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平等」是我們一直追求的完美狀態。但兩性在職場上還是存有許多的差別待遇。當職場爸媽一起迎接新生命的喜悅時,這樣的問題更顯困難。期許能有個友善工作環境,讓我們共同努力打造,一起建立信心、拿出勇氣,為自己發聲吧!(突破眼前困境:性別歧視存不存在? Google 搜尋引擎告訴你

我們的職場需要改變

「女性也有權利在職場上打拚!」、「我們應該要錄用更多女性!」,目前社會上這類呼聲很高,但說實在話,日本職場對女性仍稱不上友善。雖說婚後仍繼續工作的女性增加了,但還是有為數眾多的女性在懷孕後辭職。她們不是自己願意辭的,而是現今的職場環境讓她們想留也留不住。(來了解日本職場:從女性職場地位,看日本距離性別平權的路有多遠


(photo credit:Stock Up

我們的職場對職業媽媽有莫名其妙的成見。之前我到某家醫院出外勤時就看過幾次。比方說,每次女醫師想要早退回家照顧生病的小孩,其他人就會對她投以「又來了!」的眼神。其實這樣的事情半年不過兩、三次,就成了大家眼中的「又來了」。奇妙的是,如果今天是男性職員要早退回家照顧小孩,大家卻都能諒解,「連爸爸都要回家照顧,孩子情況一定很不樂觀,趕快回去吧!」

為什麼同樣的狀況男性就沒事,女性卻得備嘗世人冷眼?

這未免也太沒道理了!國、高中生在外面闖了什麼禍,大家也會把責任歸到媽媽頭上,「因為他媽媽忙著工作,常常不在家」。我只能說,媽媽工作和小孩學會一點關係都沒有好嘛!我想這樣的成見,一時半刻之內是不會有什麼戲劇性的變化。(親愛的,別擔心:職場媽媽的必修課:不再因為太忙而感到愧疚

只要「帶小孩、做家事是女性的職責」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一天不消失,女性就很難在職場上得到諒解。這麼一來,就只能從體制下手改革了。

哈佛大學醫院的優良體制

哈佛大學醫院在這方面的體制就相當完善,所以女性職員生完小孩後大多仍繼續工作。比方說,女醫師生產前是以一個人力計算,生產後則可申請改以0.7計算。

簡單來說,就是將勞動時間、工作量都減三成,相對的薪水也必須減三成,只拿七成薪。這對勞資雙方都很公平,皆大歡喜。

如果孩子大了,媽媽可以專心工作了,再將0.7的人力改為原來的1即可。

在這樣的體制下,女性才能理直氣壯地主張自己的權利。當然這個制度並非女性的專利,男性職員也可申請。

其實也有很多爸爸喜歡帶小孩,有些男性甚至不惜申請暫時減薪,專心在家當「奶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我們應該予以尊重。日本現在的「奶爸」也越來越多了,這是非常好的現象。(男人,我們一起努力:「你一個男人帶小孩行嗎?」放不下男性尊嚴的其實是社會

打造友善的工作環境

目前日本尚未引進哈佛的這種制度,所以女醫師一旦有了小孩,就得面臨二選一的難題。

一是繼續當住院醫師,雖然身負重責大任無法專心帶小孩,卻又不好意思以育兒為由要求減班。

想要輕鬆工作的,就會被調到體檢中心。雖然時間方面較彈性,但也代表你的醫師前途就此打住,所以很多女醫師都強忍著身心壓力繼續工作。

社會上少子化的問題吵得沸沸揚揚,但我認為這並非光靠政治就可解決,還必須得到企業老闆、職場同仁的體諒。最重要的是,當事者絕對不能保持沉默。


(photo credit:flickr

為自己發聲也許需要勇氣,但如果女性不為自己挺身而出,體制就永遠不會改變。這不僅是為了前途和收入,也是為了我們的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