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月,女人迷與 TAAZE 一起談談惡女。你想像中惡女總是十惡不赦?讓我們看看惡女如何談她們在父權出軌的人生!自古以來惡女被列為邊陲,不守三從四德的女人會被打入冷宮,不守家庭道義的女子被列入悖德惡女罪名。惡女的對立面站著聖女,彷彿骯髒呼應純潔。什麼是惡女?我們要把一缸子女巫女妖善男信女的對立打翻。(同場加映:

惡女的惡,來自不服膺、定義自己的道德;惡女的惡,是超越與突破,不怕在失序裡尋找秩序;惡女的惡,來自成為自己最終的善。

法國女作家沙崗說過:「幸福,是我唯一的道德。」幸福該是善良的,手段不一,如果百年以來的父權社會告訴我們這是惡,那就惡的徹底。與你分享十個古今中外、現實裡外的惡女。

缺陷讓我完美:Lady Gaga

「不管我穿什麼衣服、畫什麼妝,我的本質永遠是我。」
Whether I'm wearing lots of makeup or no makeup, I'm always the same person inside.

 

我們喊她女神卡卡,她稱自己的歌迷小怪獸,因為沒人比她懂成為自己需要多麽不顧一切的古怪。Lady Gaga 因為性情與打扮「不一樣」從小被霸凌,同學們喊她蕩婦、怪咖。現在,Lady Gaga 賦予了「怪獸」新的意義。「我深愛著缺陷。」她總是這麼說,缺陷,就是她生來與世界共處的方式。

Lady Gaga 是不管世故的惡女,她穿著鮮血淋淋的牛肉裝反對政策、她露出陰毛拍攝雜誌、她凳上朝天高的鞋,告訴全世界的女人,只要你敢你就能站得高;她褪去所有厚重眼線眼影,用一張真實的面孔說,我從來不為鎂光燈服務。(推薦閱讀:

我愛你,與你無關:張愛玲

「我愛你,關你什麼事?千怪萬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


(圖片來源:微語綠)

我們總認識張愛玲的高冷,她字裡行間都是熱愛世間的百態。否則,她不會連一串人龍、一陣雨、漏水聲,都錙銖必較。許多人說,不要活成張愛玲這樣的女子,哪怕有才華四溢,卻為一個男人低了世界。

可是我想張愛玲的好,就是她無悔。惡女不怕慾火焚身、惡女是明知紅塵險惡還要投身、惡女是撇了心眼透徹地愛一次。歷史上我們終於初次認識一個女作家,沒人會再喊她閨秀名媛,張愛玲三個字,就是她的標籤。(延伸閱讀:

做個疼自己的媽媽:野原美伢

「聽老婆抱怨,是做老公的義務。」

《蠟筆小新》裡的野原美伢很喜歡在家裡邊做家事邊當千頌伊,掃帚當作麥克風,客廳就是舞台。她永遠不會是「完美母親」,她喜歡趁老公不在自己去泡溫泉享受,給丈夫小孩便宜貨、自己卻買昂貴大衣跟用不到的減肥產品,她對現實裡的帥氣男子充滿性幻想。

野原美伢帶著超容易失控的兩個孩子,總是能自適地陷入自己的白日夢;小新喊著歐巴桑,就一陣拳頭要人稱她大美女。如果你說家庭主婦不會是惡女,那該重新看一次《蠟筆小新》,誰說媽媽一定是完人?美伢是這樣的女人,心靈會出軌、偶爾討厭自己的小孩、想偷懶的時候就偷懶,一面當孩子一面成為一個母親。

我寧願當個婊子:瑪丹娜

「我並不想要男人的那一根,因為它已存在於我的腦子裡,那一根不一定要長在雙腿之間。」

很多人說她是解放女人先驅,她作風浪蕩不羈,說過:「我很堅強、我對實現理想有強烈決心,而且我完全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如果這樣會讓我像個婊子,那就這樣吧」。「敢曝」一直是她的表演形式。她自我鬆開衣釦,要女人正視自己的情慾。這樣的性感尤物,讓更多女人拜倒在她的裙下。

也有人說瑪丹娜取巧,聰明地運用了父權下的凝視規則,反轉為自己的優勢。有人稱她「人類性革命的旗手」,就有人說她是「傷風敗俗的女人」。無論如何,娜姐可是狡猾又可愛的女人,一如她踩著美國文化工業、帶著女人的下流情慾往上爬。

人性一起互相殘殺吧:森口悠子

「就算世界的法律可以保護你,我也不會原諒你。」

電影《告白》松隆子飾演一位為愛女復仇的老師,她精心策劃一場精密的殺人計畫,一層層割開人性的脆弱。整部電影中,森口悠子冷靜沈著得像個完美的謊,她的聲音那麼溫柔、表情那麼平靜,可是她的復仇比誰都決絕:「如果你是邪惡的,那我又何必提醒你只是個孩子。」

結局最後,森口悠子不必「從良」,也不用從原諒的儀式裡進行解放。她惡的多麽乾淨,徹徹底底地以愛之名,捍衛那個死去的孩子。(推薦閱讀:

