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的「女性主義」是什麼?「打擊」男性特權、徵求女性「福利」?如果以這些字眼來說,那也許在許多人心裡女權人士就是可怕的權利狂。從 instagram 的標籤活動:「我不需要女性主義」,發現越來越多人對「女權」提出不同的聲音,女人迷想要和大家討論這個問題,我們也許不是某種大眾想像的女權,但是,我們捍衛的人權價值不變,今天,我們要一起拿回女權主義的名字。(什麼是平等?

我們知道,十九世紀就開始有許多「女權主義運動」在為女性爭取平等地位,然而,最近在 instagram 上出現了一個延燒的「hashtag # i am not a feminism」運動,這些女人說,「我們不需要你們所說的女權主義。」聽起來很奇怪對吧?他們厭惡主流的女權運動,認為許多偏激的女權主義已經影響他們身為女人這件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運動產生?(了解女權發展歷史,千面女性情慾:學術圈、社會運動與大眾文化中的女性情慾

f4c128fa75b8c3494def46383b24af2f.jpg

《時代雜誌》曾訪問在很多電影裡飾演堅強女性的演員謝琳·伍德蕾( Shailene Woodley )是否認為自己是女性主義者。伍德蕾說。「不是,因為我愛男人,我覺得『讓女人掌握權力,讓男人遠離權力』這種概念永遠不會實現,因為你需要平衡。」由此可知女權主義已經被冠上了「提升女人價值等於打壓、貶低男人」的符號,在很多名人眼裡,「女權主義」也是他們敬謝不敏的詞彙,因為每當他們發表對女權的觀點,要不是受到男人的唾棄、就是受到女人的抗議。女權主義有許多流派,其中或許有社會不能接受的偏激理念,但是,這並不是全部的女權主義者,當女性站出來對抗不平等時,卻又落入另一個不平等的指責,藉由 instagram 的照片標籤運動,我們發現越來越多女人拒絕別人認為他們是個女權主義者,我們來聽聽他們口中的「女權主義」是什麼模樣,同時也思考,女權在你心裡是不是也貼上了這樣的標籤?(帶你看符號中的標籤:當「正妹」變成負面標籤

 

女權主義否定男性特質?

s3.amazonaws.com-policymic-images-e99404bc9d3f21f4fc5a7b4e7bf9505f2a346485249ecf11d873c96e5eb5f7f4.png

誰說女人不能關心國家大事?

人們常常以為「女性主義者」倡導的是女性解放,不論是女人在生活上應該被平等對待、或是女性身體性愛的自主權,這在某些男人眼裡可能解讀為,這些女人,要不就是愛自己的身體、要不就是只想走出家庭,他們甚至覺得我們就是厭男的老處女、蕾絲邊,當然,處女和蕾絲邊對他們來說可能也是一件很嚴重的事。事實上,我們要求的是,活著,我們沒有比任何人少做些什麼。

我們關心政治、關心社會上微弱的呼救聲,我們主張的平等不只是男女間的平等,這世界上還有很多獨特的人存在,跨性別、同性戀、異性戀、酷兒,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男人和女人,因為想要拿掉這張二元對立的男女標籤,我們一直在努力著,除了關心工作,當發生不公不義需要走上街頭時,我們也很勇敢,當政府、國際激烈鬥爭,我們知道誰是那些利益下的犧牲者,別再說國家大事是男人的事了,這些我們以為是男性特質擁有的特徵,也都是女人很重要的事。(一樣是工作,也有男女之分?原來妳不是這樣,女性領導者的真面目

女性主義宣揚不要定義女人的身材,等於叫男人不要讚美女性的外表?

s3.amazonaws.com-policymic-images-501561307af1c9c8fdb34919a15bccf90262060798b768a2a9d8f2b2fb7b6ba0.png

沒有人不想被肯定美麗,對吧?

女性主義打擊男性獨斷對女性身體凝視的霸權,認為「男性的凝視」是使女性身體成為商品的兇手,這種被觀看的動作使得女人的價值似乎取決于她的外表、而非她的個人特質與內在情感,於是慢慢的女人的身體也做為一種可以被估價、販售的商品。這麼說來,女性主義者似乎拒絕男人的觀看以及對我們外表的評價?我曾聽過有個職場上的女強人,她說與其說她漂亮,不如說她有智慧,這更讓她感到開心。(推薦閱讀:請你們,把我們的外貌還給我們

是的,我們歡迎所有男人來稱讚我們,但我們希望你們不只有一種看待我們的方式,同樣的,我們不只看你身材是否精壯、有沒有人魚線,我們也想看你頭皮下的東西有多少,我們想像如果有一天,全世界的女人都認為有六塊肌的男人才是帥哥,這種「女性霸權」,男人們受得了嗎?(妳是獨一無二的:女人,不只有一種樣子

下一頁看女性到底是不是社會上的弱勢?

