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為你介紹三類羞於啟齒的家庭夢,包含夢見家裡出事、家人死掉、與家人做愛,看看其中究竟有什麼意涵!

你昨夜做夢了嗎?常見的情況是人們說:「我昨天有做夢,但我忘了」,但這句話也可能只是一句謊言,好比人們作了有違道德且羞於啟齒的夢境,而且對象就是家裡或身邊的家人!

早於 1900 年,精神分析始祖佛洛伊德就於《夢的詮釋》(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中記載了不少這類與家人相關的夢,時至今天,哈理斯我也同樣能從日常生活或心理諮商工作中應用佛洛伊德的創見,為人們詮釋夢境。

釋夢的層次與原則  x 三個夢例

精神分析的釋夢,跟坊間找本《夢字典》查看「夢到 A=?」或塔羅類解夢小攤「你的夢在告訴你⋯⋯」都不一樣,因為它是一套有科學邏輯的心理學過程,一個實現願望的心理學:

夢的內容是一個願望的實現,其動機是一個願望。

Thus its content was the fulfilment of a wish and its motive was a wish.

但願望的表達有許多形式,它至少能分為四個層次:

1. 夢如其所是

比如夢到吃蛋糕,很可能代表睡前你真的有吃蛋糕的願望,但這種毫無修飾的夢,基本只發生在天真無邪的小孩子身上。

2. 夢的象徵性

夢中有些典型的元素能作出象徵的解讀,比如尖銳的東西與男性有關,收納的家具和女性有關,夢到大海或水池與出生有關,小動物或害蟲常與手兄有關。

3. 夢的偽裝性

佛洛伊德主張幾乎所有夢的元素都是願望偽裝的結果,因此,釋夢需要夢者對夢中元素逐一作出自由聯想,這些由夢延伸的想法才可能包含構成夢的思緒(dream-thoughts),藉此作出解密。

4. 夢的當下性

人們不只起床後會對自己夢過甚麼作出一些修飾,更會因應向誰而說這個夢再作出一些調整,因此,夢的意義與願望的對象其實會根據情境脈絡而變化。推薦閱讀:夢境分析:經常夢到自己飛翔或墜落,是什麼意思?

由此可見,精神分析對夢的詮釋工作十分複雜,當中涉及(1)聆聽夢以後的「推論假設」,(2)向夢者作出「假設性詮釋」,(3)並經由回應或後效之「證據論證」,三個步驟。而精神分析心理工作者的聆聽、推論和詮釋能力,當然是個複雜的養成過程。

多說無謂,下面為大家介紹三類羞於啟齒的家庭夢:夢見家裡出事、家人死掉、與家人做愛。


圖片|來源《夢的詮釋》作者佛洛伊德

天啊!我昨天夢到「家裡出事」的夢

夢見家裡出意外的夢,一般都被長輩視為壞兆頭的惡夢,可能預示危險逼近,而要到宮廟拜拜求福消災。但請先等等!因為事情可能跟大家想的十分不同。

案例一:有一個女士在夢中看著自己位處三樓的家,有一把聲音告訴她「三樓以上因火災過後,都在裝修」

在聯想中,那位女士想到自己正在生病發燒,這證實了房屋象徵身體一事,而且她已經快生病三週了,所以「三」轉換成樓層數字,這個夢大概是反映了女士對自己會生病三週以上的擔憂。

然而,在進一步的分析下,她回想起小時候的舊家就是住在三樓。在某一個病重的晚上,是父親把她抱起往樓下跑,送去醫院的急診。這時候,我詮釋說:「妳最近應該在渴望某個像父親一樣強而有力的男性來照顧。」

她立即漲紅了臉,說自己的確有過一個想法或願望:「如果自己病超過三週還沒康復,就會跟公司請病假,會不會引來某位男同事的關注和憐愛,去她家探望和照顧她?」

這時候,我們回到夢的細節,她才說到那個房子的外觀跟現實的長得有點不同,就是原本凸出的陽台不見了,只剩光滑的外牆,這就更驗證了佛洛伊德認為牆壁光滑的房子常常象徵男性一事。女士的心,確實是看著一位男性。

因此,「夢到家裡出事」並不等於「壞兆頭」,因為要解讀一個夢,先要仔細了解夢中素材的來源,來源如何轉變成夢的機制與方式,這是十分費工費時的!而且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師還要對夢者有一定的了解,才可能越準確地作出推論與詮釋。換言之,讀者若夢到家裡出事的夢,可以先自行聯想,把想到的記下來,再慢慢推敲自己的願望是甚麼。

難道我這麼邪惡嗎?關於「家人死掉」的夢

精神分析確實指向人類最不想承認的道德背面,指的不只是人們時刻都想著「誰死了更好」之類的念頭,更是潛意識中、童年裡出現過希望某位家人死去的慾望。但如果這件事不可置疑,即管承認作罷,那我們又何必再夢到家人死掉呢?讓我們以一個佛洛伊德的個案說明。

