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一整個國家的女性處境,在塔利班取得全面掌控後,重回黑暗時代,身為女性,我們在地球這端,無法不同情共感。

「我為阿富汗姊妹們感到恐懼。阿富汗女性將再次經歷我曾經歷的,想到自己將不被允許踏入教室、閱讀書籍,而感到絕望。」——馬拉拉

「他們(塔利班)總是找機會鞭打、傷害、貶抑你,並樂在其中,即使他們並不知道為什麼。」——阿富汗女性 Shukriya Barakzai

2021 年 8 月 15 日,歷經阿富汗總統逃亡、政府軍未戰先降,首都喀布爾在上週日無血開城,塔利班「神學士」政權全面取得對阿富汗的控制。20 年,美國投資上兆在阿富汗的血汗成果,在 911 二十年忌日之前,幾乎化為烏有。

16 日美軍加速撤離,喀布爾國際機場出現空前的絕望景象——成百上千民眾,有的攀在滑翔中的飛機登機門外,或在起飛跑道上追逐飛機,有人高喊「如果我們離不開,你們也別想走」,美軍一度對空鳴槍,才終於清空起飛跑道。

鏡頭之外,阿富汗女性的擔憂恐懼更甚。

「對世界來說,這只是一個城市的崩毀。但對我來說遠不只如此。你知道,一座崩毀的城,意味著成千上萬的靈魂坍塌,數以百萬的夢想墜落,我們的歷史,我們的文化,我們的藝術、我們的生活,所有美麗的那些,悉數塌陷⋯⋯」—— R,居住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 33 歲女性。

同場加映:《阿富汗的女兒在哭泣》:為女性受教權,她連命都可以不要

塔利班治下,阿富汗女性的黑暗紀元

塔利班掌權的 1996 到 2001 年,是阿富汗女性的黑暗時代,10 歲以上的女性無受教權、婦女須著罩袍「布卡」完全蒙面、不能工作、非必要不能出家戶,如需外出,須男性家人監護陪同,國際人權組織曾多次將阿富汗列為「世界上女性最難生活的地方」之一。

美國入侵阿富汗 20 年,非正義之舉,卻也是這 20 年中,主要城市的女性處境大幅提升:女性可以受教、可以就業,可獲得與男性幾乎相等的權利,甚至可代表民意從政。2012 年,阿富汗國會中的女性比例達到 27.6%。2018 年,時年 24 歲的加法里(Zarifa Ghafari)獲選為阿富汗史上第一位女性市長。

「在美國入侵阿富汗之前,我們什麼都沒有⋯⋯過去二十年間,一切重新被創造,女性幾乎有望重獲一切。」——世界最大的阿富汗女權 NGO「Women for Afghan Women」共同創辦人 Manizha Naderi

然而,加法里市長上任後,仍三度遇塔利班暗殺未遂,父親在去年因此被槍殺。

塔利班雖在 8 月 15 日承諾保障女性和反對派人士的生命、預計「赦免」曾為阿富汗政府工作者。但據報導,今年 7 月塔利班掌控阿富汗部分城鎮,即已開始處決,禁止女性工作,職務由男性親屬替代,執行律法,關閉女子學校,女性穿布卡蒙面蒙身才能出門,宛如《使女的故事》翻版。

延伸閱讀:阿富汗女權特展:不論世界何處,女性都不該是受害者

一百年前,阿富汗曾是世界上性別相對進步的國家

對阿富汗女性而言,歷史並非線性前進,而是重蹈覆徹的迴旋悲歌。在塔利班之前,阿富汗女性曾高度西化,能自由著裝,也能平等地接受高等教育,時間甚至早至一百年前。

1919 年,阿富汗「抗英戰爭」成功,正式主權獨立,當時國家領導者同時禁止新娘買賣、童婚、多妻、納妾,鼓勵女性受教,廢除性別隔離制度。雖遭反動勢力攻擊,但後續繼任者放慢速度,謹慎穩定推進性平進程。1964 年,阿富汗立憲保證女性權利,包括更全面的參政權,不只投票,亦可參選,此外,醫界、科學界、教育界、政要官員都不乏女性身影。

1978 年共產黨掌控阿富汗,卻也在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下,將女性權益受惠範圍,從原先的都會菁英,推展至普羅大眾。然而 1996 至 2001 年間,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後,女性除了提供家事與生產之外,幾乎無其他價值,禁止受教、禁止工作、禁止獨自出入公共場所,處境直接墮入最黑暗時代。

2001 年後,美國扶植阿富汗民選政府,在女性權益發展上有進展,但仍遠遠不夠。阿富汗半數以上人口分佈在都市之外的鄉村,村落女性仍多數沒有受教育、過著布卡蒙面的生活。二十年發展速度仍然太慢,社會信任無法積累,從總統到軍隊領導者,個人利益為唯一優先,軍隊士氣低落,第一線士兵曾受訪時提到,戰場冒死歸來,食物只有馬鈴薯。

社會信任低、城鄉差距、政府與軍隊腐敗,為塔利班的再次崛起提供沃土,美國撤軍對塔利班來說是個必須掌握的契機,塔利班從農村包圍城市,僅是加厚對首都的包圍,即讓總統出逃、無血開城。中國外交部長在上月接見塔利班實質領導人,已間接肯認塔利班的外交代表性。

阿富汗的現狀令人心痛,我們也心碎看見一個國家在逐步推動性別平等的長時間努力,能如何迅速崩毀。我們不願以恐懼結束這篇內容,在心碎中相信還有國際社群伸援/聲援的空間。

今年四月,負責與塔利班和平談判的一位阿富汗政府要員 Fatima Gailani 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她選擇相信能有所不同,「阿富汗女性已與今非昔比,已是力量」,在恐懼與絕望的擺盪之間,國際社群要能找到方法,再做些什麼。

還想了解更多

如果你想與世界的女性同情共感,如果你想在社群中為性別與 D&I(多元共融)努力,發揮影響力,許願更多女人迷全球性別 D&I 觀點內容,邀請你點此連結,留下 email,如未來女人迷開發高品質時事內容直送服務,將率先與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