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同居這麼久,雖然沒有名義上的稱呼,可是也習慣彼此都有在的生活了。如果要把一個習慣從自己生活當中一次挖開,我想我應該會死掉吧?」同居很久、在一起很久,沒有辦法把這樣的習慣從生活中移除到底該怎麼辦?也許你該先從「搬家」開始!

為什麼改變那麼難?

有一個朋友 Amanda,我每年過年的時候都會跟她見上一面,算是一種我們之間的儀式吧,每一年每一年,她都跟我說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改變,可是等到下一年我們見面的時候,她依然停留在原點。生性溫柔慈悲如我,當然是不會酸她「去年講的都是屁嘍~」,可是一年又一年下來,就算我沒有說,她也覺得很罪惡*——為什麼隔了這麼久了,這件事情還是沒有改變?

她想改變的到底是什麼事呢?

大約在我剛認識他的時候,她認識了一個和她「心靈交會」的男孩,剛開始還不錯,但過了熱戀期,她漸漸發現兩個人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隨著時間一年兩年,她覺得自己在這段關係當中,帶著面具,好辛苦、好委屈、過去總是習慣忍耐和遷就著他,卻在這樣的關係裡,一待就待了 11 年。天啊, 11 年耶,撇開青春歲月不說,等於這段日的他,內心有一部分都是停滯沒有前進的?這時間都足夠讓 iPhone3 「進化」到 iPhone 11 了!

「我覺得對我來想最困難的是,我們同居在一起這麼長一段時間,雖然沒有名義上的稱呼,可是也習慣彼此都有在的生活了。我知道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愛了,可是就像是寄生獸一樣,他的某一部分已經侵入我的內臟了。要把一個習慣從自己生活當中一次挖開,我想我應該會死掉吧?」他說,一臉苦笑。

「那看來只能找怪醫黑傑克了。」我們兩個一起苦笑。我想起多年個前輩跟我說,有一個不過一段關係沒有辦法很快地結束,其中一個方式就是慢慢讓它「壞掉」,就像「足膜」一樣,他會隨著你清理過後的時間在一個月內,一點一點的把外面的角質層給剝落。具體上該怎麼做呢?星期天我聽到一個在感情上面同樣困住好多年、最終成功「逃脫」的朋友,他分享的方式是:搬家。


圖片|來源

挪出空間,你的心才有安放的地方

如果你跟他的狀態是同居或者是你有很多東西放在他那裡,你只能一點一點的把一些東西慢慢地帶到另外一個地方,一邊整理兩個人的東西、一邊檢視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關係。推薦閱讀:分手之後的 Final Push:我們的感情在分開之後仍然很美好

你可以先就在你和他共同居住的地方,最好位於房子的正中央,閉上眼睛想一想這個房子裡面有哪些東西,是你一定會帶走的?如果想不起來,就代表它不重要,先把一些重要的東西慢慢帶走,如果這些東西是你這些日子還會用到的,可以暫緩,從第二重要的開始清理起。

《冰雪奇緣 2》裡面談到,水是有記憶的,但對我來說任何東西都是有記憶的。你之所以還沒有辦法離開,是因為你還沒有辦法放下你跟他之間的種種記憶。每一個物品都充滿著一些相處或生活的回憶,所以要挪動它,就會顯得如此困難。

「有時候我們嘴巴上面說搬家很困難,所以暫時沒有辦法改變目前的狀態和生活,繼續跟這個人在一起。但真正的情況是,我們還想要抓住這段關係裡面的許多東西,所以放不下。所以,並不是因為搬家麻煩,而是你在心理上還沒有準備好要搬家。」

一個資深的前輩曾經這樣跟我說,當你還把目前和他一起居住的地方當成一個家的時候,儘管目前的關係裡面有非常多的衝突跟委屈,但這裡還滿足「最基本的安全感。」你害怕離開之後,再也遇不到可以愛你的人、你害怕從此之後就會孤獨一生,所以這一個曾經說要給你一個家的人,就像是你的浮木,難以放手卻又好想解脫。

很多在感情中跌跌撞撞、千瘡百孔的人有多的跟我說,他要的不是一個愛人,而是一個「家」,一個可以真正給他溫暖、包容、關懷、和接納的家。因為他的原生家庭有太多的不如意,而待在這個人身邊,多少勉強還能夠呼吸,還有一個人可以關心,嘴巴上說「可能是習慣了吧」,實際上他是這個習慣本身,就可以帶給你一點點基本的安全感。

可是你在腦袋裡面非常清楚,這個人不是一個可以一直走下去的人。內心充滿種種矛盾,該怎麼辦呢?

