,我們再次相遇了,那一晚在酒館,是我和在一起 5 年的男友 Bob 分手一個月的日子,我的難過以及悲傷在還沒分手時就一直持續著,沒有停過,最後他請求我放他走,放他走之後,我看著他開著車載著別的女人,那女人坐著我曾經的副駕駛,照片中他們頭靠著頭,甚至像兄弟般的搭肩著。

那時的我那樣的潰堤,那樣的痛徹心扉地一個人坐在酒館回憶著他們的笑容,然後又再次勾起他曾經因為太自由而吻了別人所給我的傷害,我依然相信我們很愛彼此,只是後來的我們不一樣了,這樣的 5 年真的夠了。

我從來沒這麼大膽的一個人來到陌生的酒館,我也不會喝酒,但是他給我的傷,讓我痛到想來到這危險的地方撕裂自己,我喝著調酒師給的伏特加,聽著音樂,最後在酒館痛哭得不成人樣,那時才知道原來難過與酒精配在一起,會讓人潰堤到每吸一口氣都覺得快要死去,心跳聲大到可以蓋過我的痛覺。(推薦閱讀:失戀旅程:接受傷心,讓它陪你走一段路

那一晚你也來到這家酒館,你被我哭花的妝給嚇到了,你輕輕的安慰著我就離開了(還是得宣導一下:喝酒不開車)。

那一晚我酒醒才離開酒館,隔天收到了臉書邀請,你留了一段安慰我的話,我們每天都這樣聊天,你聽著我的故事,給我很多內心的陪伴,我們越走越近,我們見了面,你甚至擁吻我,我嚇傻地推開你,因為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我們都抑制不了喜歡對方的情緒、你想照顧我的衝動、我想投入你懷抱的衝動⋯⋯

我內心吶喊著罵自己死 bitch!我想起曾經背叛家庭的爸爸,看著媽媽傷心欲絕的樣子;想起前男友曾經因為太自由而暈船的樣子,那個每天躲在棉被裡痛哭的我,那個每天淚流滿面的我——那些第三者所帶來的傷害,我最痛恨的第三者⋯⋯

然而,我現在卻成為那樣可惡的角色。

我從來都不主動找你,你已經習慣每天要跟我說幾句話,我甚至也習慣每天要等到你的訊息,跟你相處在一起,我只有快樂,甚至擁有一點點小幸福,你開始叫著我親愛的,你開始說你很喜歡我,你開始說愛我,你開始為我寫歌,為我編曲,創作專屬於我的歌,一種被愛的感覺,一種被在乎的感覺。

但越是沉浸在那氛圍,我的罪惡感就每天的一直飆升,我反覆地問自己:這是你想要的嗎?條件有這麼差得當人家的第三者嗎?

每個人都有愛人的權利,但不是讓你這樣愛的!

我始終無法接受這糟糕的自己,於是我選擇告訴你我的感受,其實我更期盼的是我能看透你,然後要更知道你是個「不能喜歡的人」。

「這樣的我們如果稱為『曖昧』會讓彼此更難受,若稱為『第三者』又太難堪了,不如說我們是在彼此照顧彼此!我不是因為寂寞所以走向你,我當時是真的很想很想靠近你,遇見你,我感受到很多陽光包圍著我,我只要想著你,我就會擁有很多勇氣去追夢,很多靈感創作;遇見你,讓我擁有不曾有過的感覺——想把你留在身邊的衝動;遇見你,讓我有強烈的衝動想愛你,但自己又知道我無法擁有你,也無法承諾你什麼,我知道這些感覺都讓我們為難了,我欠你的情感我不知道要怎麼還,但是我現在真的還是很想愛你,很想照顧你。」你曾這樣說著。

喜歡上你,絕對不是因為我把以前的愛轉移到你身上,遇見你,我才知道原來世上有一種情感叫做「一見鍾情」,我第一次喜歡一個人是不會想要擁有他,我反而更希望對方可以過得比自己更好,就像歌詞中說的:

 

「我把我的青春給你,不是因為想換取忠心的美名,而是單純在最美好的年華,遇見了你,必須愛你。」

在你走向我,我也貪心的走向你之後,我就知道我必定不會成為你的誰。

你說我們很有緣份,但更現實面的是,其實我們是有緣無份。(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可惜我們偏偏不是讓彼此幸福的人

我知道我自己不應該,但是我就是好想好想躲在你給的安全地帶,一週內有幾天是我們不能聯絡的日子,因為那是你要陪女友的時間,我沒有權力難過或是無理取鬧,我也不會這樣對你們,這樣的角色,我遲早會被判出局,我遲早得抱著成全以及祝福的心態還給你們,我還是相信我值得更好的人愛,但現在的我很糟糕。就像歌詞中寫的:

「我不是不能沒有你,只是喜歡有你,如果有天你離我而去,我不會沒了自己。這是一場沒有未來的愛情,和別人共享的愛情,這是一場沒有未來的愛情,不純潔也不唯一的愛情。」

親愛的海苔熊:

我明明知道自己不應該介入別人的情感,我真的也有試著閃躲,但是對方只要前進,我就又狠不下心,我明明也知道這樣的關係,最後被發現時,一定會很悲慘,甚至把自己給搞毀,我知道對方不會選擇我,因為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我明明都知道,但是我又該怎麼離開?

