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結束艾美獎精彩的人權時刻,我們開始期待一個更具流動的好萊塢、更多元的影視工業。一起聽聽好萊塢女星茱莉安摩爾、安海瑟薇、凱特布蘭琪、凱莉墨里根的性別宣言!(推薦閱讀:

今年艾美獎頒獎典禮上主持人 Andy Samberg 不諱言好萊塢種族歧視與性別不平等現況,陸續得獎人也都開口討論 LGBTQ、種族議題。好萊塢可以說是最主流的影視工業,作為一個指標反映的不只是歐美現況,更是當代生存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我們值得思考的事。(延伸閱讀:

南加利福尼亞大學今年8月公布的了一項報告指出從2007年到2014年,美國票房居前100位的影片中出現嚴重失衡的性別現象。

  • 女性只佔正式角色的 30.2%
  • 40歲到64歲之間的女性角色只有19.9%
  • 由女人執導的電影只有1.9%

以上反映了影視圈崇尚年輕、自創神話形象的父權結構。其中又只有19%的角色是女同性戀、男同性戀或雙性戀,沒有跨性別者。顯示我們世界的主流電影維度缺乏性別流動與家庭想像。我們從觀影經驗取得認知世界的途徑,若故事永遠只有一種版本、一種英雄,自然觀眾的想像愈趨貧乏,我們認知的的世界觀愈趨同質化。(推薦閱讀:

紐約時報針對性別議題訪問了好萊塢女星,請他們聊聊目前如何看待好萊塢的性別現象。其中茱莉安摩爾今年主演《扣押幸福》參與同性戀劇本、安海瑟薇在《高年級實習生》飾演一個有權的職場成功女性、凱特布蘭棋在《Carol》上演耐人尋味的女同戀愛,凱莉墨里根則以《女權之聲》強悍亮相。(同場加映:

接著就讓我們聽聽女星眼中的好萊塢性別現象。

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 )

「我是一個特別幸運的人,在事業生涯中與那麼許多優秀導演合作,所以我不想抱怨什麼。每當人們提出娛樂產業存在這樣的問題,我總會說:『等一下,這是我們整個文化的通病。』但是有時候我在讀某些劇本時,的確能發現裡面只有寥寥可數的女性角色。這不是我生存世界的真實模樣。偶爾我的一天裡,只能看到我丈夫和我十幾歲的兒子,但大多數日子,我去上瑜伽課、我去好姐妹吃午飯、我和我的女經紀人在電話裡談事情。所以我們的電影世界怎麼可能只有一個女人呢?」

茱莉安摩爾直指電影應該更理解現實,好萊塢電影喜歡塑造英雄,女人時常只是完整英雄的存在。女人被功能化、被賦權為電影裡的愛情角色,往往失去自己的性格,單一而平板。然而觀看電影的群眾在近年有女性略大於男性的幅度改變,也因此我們開始有了《黑魔女》、《飢餓遊戲》、《冰雪奇緣》,我想更多人都開始意識到,用來服務女性的故事不僅是愛情,人生從來不單純,我們需要更多電影,寫下女人的版本。(你會喜歡:

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

「我確實認為,這個行業、甚至是大多數行業都有這樣的意識形態——那就是女人沒有失敗的機會。看看有多少東山再起的男導演吧,假使他們的電影沒拍好,8到12個月之內他們就能捲土重來,這個市場支持他們這麼做。雖然我們也有女人執導的電影,一方面你應該為此慶祝,但是另一方面,作為一個女人也必須承擔『這部片子能成功嗎?』的壓力,所有人都拿著數字衡量他們,我想這會影響女人創作的能量與勇氣。」

凱特布蘭琪點出女導演在影視產業的困境。無論是好萊塢或台灣片場或許都有這樣的性別現象:女人在片場總被當做演員、秘書或製片助理;當某個演員或導演特別出色,他們會說不過靠陪睡才能上位;墨西哥女演員 Salma Hayek 曾說:「在這個行業男主角對女主角的選擇有決定權。」女人在影視產業的角色無論在上下游的哪層,都有許多期待被改善的地方。