案例二:一位年輕的女性個案說她夢到姊姊的小兒子躺在棺木裡,情境猶如當年姊姊的大兒子過世時的喪禮一樣,她問佛洛伊德「大兒子的死已經對我打擊很大,那這個夢是甚麼意思?你了解我,難道我是個邪惡的人,希望姊姊再失去她的獨子嗎?」

佛洛伊德說到,這位年輕女士從小喜歡姊姊身邊的一位男士(文學教授),二人後來還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但相依為命的姊姊不允許,二人就從此不相交,不過年輕女士還是會偷偷出席那位教授的任何演講,只為遠遠地看他一面。好比在做夢的前一天,她又知道男士會參加某場音樂會,所以她十分期待這個見面機會。

這時候,佛洛伊德追問姊姊的大兒子過世的細節,才發現喪禮那天男士就站在棺木旁,因此他詮釋:「如果現在小兒子死去,那位教授就同樣會來弔慰,那迫不及待音樂會到來的你,就可以立即看到他了!」

當然,年輕女性「跟教授見面的願望」顯然有利用了對姊姊當年棒打鴛鴦的恨意,作為夢的基底,但佛洛伊德卻沒有強調這種對親人的恨意,也許是有治療的考量。正如我近月詮釋過一位男士夢到母親死去的夢境時,我亦沒有強調因為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二人政見兩極化(他母親是所謂撐警察的「藍絲」)的恨意,卻強調他為夢中母親死去一事極為痛心,即恨的背後還是映照著對母親的期望與愛意。

所以夢到家人死亡,並不一定代表夢者是個邪惡的人──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有邪惡的念頭──卻需要了解這個夢出現的脈絡,以及對素材作聯想後,試著找出當中過去與現在的關聯性。換言之,要去細究不被意識化的願望,到底在夢裡怎樣被偽裝與扭曲。


圖片|來源

幸好這只是一場夢!關於「與家人做愛」的夢

夢見與自己的母親做愛這種亂倫可穢之事,其實沒有想像中罕見,反之,佛洛伊德說到「許多人也夢到與自己母親發生性關係,但談到此事時會表現出強烈的憤怒和震驚」。為甚麼會這樣?讓我們看最後一個夢例。

案例三:有一位男士,在他升大學一年級後的某一天回家,夢到跟母親做愛,醒來後感到罪大惡極,但也「幸好這只是一場夢!」

由於注意到他說夢的當下性修飾(「幸好⋯⋯」),所以我追問他升大學這段日子,發生了甚麼「不幸」的?果然,他以極為羞恥的神情小聲告知我,多年來都認定自己是異性戀的自己,居然因為一位男同學的猛烈追求而被「掰彎」了,而且還是初戀;而作為基督徒的他,又為自己居然對同性有性慾一事感到罪大惡極。推薦閱讀:從夢境解讀:職場上為何總是麻煩不斷?

如此,一切都明瞭了,我詮釋說:「這是一個自我懲罰的夢,背後的願望是,你覺得跟媽媽上床(異性戀)比當個同性戀還沒那麼可惡,也幸好這只是一場夢。」這時候,他聯想起從小到大學前,他都是以分開床的方式睡在母親的房間裡,由此進一步探索,我們發現他跟母親一直有種「情緒配偶」的關係,而今他跟別人成為了情侶,潛意識裡就感覺對母親作出背叛,所以便以跟她做愛的夢,來償還這筆「情緒配偶」的債,又藉機否認自己是個同性戀的罪人!

對這位男士而言,夢見「與母親做愛」是跟他與母親之間的關係和他的同性戀慾望有關,但換作另一人做同樣的夢,意義可能完全不同。因此即使夢的內容有多令人不堪,但讓我們先不要批判自己,容許自己鼓起誠實和勇氣,對夢作出探究,或敢於跟能信任的心理師求問。

總結:不要再相信江湖術士的釋夢

由上文的夢例中可以看見,夢見家庭的夢,不一定與家庭有關;而夢到別的東西,卻可能與家人有關。更細緻而言,即使一個家庭素材的夢確實與家庭有關,但那種關聯是極之迂迴複雜的。在夢的四個層次和三步驟的詮釋工作中交織下,從來沒有一本《夢字典》的簡易解碼。如同佛洛伊德說過:

「如果我們熟悉夢的一般象徵、夢者的人格、生活狀況及做夢之前發生的事,我們一般可以立即詮釋這個夢⋯⋯但耍花樣並不是我們的本行⋯⋯此方法也不能取代聯想法,它只聯想法的補充,其成果只有和聯想法結合運用時才有效!」

在這位個案身上,夢見跟母親發生性關係的意義是 A,但在那位個案身上,意義可能與 A 完全無關。換言之,精神分析的釋夢是二人一起科學又藝術地探究,且必須經由夢者的自由聯想,才可能知道被偽裝與扭曲的願望、其脈絡、相關性為何。

因此,讓我們不要再相信江湖術士的解夢,任何人單方面的占卜破譯或以全知的靈修位置告訴你:「你的夢是在告訴你⋯⋯」,那你就告訴他:「先去找佛洛伊德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