女權主義使女人扮演一種弱勢的角色?

s3.amazonaws.com-policymic-images-c32df70ccb796772169c393542b97e1d899b389d2ff5c4f7cefae4f06cd53282.png

女權主義是一種積極爭取所有價值可能的文化,並不是一昧被迫害的族群。

當我們批評這個社會結構與體制,大喊著拒絕沙文主義的男人進入我們的生活時,想想是為什麼?因為我們知道女人長期以來受到壓迫,我們知道世界還有很多的不公平,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就是永遠的受害者。

「女權運動」已經蓬勃發展了幾十年,卻常常受到男人的反感,這是為什麼?是不是「女性權益」傳達給世界的概念錯了,還是世界仍然覺得「女人應該要有的權利」很荒唐?我們想說,女權主義是一種「主動出擊」,我們要求的是我們原來就應該擁有的東西,就像一個人必須吃飯睡覺一樣,女人也一定要擁有對自我價值的滿足,所有女人都應該採取「主動出擊」,妳們的人生,要自己去爭取,別在妳活了三十幾年不幸福的婚姻後,妳才說:「都是男人毀了你的青春。」女權主義者不是大家口中的受害者,現代的社會儘管仍有許多弊病,但感謝前人的努力使得大部份的我們已經活在一個思想較正確、風氣更自由的環境裡了,我們已經有更多空間可以得到平等的生涯發展,這時候我們就不應該再畫地自限,我們必須相信自己,可以成為一個打破更多規則的女人。(不要做永遠的受害者:太陽花女王與黑紗女:父權社會共犯結構與主流女性主義的侷限

女權主義不希望女人只是個家庭主婦?

s3.amazonaws.com-policymic-images-94621e63924e4d482386ce895de9901644f54c3766f00017452602f6d68ecf62.png

我們希望每個女人都能成為他們期待中的自己。

並不是每個倡導自由的女性都是女強人,我們也不認為女人只有進入職場,成為一家企業CEO或是進入全球富有500強、擁有自己廣闊的職場人脈才是一個成功女性。難道她們留在家裡做個相夫教子的好媽媽就是個失敗的傳統女性?錯了,我們認為,每個女人都有主權去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

「你想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是男女通用的,那種「家庭主婦」的觀念已經被更新了,同樣的,我們也應該肯定所有女人的選擇。我曾聽過一個在科技公司擔任高層的女性朋友說:「我的夢想就是嫁個好老公,工作回家時可以跟我的小孩一起看童話故事書。」女性主義者不需要另一半,因為她們堅強又獨立,這套想法也該更新了,這個世界,因為有愛才美好,我們不應該再否定任何「愛」存在的可能。(聽聽新女性之聲:家庭主婦的時代來臨了!

女權主義老是在要求特權?

s3.amazonaws.com-policymic-images-7c8432b0399e0a40b037ccbe9e954d69179a8882339518c3496aab49521eafcc.png

仔細想想,我們要求的真的是特權,還是一個身而為人最基本的生存權利?

政治投票權、女性工作權、同工同酬、在運動隊伍裡為女性保障名額、產假,這些都是粗略的大眾認為女權主義者為女性爭取權益的印象。當企業因為女性的聲音而做出條例保障「企業女性名額」或「孕婦保障工作權」,此時不免又有更多冷言冷語說:「她在工作能力上也沒有我好,不過因為她是女人。」我們在想,除了條例,我們應該知道的是,女性應該擁有一個身而為人的「工作權」,不是因為我們是女人,而是我們是一個人。(妳應該知道:妳值得更好的薪水,大聲拒絕同工不同酬

他們可能認為這是對女性權益的「福利」,事實上我們認為這樣的字眼也是不對的。我們認為我們要求的權利不是特權,這些不是我們本來就應該擁有的嗎?這些偉大的女權主義者並不是在為廣大女性製造福利與特權,他們想說的是,如果要談工作,我們也能做的很好,這些名額保障並不是給女性「一個機會」,只要有一天還有「福利保障」的存在,就說明,那些可怕的父權印象還是深深烙印在我們每個人腦海裡。

