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道姑一定就清純?唐朝女詩人魚玄機在與情人分手以後,走上了解放的路線,證明棄婦不一定要每天以淚洗面,可以活出另一種情慾女王般的人生。看完「聖人請卸妝」的新解以後,你會發現她不只是性飢渴,也是為愛飢渴。(推薦閱讀純屬虛構的淒美愛情?宋徽宗與李師師

唐朝豪放派道姑:魚玄機

豆瓣上有部經典三級片很紅,叫《唐朝豪放女》,畫面很美,濃烈、野蠻、浩蕩,拿過金馬獎美術設計獎。拍的不是與唐明皇、安祿山玩3P的楊貴妃,也不是和男寵亂搞的武則天,而是一位詩寫得很好的道姑——魚玄機。道姑也豪放,跟修女也瘋狂一樣具有戲劇衝突。

被無限期閒置的妾

魚玄機原本有個很瓊瑤的名字,魚幼薇。魚爸爸有神童情節,精心調教她,以至於她七歲就能寫詩,十一、二歲她的詩作就在京城文人中成為流行,很愛取外號的媒體稱她為「詩童」,魚爸爸也順勢帶著她上遍當紅電視節目《超級女詩》、《中國達人秀》等。

原本魚幼薇星途坦蕩,差點簽了天娛,但魚爸爸很不合作地去世了。魚媽媽交不起房租,和魚幼薇搬到平安里。當紅詩童住在紅燈區,八卦週刊又好一陣熱鬧。這時候,一位大鬍子怪蜀黍來看望魚幼薇,還命題讓她寫詩,這怪蜀黍就是大詩人溫庭筠,寫過「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的千古名句。

魚幼薇寫出了漂亮的詩,同時不顧審美需要地愛上了這個不漂亮的老男人。這該死的老男人卻不解人家小蘿莉的一片風情,說了堆「你年齡還小以學業為重」的屁話,二人維持師生關係。

這女徒兒當得鬱悶哪,有一天,跟著老師去逛街,興之所至,當場塗鴉一首:「自恨羅衣掩詩句,舉頭空羨榜中名」,看到沒?人家不服啊,憑什麼我們女人就不能考科舉、中狀元?

女權意識覺醒得夠早,魚幼薇就是唐朝的西蒙‧波娃(注1)嘛!(同場加映:西蒙波娃的壯烈愛情:「我愛你,但我不願為你而死」

溫庭筠看學生如此後現代,不配俊帥才子可惜了,就很無私地將她介紹給當朝狀元李億。李億和魚幼薇相見歡,你想啊,一個詩名在外的少女,碰巧還長得正點,外加極度純情,哪個男人不愛?李億當即納了魚幼薇做妾,二人做遍恩愛情侶該做的事,看星星、拍大頭貼、戴情侶戒指等等,歡天喜地回了家,準備王子和公主從此幸福地在一起。

都說了童話是騙小朋友的。王子的老婆同意了嗎?顯然沒有,李億的正妻裴氏看到魚幼薇,二話不說,命令幾名打手毒打她一頓,魚幼薇還不敢反抗,想以自己的低姿態來贏得大老婆的承認——這情節是不是很眼熟?瓊瑤奶奶的《梅花烙》、《新月格格》都是這種橋段,只不過後續就截然不同了。古時所謂的妾,地位相當於傢俱,你說家裡的沙發,高興了摸摸玩玩,不高興了就順手換掉,誰管沙發情何以堪?

裴氏本來就是誅小三協會會長,她對魚幼薇的彪悍處置,贏得了機關大院婦女們的一致追捧,輿論之下,李億完全不按瓊瑤奶奶男一號的固定路線做要死要活癡情狀,而是考量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後,毅然把魚幼薇送進了咸宜觀當道姑,還安慰她,先忍一忍,過段時間就接她回去。

魚幼薇改名魚玄機,乖乖地等啊等,情詩寫了若干,一等就是三年,對方不僅人影未見,連簡訊都不回。

誰嫖誰還說不準呢

魚玄機終於絕望,寫了兩句詩,「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便決定從此轉型。她這個轉型轉得猛啊,直接在道觀門口貼了張廣告:「魚玄機詩文候教」。

這廣告轟動效應堪比豔照門。友情提示一下,道觀在唐朝就是一個帶有性暗示的去處,基本功能之一就是:偷情。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和金仙公主作風比派瑞絲‧希爾頓(注2)彪悍多了,為了更爽更自由地跟風流才子亂來,乾脆專程建了道觀,相當於私家淫亂場所。

魚玄機,當朝狀元前小妾、知名美女作家,同時還是道姑,給人無限遐想:高官家屬,才貌雙全,知性又淫蕩,神祕又開放。如今掛牌營業,整個長安的男人都按捺不住了。最佳性幻想對象這類票選都毫無懸念,地球人都知道,冠軍非魚玄機莫屬。

魚玄機當棄婦當膩了,她要換一種活法。

如同法國巴爾扎克時代那位最風騷的女文學家喬治‧桑(注3),周旋於社會名流和頂級文青(蕭邦和繆塞,夠大牌吧?)之間一樣,當時的政界大鱷、超級富豪以及文藝才俊都成為她的座上客,他們為她的容貌傾倒,被她的才情折服,因她的大膽沸騰。而魚玄機呢,長得帥的、看得順眼的人,她一高興,就和對方吟吟詩、上上床;不順眼的,一腳踢出去,關門,送客。

她以情欲世界的女王姿態,開了博客,記錄她的放浪生活,更是驚動長安城。(推薦閱讀:日劇《晝顏》裡的女性情慾:人妻出軌的情感出口

據說當時若沒有登上這個當紅博客所列出的男人名錄的話,出門都不好意思和其他人打招呼,這意味著你沒魅力、沒水準。而能博得魚玄機專門為自己寫詩的男人,則仿佛光環上身,比寶馬、賓士更彰顯能量。

男人仰慕她、妓女羡慕她、怨婦詛咒她。網上有人攻擊她,一個妓女,憑什麼這麼高調?