一代酒徒:李清照

「酒意詩情誰與共,淚融殘粉花鈿重。」

聊到惡女,別忽略自古以來少數名留青史的女詞人——李清照。李清照從小跟著父親出入社交場合,自然培養了識大局的能力。她好賭,曾以〈打馬圖經〉推崇賭博喜好。她也嗜酒,著作五十八首詞,其中二十八首都提到酒。

李清照在情場大膽率真,在文壇也狂妄,曾以《詞論》把北宋當紅詞人批評一輪。我們不該只認識李清照的「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在那年代,一介女子闖蕩江湖多不容易,她不拘泥名門女子的三從四德、守節盡孝,寫作風格表現出強烈的自我意識,才華橫溢又疏放不羈。讀李清照前,讓我們溫壺酒先。

赤裸地行走世界:小野洋子

「請不要阻止我成為自己的方式,感受我的能量或者閉嘴。」

認識小野洋子,褪去她是約翰藍儂妻子的身份,小野洋子一直是國際舞臺上重要的實驗和先鋒藝術家。她喜歡在藝術裡製造質疑,打破人們慣性思維、要人重新思考世界。小野洋子行為藝術《切片》要眾人剪開她的衣服,展現赤裸。她說:「剪開我,把我衣物的碎片送給你愛的人。」

一直以來,小野洋子以和平為名行走,今年的她 82 歲了,依然竭力藝術創作、舉辦展覽。在許多日本人眼裡,她作風大膽,對她來說,她只是成為自己而已。(推薦給你:

用情慾書寫人生:莒哈絲

「我就是一個作者,就這樣,超越女人這個角色的天賦異稟。」

法國文學裡除了西蒙波娃,還好我們有莒哈絲。她連署墮胎合法、她談著忘年戀、勾勒女人情慾。莒哈絲是活到老、費洛蒙都不曾停止纏繞這世界的女人。以《情人》寫自己的少女自傳,一絲一絲剝開女人高潮的核心。與狂戀仰慕她的同性戀情人度過晚年,近乎佔有地把愛情溫存至最後一刻。

莒哈絲拍起電影,人人說難懂,她不屑地回應這電影是為自己拍的、不服務大眾。晚年的莒哈絲沈迷酒精、甚至酒精中毒,依然不影響文學地位,率性頹廢的一生塑造了她成為傳奇女作家——一個從來只為愛情裡的躁鬱活著的女人。

女巫犯了誰?汪綺

「我就是女巫,為什麼讓社會焦慮?」

汪綺因一首歌爆紅,當網友留言怒嗆她的身材,她回了一句:「我不徵男友。你不需要『挑』我,我不是物品。我不暖你的床,所以你喜不喜歡我的體型跟我毫無關係。」。汪綺的身體與形象引起關注。她說自己不合時宜,存在這個厭女社會裡,就是要做坦蕩蕩的自己。

她批判先入為主的父權宰割、展現自己的身體與慾望:「女人就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被崇拜、被優待,但只要觸怒了某種界線,你就會瞬間從女神變成女妖。」女人只能成為被慾望的存在?汪綺覺得這世界說的那種美麗,矚目的太殘忍,她更要專心的凝視自己。(同場加映:

蕩婦何罪之有:楊雅晴

「我就是喚起大家心中的蕩婦,邀請大家跟我一起當一個自在、快樂、坦蕩蕩的蕩婦。」

《百吻巴黎》作者楊雅晴在 TEDxNCCU 現身說法,女人握有情慾為何會讓社會如此焦慮?好多人為她辯解這是藝術而非情慾時,楊雅晴說:「我覺得很尷尬,好像我如果帶著一絲情慾去親這些人,我的作品就髒掉了,然後我這個人就髒掉了。但是,怎麼可能沒有情慾?」

楊雅晴在今年登記結婚,這個社會假設的「妖女」貌似「被收服」,她卻回應誰說不婚的人生是次等的?婚後的她依然是蕩婦。楊雅晴結婚了,她沒有被誰收編,依舊是那個原來的她。有人推崇她是少女情慾教主、有人說她淫蕩,我們知道,她只是盡自己所能,誠實地擁抱與親吻。(推薦閱讀:

惡女至此,或許你腦海中浮現更多女人形象,或許你壓根不想成為惡女,或者你覺得自己沒那麼「解放」。只是,希望我們都從「惡」的內疚與罪惡感中走出來。純潔不是誰的使命,你無須做一個「理想好女人」。如果你很怪,請珍惜你的獨一無二;如果你很魯,就放縱享受快樂的失敗;如果你很惡,就讓我們愉悅逾越。

惡女講座現正熱映

由 TAAZE 策劃,女人迷共同主辦的五場講座,從二月到四月,楊佳嫻談惡女的巧笑倩兮,馬欣x陸君萍細看女性酷偶像的惡女符碼,楊雅晴以惡女姿態談獵豔巴黎,施舜翔爬梳摩登女子的陰性神話,黃建和談出版社的惡女實踐,五場秒殺等級講座,我們為女人迷讀者保留了五個確認入場名額!(據聞楊雅晴與施舜翔的場次都已經瞬間秒殺)

活動方式請見如下

  1. 以公開方式分享文章(請點擊此連結分享)
  2. 快速填寫表單(點此填寫表單

活動時間:1/19-02/10(提醒:兩個步驟都要完成才有機會抽中講座場次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