凱特布蘭琪也談女人之所以時常被排除在主流電影外,是因為我們還沒有一套「有共識的文化」:「以女性為核心的電影通常都是小成本,但如果你好好看這些片子,會發現它們都是非常棒的題材。我們對它們沒有信心是因為傳統影視市場統計數字並不把影片的進步與多元趨勢考慮進去。」(推薦閱讀:

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 )

「多年來我一直告訴自己,我沒有因為自己是女人而受到特殊對待。我想也許我一直這麼說,這樣的事就能成真。我希望這是真的,但我知道並非如此。」

即便是好萊塢甜心安海瑟薇,她在電影《高年級實習生》時透露隨著年齡也慢慢成為她在好萊塢的障礙,確實感到不小壓力:「我實在很不想承認,但這是真的,親自找上門的角色越來越少,而且競爭更加激烈。」。(推薦閱讀:

她說自己無法抱怨責難,畢竟自己也曾從中受惠。「當我在20歲出頭時,我也曾收到扮演50歲角色的邀請,現在過了30歲,我有時會想『為什麼那個24歲的演員能夠得到角色?』但我同樣有過那樣的24歲,因此我似乎沒有權為此感到沮喪。」

安海瑟薇認為女演員在過了一定年紀後就會越來越不被重視,甚至被流行產業遺棄。因此她認為在短暫無法扭轉的情況下,最好的方法是找到自己的定位:「在這個行業待久了的女人常常最後變成製片,比如說安潔麗娜·裘莉(Angelina Jolie)。她不再等待角色降臨在自己頭上,而是主動出擊,給自己創造工作機會。女人現在要努力去主動擁抱權力,這是影視圈最大的改變之一。」(延伸閱讀:

凱莉墨里根(CAREY MULLIGAN) 

「我愛死凱特·布蘭琪在《藍色茉莉》的角色,多迷人啊!你根本用不著去喜歡她。有時候和男導演交流讓我憤怒,這樣的時刻說也說不完!有次我質問一個剪輯為什麼要這樣剪我的角色?他說:『不這樣剪觀眾就不會喜歡她』。我想對他說:『那你就是根本不喜歡人類,如果不表現出他們的缺點,要怎麼把他們還原成真實的人,拜託別把醜陋的部分剪掉了。』」

以往我們對凱莉默里根停留在甜心形象,《名媛教育》情竇初開的珍妮、《大享小傳》裡珠光寶氣的華麗 Daisy。她在新片《女權之聲》(《Suffragettes》)參與20世紀英國女權運動,片中爆發堅毅不屈的職業婦女女力、以及為了爭取女性權益而赴湯蹈火的強大意志力,用充滿穿透力的演技詮釋女性力量。(同場加映:

凱莉墨里根也在這部戲的宣傳中說道:「這麼重要的歷史,現在才有機會在大螢幕上映,我想大家應該知道我們的性別意識還有一哩路要走。」即便如此她並不失望,更是樂觀展望未來女性在影視產業的發展:「雖然女性角色還是遠遠不如男性角色多,但目前好萊塢感覺確實是走在正確的方向上。Kristen Stewart 和 Jennifer Lawrence 創造了新的女性形象,我們看到電影里有真正強悍的女性處於領導位置,沒人可以再把這些片子當成小妞電影。觀眾會進步,電影界還沒有真正捕捉到這個趨勢。我們還陷在一個性別歧視的時代。」(推薦閱讀:

觀眾會進步,我們也相對期待那個觀影世界更具備多元談話的可能。以女人為視角的電影不應該只存在小眾、我們需要更多視角、更多版本的英雄故事,如同《飢餓遊戲》、《冰雪奇緣》寫下女人的主流敘事。

但願未來不必再把女人桎梏於愛情的天秤,四個好萊塢女星的女權發言,丟掉批判與標籤,一同期待更友善的職場文化。拒絕女人「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進得了閨房」的刻板理想,還給女人完整賦權自己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