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符合這些特質,就是XX婊」「XX婊的幾種類型」,這些針對「壞女人」的粗糙分類或論述,其實都在壓抑女性作為一個人的主體性。

你聽過「綠茶婊」嗎?每當提到「綠茶婊」,或許第一時間,大家都會想到《撒嬌女人最好命》由隋棠飾演的蓓蓓。片中,一段「不能吃兔兔」的劇情讓人印象深刻。


圖片|《撒嬌女人最好命》劇照

「一看就知道是個綠茶婊。」
「這種綠茶婊,我見得多了。」
「最可怕的,是她們常常會出的殺手鐧,男人每次都像呆子一樣就範。」
——《撒嬌女人最好命》

在 Google 鍵入「綠茶婊」這三個字,你會看見綠茶婊語錄、綠茶婊測驗、綠茶婊藝人等等,將近五十萬筆搜尋資料。

綠茶婊的定義大多是「外表無害,實則善於心計的壞女人」。這個詞來自 2013 年 4 月,中國的「海天盛筵事件」。當時爆發女模陪睡風波,因此有網友發明「綠茶婊」一詞,用以譏諷靠性交易上位的女模。

除了大家談論已久的「綠茶婊」,近年來,甚至出現「紅茶婊」、「奶茶婊」、「咖啡婊」等等其他種類的詞彙,許多媒體社群或 YouTuber 也以這些主題大作文章。

「她符合這些特質,就是XX婊」「XX婊的幾種類型」,此些粗糙的分類或論述,其實都在壓抑女性作為一個人的主體性。


圖片| Google 搜尋截圖

這些詞彙都在呈現各種「壞女人」形象,再透過標示這些「壞女人」,規訓身為女性應該做的行為舉止。透過趣味化的手法,再三重構所謂「好女性」與「壞女性」的分野,甚至拉攏女性加入厭女陣營。

「厭女情節的主要表現形式可能是懲罰壞女人或監督女性的行為。」——《不只是厭女》

誰是好女人?誰是壞女人?

使用「XX婊」來形容一個女性,有什麼問題?讓我們先從「婊」這個字來討論。

首先,「婊」指涉性工作者,而後也常被用來形容行為不檢點的女性。另外,「婊」也會被當作形容詞和動詞使用。就形容而言,當你說一個人「很婊」,就是說她很放蕩;就動詞而言,當你說某個人「被婊」,則是在表達被捅一刀或糟糕對待。

放大攻擊女性對性的情慾探索、偏好與喜好,正是厭女文化的展現。


圖片|性別力 Instagram

無論如何,「婊」都是具有負面涵義的字詞,除了加深對性產業與性工作者歧視,也間接壓迫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女性形象。

當我們使用這個詞,來排拒其他女性的時候,其實就是藉由宣示自己「不是像她那樣的壞女人」,來鞏固自己的形象與地位。

身為女性,還有可能厭女嗎?答案是肯定的。性別學者王曉丹在《這是愛女,也是厭女》一書中,提及:「厭女網絡靠著拉攏『好』女人,同時懲戒『壞』女人的兩手策略,取得權力。」

當女性選擇以社會認為「糟糕」的方式展開關係,例如:以身體勾引別人、與有伴侶的人談戀愛等等,都容易被貼上「婊」或「賤」的標籤。你或許會想,如果男性如此,不也會被稱作渣男?推薦你閱讀這篇文章:「渣男」跟「婊子」,背後的羞辱真的是一樣的嗎?

排拒異己,不會讓我們更好

接下來這段話,想與同樣身為女性的妳說。稱呼其他與你不同的女性為「XX婊」,像這樣「排拒異己」的行動,不僅複製了父權壓迫,也限縮親密關係的可能性。

而當我們排拒其他女性,實質上來說,我們不會過得更好,反而可能危害到未來的自己,限縮自己的可能選擇。

當這個世界仍屈服於父權,女性權益的路,就道阻且長。女性主義鼓勵賦權( empower ),要對抗從古至今就存在的父權體制,需要女性攜手面對。(當然,如果男性能參與,再好不過。)

「不要貶損其他女性,因為她們即便不是妳的朋友,也和妳一樣同為女人,這點很重要。這並不表示妳不能批評其他女性,不過,妳必須了解有建設性的批評與霸凌式的貶損是不一樣的。」——羅珊・蓋伊。《不良女性主義者的告白》。

女性擁有許多面貌,絕非貼上一個「XX婊」標籤,便足以表述。

當發現別人想的、做的與我們不同,或是不符合社會價值觀時,批評、辱罵、貼標籤,也許能逞一時之快,卻無助於造就女性更好的未來,反而加深所謂「好女人」與「壞女人」之間的鴻溝。

一旦我們願意看見這些詞彙對女性的惡意攻擊,並主動抗拒使用,其實就是讓那道聳立已久的父權磚牆,能夠逐漸剝落崩解;也讓身為女性的那條路,能夠更好走,讓女性主義行至更長更遠的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