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力專訪釋昭慧,談佛門中的性別議題。

2019 年,台灣同志大遊行舉行在即,我們採訪玄奘大學社科院院長釋昭慧法師,從佛教觀點,談同志婚姻、也談女性主義。

這幾年,許多人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慈濟開發案爭議、還有去年的立法院公聽會。慈眉善目的她,一站上台總是砲火隆隆,前批護家盟,後打恐同立委,讓許多人又愛又恨。

但也有很多人不知道,釋昭慧也是一個性別運動者。她自認「女性主義者」,2001 年,她主張廢除佛門中比丘高於比丘尼的「八敬法」[1]、也反對比丘尼背誦八十四態、更早在 2012 年,就主持全球第一場佛化同志婚禮。

她笑稱,台灣的佛教文化,很可能是放眼全球,對性別最友善的一個。

「我不是個好弟子」:我的女性主義啟蒙,是佛陀教我的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很乖的徒弟。」她說。

佛家講求「眾生平等」,這個概念,跟她大學時所學的民主自由概念很相似,也成為她踏入佛門的契機。

只是剛進佛門的時候,「修道人本來不應該傲慢,我也不是立刻感受到性別歧視。我師父是個比丘,偶而在跟師父討論問題的時候,只要意見不同,他都會生氣:『衝著我是師父、你是徒弟;我是比丘、你是比丘尼;我是長輩、你是晚輩,你都不應該頂撞我。』」

她笑了笑。「我當然立刻頂回去,我說,『你是師父我是徒弟、你是長輩我是晚輩』,我都同意,但憑什麼你是男性,我就要讓你?」

「我當時以為這是師父的問題。後來,我才發現這不只是個人,是整體佛教,有人在強化性別問題,好像因為他是男性,要特別被尊崇、敬拜。」

她舉例子,「有的比丘尼要背八十四態,就是有些人自稱佛陀說過『女人有八十四種醜態』,於是業障特別重。我覺得莫名其妙啊,任何一個精神沒有問題的人,都不會說這種話。誰都可以編一部經典,說這是佛說啊。」

上網一 google,真有「佛說女人八十四態」。舉凡愛戴耳環、愛搽口紅、愛穿漂亮鞋子,均被列為「女人醜態」,有些僧團也主張,比丘尼應謹記閱讀。

但是,這些真是佛陀所言嗎?釋昭慧進了佛門,還是反骨,拼命想找答案:

「這些經典,很多前後矛盾,或記載年代有問題。我就都要指出來。所有的經都是佛陀滅度以後,弟子為了追憶、怕教法流失才記下來,陸續增補修改。有很長一段時間,佛經的解釋權都落在男人手中。這些性別歧視累積下來,你很難一口氣去改變它。」

釋昭慧:「佛教不該變成性器崇拜教」

於是,釋昭慧寫文章、辦研討會、開記者會,倡議佛門這些不合理的性別歧視教條,都應改變。

「從佛法的觀念來講,性別其實反而是要超越的概念,才能達到聖者位階。那跟性別無關,跟德行有關、跟智慧有關。如果強調性別不同,只是在強化男人的優勢,常被我笑說,你這是把『佛教』變成『性器崇拜教。』」

佛門中有 #MeToo:不要以為把錯推給個人,就沒事了

除了法規,佛門中也曾發生過性騷擾,釋昭慧也常跳出來替受害者說話。

2018 年,中國北京龍泉寺發生方丈性侵事件。端傳媒曾刊載過釋昭慧的分析。

她於文中指出,宗教界面對性醜聞,時常進行集體禁言、劃清界線、僧事僧決等方式來規避責任,構成結構性罪惡。(延伸閱讀:#METOO 專訪伊藤詩織:對於性侵事件,人們不該只有一種理解方法

醜聞在哪個宗教都會發生,但在性別不對等的環境下,是很可怕的。要做的不是去切割:「這個比丘本來就特別壞」,其他人就沒事了。不是這個比丘特別壞,而是,環境讓他曾幾何時變成這樣?是不是權力的問題?是不是性別的權力、佛教位階的權力,讓他們認為 「女性是我的工具」?

而除了結構性的包庇外,她也提出個人角度的分析。很多性侵與性騷擾的成因,往往不是出於外在性誘惑,而是來自內在的不安全感,放大了人的權力慾。

很多人其實自卑又自大。他們在世俗是普通人。但是進到佛門,卻有錯覺以為高人一等。比如一個男人,變成比丘後,以為自己高比丘尼一等。但他們心裡有數,自己真的那麼偉大嗎?於是自卑又自大,往往在居士 [2] 面前急於表現,但是又自卑。這是很複雜的。對於許多男性來講,也是可憐的。

這種狀況,其實不只佛門,而是任何權力不對等的社會關係中,都常常聽聞。該怎麼辦?

「要回歸到佛法智慧,洞察到所有的優勢跟劣勢,都是相對的存在。才不會這種好壞的對待中,產生自卑跟自大。」

你對自己沒信心,往往會寄望在別人身上,起了自卑自大之心,反而更失落。

或許佛陀會說,這個宇宙中只有你自己可以依靠,只有你自己可以洞察真理。

「佛陀也不例外。當他要離開世間時,他的侍者叫做阿難。阿難很悲傷,說佛陀你看起來忍著很大的背痛。佛陀於是安慰他,說不要擔心,你永遠都要記得,你只能依靠你自己跟法,法就是真理。只有順著真理的法則,才能把你自己帶到更好的地方。所以我們說『自依止,法依止』,你只依於真理,不要從別人身上找依靠。」(延伸閱讀:專訪鄧惠文:「如果你一直等著被照顧,你自己的成長不會完成」

「人啊,還是把自己當平常人比較好。無論是對於不同性別的人、性傾向的人,都不要看自己看得比別人高。」

當很多人還以為性別是另一個戰場、另一個討論,甚至「不是性弱勢,就不需要在乎性別議題」,其實並非如此。性別概念,關乎的是你如何看待你自己,如何看待他人,並與之相處的重要學問。這在各個領域,都是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