下一頁弭平兩性的權利戰爭

女性主義根本是一種「女性霸權」?

s3.amazonaws.com-policymic-images-9a5dcd444548717ab60fd4426ae31a30f0667856e48bba72a566872f97c9bf88.jpg

我們其實並不想獨斷這個世界,我們想說的平等是更廣闊的。

前面有提到,如果有一天,這個世界看待男人的標準是你非得要有六塊肌才是帥哥,那男人們會怎麼想,這就跟現在我們認為女人要如何瘦才是美,胸部要和腰的比例怎麼搭配才是性感一樣。我們並不是透過這一系列的「女權運動」來爭取一個母系社會,也並非要踩扁「父權」來獲得女人在兩性歷史上的勝利。(你會喜歡:不修圖的廣告,還給女人真實的樣貌

「性別平等」不是遊戲、更不是戰爭,我們並不想落入男女二元對立的窠臼,我們想說,平等,是存在於萬物間的,為什麼女人要尋求著「權利」這條線發起兩性平權?為什麼同志要尋著「家庭」這條線來發起多元成家?我們不想推翻什麼,或是替這個世界改頭換貌,但是對很多人來說,「標籤」無時無刻都存在,我們以為的「正常」是什麼?這些標準的確都依循著古老傳承下來的道德而存在,但是,我們確定那是對的嗎?如果你也知道這是不對的,你應該懂我們並非是一群女性沙豬。

女權主義政治化我的性別?

s3.amazonaws.com-policymic-images-e7718b49cb81b97d2d3325502ad21e2e6eecd3c2b173a3916fa7fc968e1985f4.jpg

什麼是政治化?在這裡指的是將「女性身份」看作一個社會問題,當我們把這個問題拋向大眾,引起社會、文化、經濟、環境的關注,而被視為一個「議題」。

事實上,我們並不想做為一個議題,但是在社會對話中男性的潛在優勢已經成為了一種默認值,當有個女人「像男人一般」談論起政治或經濟,我們就會將焦點放在「她是女人」這件事上。我們以為女權主義者積極的要求女性在社經地位上的立足點,其實,當我們非常努力到達了自己的目標時,我們並不想別人用:「喔,是個女人啊。」這樣的態度看我們,因為,我們的努力並沒有比任何人少,也並非因為是個女人,政府為了摸順「女權主義者」的毛,而讓她們站在今天的議會。(推薦閱讀:道歉了,然後呢?將性別霸凌逐出議場

20120517035226161.jpg

我們想分享《沈默的羔羊》中的其中一顆鏡頭,電影裡聯綁調查局少有的女性探員,在進入電梯後所有男性都用懷疑的眼神偷看著她。這個畫面也標示出女人在地位上受到壓迫的處境。故事裡這個女探員因為女性的身份在追案時多少遭受不平等的待遇,這就是性別政治化,「因為妳是女人,所以妳在這份工作上似乎跟我們不太一樣。

這是1991年的電影,而現在是2014年,認真想像,這樣的問題依然存在,雖然我們知道現代社會很多情況已經慢慢改變了,大多數女人也越來越勇於拒絕壓迫、大聲站出來說出制度上的弊病,可是我們也懂,我們不只需要單方面的批判,我們需要更多出口,去理解萬物的處境,不單是針對身為女人這件事,我們要相信,這個世界值得我們更好。

看到這裡,我想你應該懂其實我們想說的是,我們不是大眾想像的女權主義者。並且,如果女權主義已經被文化浪潮沖刷成另外一種模樣,我們應該回想什麼是我們要說的價值?

身為女人,妳真的對自己在性別上的處境沒有感受嗎?即使如此,也不要否定女權運動長期發展的血路,此刻我們能活在一個使你對你的性別處境沒有太多抱怨的社會,你的先生尊重你找到自己的職涯興趣,你的家人支持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這些我們覺得很理所當然的事都是在女權運動中成長改變。是的,我們也許愛男人,也許是個家庭主婦,我們也是個女權主義者,我們想說的不是女權一昧壯大,而是人權,女人們,勇敢拒絕這個世界給我們的不公平標籤,拿回我們的女權吧!

 

 

參考資料: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