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絮12伶」與「用力12零」的相關討論,從詠絮12伶看單一的美女想像詠絮12伶的語言性別問題用力十二零的反思:多元性別是什麼?,每一個討論都拓寬了我們對於性別的認識與理解。聽聽作者 Jeffrey 的看法,在名伶與名零的爭議背後,性/別不是壹和零那樣絕對,性別氣質、性取向也不是。

關於台大杜鵑花節大使風波已經有很好的討論,在這些同溫層裡,除了認為主辦活動者可笑與無奈外,更有創辦「用力12零」以「零」戲謔「伶」,在一遍讚好聲中,也有一些其他的聲音出現,這篇想簡單獻給那些不同的聲音。

你可能認為自己好像無法分辨「用力12零」與「詠絮12伶」除了「取悅對象不同」以外有何差別;你可能覺得,坐在電腦前看著「名零」而笑,就好像看著《康熙來了》,不覺得這樣是比較有性別意識的。(推薦閱讀:

沒關係,這樣的你其實不孤單。很多人可能也這麼想,只是在政治正確前沉默著。這篇不是要去界定你對或錯,而是想請你先拋開你的立場,一起重新思考這起事件。

伶與零/只是「取悅對象不同」嗎?

從異性戀者的觀點出發,伶與零是很明確的生理性別(sex)差異,很多異性戀者會自然地從性別氣質去判定性取向(也幾乎是唯一的判定準則),那麼這裡我們先簡單的問:當我們說伶和零取悅對象不同,那麼「誰(預設)被取悅」呢?伶之於異性戀男性的話,零呢?是異男、異女(腐女?)或男女同志嗎?(推薦閱讀:

但不管取悅了誰,重點在於用「惡搞」去喚起性別意識,讓大家質疑那個主流的問題──也就是,性別氣質、性取向與生理性別不是一致對應的身體在社會存在的事實經常沒有被正視。這裡再加以引用小盛的回應補充:

 

我想一個很主要的點是大家都是抱持著玩笑惡搞的心態,加上捨棄掉一點點(好吧,可能不只一點點)羞恥心才會同意把照片刊上去,那根本無法成為某種正向的、能拿出來說嘴的「頭銜」或「代表」身份吧(在圈內真的有人會覺得「好想成為12零!」嗎....)(再說,登上去的照片,也沒有強調什麼人魚線阿鬍渣阿腹肌粗大腿之類的吧)。每個人的文案強調自己的,都是不符合社會觀感的性別氣質(例如生理是男生但故意要說自己是女生等等),也沒有刻意展現陽剛氣質(如我好man、好勇敢),這也說不上是服膺同志圈內的「主流」啦。當然不是說這是多進步多基進的行動,但就是一種小小的反抗或惡搞,去突顯出主流選美那種活動的荒謬。

 

這段回應已經清楚說明「用力12零」惡搞「詠絮12伶」的意義,詠絮12伶或之於社會裡的異性戀男性,其典型、單一的女性形象問題,其他文章已經講的很清楚,這裡不贅述;用力12零在「惡搞」的意義上,並不只是「異性戀之於同性戀」或「女性之於男性」,惡搞玩弄的元素,並非同志文化裡的主流(陽剛至上),而是「偽娘」──借異性戀社會的語言來說,「同志」是「性別氣質不符合期待的男性」,所以「偽娘」都可能被高度質疑其性向(並且是貶抑的),這也恰指出隱含在社會裡的父權結構(有哪個異性戀男性喜歡被稱娘或偽娘?即便同志族群裡,「娘」都成為「非主流」,不過此「非主流」形象往往成為異性戀「指認」同志的指標,這也成為同志群裡爭辯的課題)。(推薦閱讀:

無論是對詠絮12伶的批判,或是用力12零的惡搞,在這個意義上都很清楚的並非在「取悅對象不同」(反倒會這麼說是因為站在父權的角度來思考,對性別的認知過於單一),而是突顯出性/別和性向,都不能夠只以二元的方式看待,要能夠「看到」、尊重各種多元性。性/別不是非男即女,性向也不見得是非異即同,各種可能性所創造出差異的性別氣質和身體,我們究竟能不能正眼去看待?

到底什麼是「性別意識」?

女性主義很複雜,不同流派也對我們所身處社會的議題有不同觀點。如果扯上同志就是進步的、就是充滿性別意識的,那我只能說恭喜,大家真的都可以很輕易地成為進步青年。

性別意識簡單地說,是吾人是否具有解構(隱含的)性別刻板印象的能力,不同流派的女性主義,也都希望拆解父權結構,讓多元的性/別能夠自在地在社會裡,獲得相同的(法律的、社會的)地位、機會與尊重,初入門的話,筆者很推薦閱讀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看看。(推薦閱讀:

跟同志有關就必定是進步的、充滿性別意識的?

最後,無論是這篇討論的用力12零,或者每年同志大遊行後都會被拿出來討論的議題,例如遊行主旨是爭取什麼權力、參與的人怎麼穿(生理男能不能打扮中性陰柔;生理女可不可以打扮中性陽剛)、遊行的標語寫什麼(社會觀感怎麼看),這些討論和爭辯的意義都在於拓展出社會更多元化的想像。

絕對不是說,「跟同志有關的就必定進步」,事實上從那些爭辯裡,也會看到許多不具性別意識的言論,即便具有同志身分,也不見得就是有性別意識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如用力12零或同志遊行中的女性裝扮,多少都會出現「別這樣,不要讓社會覺得同志都很娘好嗎?」的聲音。更遑論某些惡搞說,要異男A去跟一個男性交往,就會成為有性別意識的人,實在荒謬可笑。

性/別不是壹和零那樣絕對,性別氣質、性取向也不是。不是非男即女、非異即同,很難絕對的置放在二元中。

下次不妨在評論這些之前,想像一下我們想要的「進步的社會」有的性別意識是什麼?到底什麼樣子是進步的?如果,我們的社會對於不同性別氣質、性傾向的想像是單一的,對於多元性別的出現仍然遮遮掩掩、仍然會抱持著訕笑的眼光,那麼這是我們要的/你要的,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