選一條,比較容易走的路

根據薩提爾冰山理論(沒聽過的可以看這裡),把一個人的內在分成不同的場次,實際上也是我們在協助人面對困境的時候,很可能會和個案一起工作的的六個層次:

  • Affection : 情緒。最常做的做法,就是連結自己的情緒。讓自己靜下心來,感覺自己在這段關係當中到底有多痛、多委屈。畢竟人是需要夠痛苦會改變的。

  • Behavior :行為。這是這篇文章的重點,如果你覺得已經想很多了,那麼就不要再想了,直接把一些你家中最重要的東西搬走就可以了。問題是,要搬到哪裡呢?原生家庭或者是朋友家都是一個選擇,如果你不想麻煩別人,那麼其實可以先去租一個小套房,先把東西搬過去。當你的物品慢慢脫離他的生活,你對這個環境的依賴也會減少許多。

  • Cognition:改變你的想法。其實一個最重要概念是,倘若你覺得分手很難,那是因為你覺得要在一次把所有的東西都斷乾淨。但實際上,分手不是一句話或者是一天當作分界,從此以後兩個人再也不聯絡,而是一個連續的過程。換句話說,在分手之前、提出分手、還有講出這句話以後都會有談漫長的過程要經歷。

  • Desire :感受一下你內心真正的渴望是什麼。在這段關係裡面,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你想要的那個東西,有被滿足嗎?你們有彼此滿足嗎?每天每天留意你的需求,漸漸的把自己的界線給抓回來。

  • Expectation:如果上面是心理上的需求,那麼這個就是實際上的需求。比方說,你希望在幾月幾日的時候搬家、幾月幾日的時候提分手、你希望分手之後兩個人談了一些條件是什麼等等⋯⋯。跟渴望不一樣的是,你必須具體的列出這些東西,包含時間地點還有細節,最好還要告訴一些朋友你的計劃,這樣會讓你更容易去達成這個目標。

  • Self:把重心放回自己身上。其實在薩提爾的理論裡面的Self指的是靈性或者是對自我的覺察等更深的意義,不過在這裡我把它稍微做轉化一下,先把重心放回自己身上就好了。不要再去想著要替他做點什麼、不要再幫她做決定、不要再付出過多的力氣才發現上,多一點時間留下來愛自己。


圖片|作者提供

你可以想像一個雙層三角型(如下圖),如果你覺得某一個方法很空泛,那麼可以嘗試看看其他的的五個方法,一個人習慣改變自己的路徑不同,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裡的每一個方法都可能是推動你改變的鑰匙。推薦閱讀:分手之後的 To Part:人群若有方向,總往分離的方向


圖片|作者提供

而這個過程,也是一個回家的過程。

雖然你表面上看起來,是搬離一個讓你熟悉的地方,但實際上你也才真正順著自己內心的渴望,回到你心靈的家。

「那些最終離開對方、慢慢慢慢把物品一個一個搬走的人,通常都會跟我說件事情。一開始他們覺得好多東西要搬,但真正思索下來,自己你要留的東西其實並不多。當他們走到這樣的階段,也代表他在這段關係裡面想要抓住的東西也不多了。」前輩說,原來離開一個人最困難的並不是你有很多東西放在那家,而是你有很多自己,放在他那裡。

回家吧。那個充滿矛盾的關係當中回家、從那個充滿糾結的自己回家、從那個你捨不得又放不下的人身邊回家,回到那個原本就很好的你自己,呼應你內心最真實的渴望。

畢竟,就像三毛所說的:「心沒有棲息的地方,到那裡都是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