–—小可(點播時間:2016 / 10 / 10 下午 5 : 01 : 35)

親愛的小可: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我反覆聽著歌讀著,我可以感覺到你在這 2 段感情裡,都放了相當的重量。

前言的這個房間,就像是你心裡的房間,曾因為住進了一朵玫瑰,而讓你深深愛著。它有一個老舊設計的鋁窗,只對適合的人開放。凌亂的皺摺像是你的故事,深刻又帶著一點朦朧。

你在這個小小的心靈空間裡,呵護了一朵玫瑰,獨一無二的玫瑰、用各種方式保護它,只是沒想到,最後它還是枯萎了。

因為曾經如此珍惜,最後卻仍然變成一種惋惜,所以你多麼希望從來都沒有付出過什麼,裝做沒有看見那碎片在心裡的刻痕,可是記憶就是一種弔詭,越想忽略,就越是鮮明。直到有一天你終於清楚明白,美的不是玫瑰自己,而是那個曾經認真付出的年輕。

如果曾經不再屬於你

感情裡有一種長大是:你曾以為你眷戀的是他,後來才知道你真正眷戀的,是那時好用心好努力的你。

一場潰堤的失戀,在交往的末期很多的爭端與拉扯,直到最後他求你放他走,你終於鬆手。那曾經是「你的」副駕駛座,現在卻被活生生搶走;那曾經是「你的」肩膀,現在卻成了別人的胸膛。

一朵曾經的玫瑰就這樣破碎枯萎,他一心想往自由駛去,你心想夠了,開了車庫的門,眼前是他,一條一路向北的公路,一條,你萬沒料到的陌路。

只是、只是,生命裡你未竟的難題,總是會翻山越嶺再來找你(一個陰魂不散的概念阿!)。

你用陌生展開一種死亡。灌下伏特加、把妝給哭花、你說醉後的每一口氣都像是快要死去,我的感覺是——其實你多希望可以就那樣死去,把所有的痛覺都麻痺。

可是「他」卻出現了,他安慰你、陪伴你、聽你說長長的話,不知不覺地走進你心底,走進那個有著舊鋁窗的房間。

他擁吻你的那一天,其實你嚇到的並不是他的吻本身,而是這個吻所開啟的象徵:從這個吻開始,你成為第三者,成為你最痛恨的死 bitch!當時你是多麼鄙視前男友口中的「自由」、讓媽媽心碎的爸爸,你比誰都知道一段三角關係終會讓人受傷,但你也更為不解,為什麼曾經最恨之入骨的那種劇情,你竟然也參與了演出?

其實,人生就是一個練習去看自己的黑暗與恨的過程。

當你在那個曾讓你受苦的劇本裡「嘎」了一個角色,才會知道,原來愛情裡的第三者和劈腿者,也有他們各自的甜蜜與美麗,也有他們的故事,也有他們,不可取代的部份——然後透過內心的矛盾、對自己的不解、對他的渴望當中看見:原來愛裡的每一個人,都曾給出美麗而珍貴的青春。(推薦閱讀:一首歌一種愛情記憶:世界不管怎樣荒涼,愛過他就不怕孤單

第三者心裡的四個自己

只是這個角色還是辛苦的,因為第三者是沒有「位子」與「日子」的,你只能像小王子裡的狐狸,靜靜等待他的到來,卻不能主動聯繫;你只能從他的「親愛的」、他的「我愛你」、他為你寫的歌裡感覺到被在乎,但越是沉浸就越是罪惡,因為你知道他最終不會是你的。你內在有好多個聲音:

  • 我好愛他:我們之間這麼多溫暖關心的回憶,那樣的一見鍾情是如此真實,我很清楚我與他的感情並不是上一段愛的複製。
     
  • 我想看透他:其實冷靜來看,他不過也就是像前男友、爸爸一樣的爛人,可是我就是看不破,或者說,我就是沒辦法放下。
     
  • 我好爛:我怎麼會變成別人最痛恨、條件最差的第三者?(熊按:不過,第三者一定是條件差的嗎?)
     