而在魚玄機心裡,她才是真正的嫖客。

她對落第書生左名揚特別偏愛,專門寫詩送他,只因左的貴公子風範和花美男容貌像極了舊愛李億。她將商人李近仁當丈夫看待,因為對方實在是全球女性夢中凱子最佳人選,專一地愛她,給她大把大把的銀票任她揮霍,同時包容她和其他男人亂搞。請問,這是人類嗎?她跳過一位登門來訪的華服貴族,單單看中他身邊靦腆清秀的樂師陳韙,不為什麼,她高興!

其實,濫交的女人,看上去是性饑渴,其實多半是愛饑渴。魚玄機癡過,怨過,最後感歎,「難得有情郎」。她想要一生一世的愛,未遂,只好轉而用極端的方式去掌控愛,掌握自己的悲喜,用玩弄男人於股掌的方式,挑戰禮教、蔑視主流、反抗世界。

看上去她多麼離經叛道、多麼放浪形骸、多麼囂張跋扈,其實,她只是寂寞罷了。

臨刑前做點廣播體操

如果魚玄機就這樣自由任性地生活下去,那豈不是讓其他女人集體吐血而亡?如她們所願,魚玄機沒有好下場,捲入了兇殺案——她的侍女綠翹被殺,而她是兇手。關於這樁刑事案件的真相,眾媒體說法不一。

《大唐日報》:道姑生存境況亟待關注
《法制線上》:魚玄機藏屍院落手法探祕
《長安週刊》:名妓魚玄機男人被搶,怒殺情敵
《魯豫有約》:專訪樂師陳韙,受女人歡迎不是我的錯
《知音》:女人啊,為男人相殘手段極端為哪般?
天涯社區:姊妹們,我來爆料,陳韙其實是炮灰,魚玄機和綠翹是蕾絲,綠翹死於二人的一場性愛實驗!

在唐朝,殺了人,也不一定要判死刑的。但好死不死,審理魚玄機案的官員就是她曾經拒絕過的門上客裴澄,都說了魚玄機很任性,她純粹因為裴澄跟李億的老婆裴氏同姓同族,看他不爽,就置之不理,沒想到這不理,導致裴澄公報私仇,判了死刑。

直到她死,也才二十四歲,風華正茂。被捕前,她是最當紅的交際花,天天霸佔娛樂頭條,將名流們耍得團團轉,而現在,那些自稱愛她成癡成狂的男人竟集體玩人間蒸發。此時的魚玄機,作何感想?史書上未記載,當然,浩瀚史書怎麼會在意一個賣笑的道姑呢?

相形之下,同樣是文壇蕩婦,法國女人莎崗(注4)多拉風!十八歲,寫下「除了毫無愛情的同床睡覺,一無所有;除了高級汽車和大量威士忌,別無他求」的《日安憂鬱》(Bonjour tristesse),一舉成名;二十六歲,爽快地結束了兩段短命婚姻,坦言愛男人,但不會持久。四十三歲,愛上七十三歲的沙特(注5),公然發表〈給尚-保羅‧沙特的情書〉,當波娃是死的。五十多歲,她成了龐畢度和密特朗兩屆總統的紅顏知己。六十九歲,她死於煙酒毒品帶來的肺栓塞。(你也會喜歡:「出軌別再談誰對誰錯!」聽情愛女王劉黎兒說愛談性

不知道魚玄機和莎崗是否在另一個世界結為閨蜜,她們兩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同類。有人說,她們「對待愛和性,有著如出一轍的舉重若輕」。

「我的運氣好極了,因為我長大時,正好有了口服避孕藥。」

「愛情是奢侈品,有可以,沒有也能活。」

「作為理想,我打算過一種下流的、醜惡的生活。」

「我相信自己有權自毀,只要這不傷及他人。」

莎崗這些彪悍的話,魚玄機想必也會認同。

在王小波的《尋找無雙》裡,魚玄機是死得興高采烈的,她在牢裡跟獄卒搭訕,說,終於熬到要死了,人活著真不容易啊。行刑前需要灌腸,她自己爬上刑床撅起了屁股,和劊子手聊天:

「大叔,別人也是你灌的嗎?」
「是呀。」
「那你可見過不少屁眼啦!」

被砍頭前,開了枷,她還伸胳膊伸腿,做了會兒廣播體操。

 

注1:Simone de Beauvoir,一九○八~一九八六,法國作家、女權主義者。

注2:Paris Whitney Hilton,美國知名社交名媛。二○○三年,與前男友自拍的性愛影片於網上流傳而聲名大噪。

注3:Georges Sand,一八○四~一八七六,法國小說家、戲劇作家。主張女性也該有表現自由、追求熱情與幸福的權利以及男女平等。

注4:法蘭絲瓦‧莎岡(Françoise Sagan),一九三五~二○○四,法國小說家、劇作家、編輯。

注5:Jean-Paul Sartre,一九○五~一九八○,法國哲學家。是七○年代女權運動理論家西蒙‧波娃的情人。

更多你不知道的歷史秘密,都在《聖人請卸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