  • 我沒有那麼爛:我只是單純把我的愛給他,也沒有要介入打擾,所以我謹守本分,靜靜等待。而且,為了不變成那個「橫刀奪愛的第三者」,我選擇告訴自己:「我最終不會變成你的誰」不打擾,變成你最深的溫柔,卻也將這樣的自己,卡進這份深裡。

 

「我們不是曖昧、你也不是小三,我們只是互相照顧。」

你多想看透這甜蜜的毒藥,但你又很開心他的生命因為有你沐浴在光裡。

於是你跟自己說:愛不是一種佔有,而是為了能看著他,因為你閃爍。於是你不求忠心、不求婚姻,因為在最美的青春相遇,這份緣本身就變成了一種愛的必須。

這是一段「借來」的感情,因為是「借」的,所以遲早要「還」;因為是借的,連向前一步都顯得過於貪心;因為你不想變成你曾經恨透的那些 bitch,所以你選擇成全;因為你終究不是他的誰,所以你沒有權力說些什麼來獲得安慰。

你多希望可以無理取鬧,總希望可以像他女友一樣有求必應,但你知道那些要求都太多了。借住別人家,總不能還要嚷嚷想吃鮑魚龍蝦吧?你不想鳩佔鵲巢,所以你把他們的時間留給他們,但你的時間裡,不論他在不在身邊,他都在你心裡面。

這是一場沒有未來的愛情。但也因為你的愛沒有明天,所以每次的靠近都讓你無法放下——在還給她之前,能不能再留給自己一秒或一天?

與內在對話的訪問

最後,你用了 3 個「明明」,所以我們特別來到明明所在的老舊公寓,採訪一下明明本人(這年頭收點播還要自帶記者證 XD)。

熊:「聽說小可很在乎你的想法,不曉得你怎麼看?」

明明(十分生氣激動):「本來就不應該介入別人的感情阿!想變成她爸媽那樣嗎?她想變成前男友車上的 bitch 嗎?她知道東窗事發時,她仍然會被丟下嗎?她到底懂不懂?為什麼不狠心一刀兩斷呢?為什麼要冒著最後會受傷的風險呢?」

熊:「感覺你很怕她受傷?」

明明(態度軟化了下來):「對,我很怕我們受傷。我想保護她,她已經死過 2 次了,一次是小時候發現爸爸背叛、一次是得知 Bob 暈船,我不想再讓她受傷了。」

熊:「我明白你很想照顧她,畢竟你們一起走來受了這麼多苦,不想再把自己弄碎了。可是,會不會對現在的她來說,不勇敢去愛反而才更受傷呢?」

親愛的小可,我想邀請你進行接下來的訪問。如果把記者證交給你,你覺得明明會怎麼回呢?你又會想問明明什麼呢?

心理學 OK 繃:第三者的心理歷程

為何明知危險,卻又分不開(莫非像是睡前的洋芋片,明知會胖還是停不下來)?大陸學者张勤国(2010)曾對 795 名大學生進行調查,他們想知道什麼樣情況下(例如家庭貧困、工作關係、被脅迫等等),我們會「甘願」當小三?結果發現「相見恨晚」是第一名的原因,73.2% 的男生與 50.6% 的女生會因此而當小三,或許曾經錯過,如今再難也要好好愛過。

卜怡凌(2013)曾對 3 位 18 至 35 歲成年女性進行深度訪談,歸結出第三者的心路歷程:

  • 「這樣做,對嗎?」:與對方相處的心理經驗。例如致命吸引,情感陷入,明明知道這樣做不太好,但是還是無法抗拒等等。
     
  • 「他真的在乎過我嗎?」:面臨一些內在的掙扎與衝突。為什麼我要這樣做?如果沒有他我可以過得好嗎?我到底是他的誰?我該離開或放棄他嗎?各種情感或身邊的壓力累積,面臨自我概念的動搖、腳色的不安等等。只是這些不安與痛苦,也可能在對方的一句安撫或擁抱之後。就暫時「飲鴆止渴」了。
     
  • 「或許我們只是各取所需」:產生一些「自我覺察」。認清自己在關係中的角色、重新找回自我、從這段關係中學習到一些,也成長了一些。

說穿了,小三只是「不能擁有,又不甘失去的人」——以前我一定會這樣想。但在小可的故事裡,更貼切的或許是:這個小三的角色體會,其實是和那個小時候受傷的自己、與 Bob 交往時憤恨的自己、與那位「明明」,重新修好的機會。(推薦閱讀:《打不倒的勇氣》阿德勒心理學:接受現在,也原諒過去的自己

當你終於能轉身面對陰影,不和他對立,好好地擁抱他,你也終於能好好地擁抱那個傷痕累累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