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看深陷家務勞動循環中的家庭主婦心聲:我僅是想擁有一天的週末假期,不要煮飯不要做家事,好好擁有自己的時光,怎麼那麼難?

赫爾曼‧梅爾維爾〈Herman Melvi l l e 〉的小說《抄寫員巴托比》〈Bartleby,the Scrivener〉 中,巴托比是律師事務所中擔任文書抄寫工作的抄寫員。文書抄寫員除了抄寫文書之外,當事務所有其他瑣事需要幫忙時,也必須一起做。

可是巴托比卻拒絕所有瑣事。他總是說:「我不願意。」慢慢的巴托比連抄寫的工作也拒絕了。不論律師如何好心勸說甚至威脅,巴托比依然態度堅決。

「我不願意。」他只是一再重複著這句話。其他同事因為分擔他的工作而忙碌時,巴托比只是在辦公室呆呆望著牆壁,什麼也不做。為什麼呢?

做了發不出聲音的夢後,除了抽菸的問題之外,我也開始找尋是否也有其他讓我發不出聲音的問題。我發現先生和孩子們在週末的時候,完完全全可以自由度過屬於自己的時間。如前面我說過的,先生的週日時間是我無法碰觸的,只屬於先生自己一個人的時間。就算是在週六,先生也很自由,想出門時就出去,想在家休息,就無拘無束的躺在沙發上。週末時,先生跟孩子都能睡到自然醒。


圖片|來源

當時,就算假日也有很多國中生可以參加的補習課程。可是孩子們一上了國中,立刻表示假日不想補習。不管補習班有多好,只要課程開在週末,他們完全不考慮。並不是因為平日孩子有多用功,他們只是想自由度過週末而已。

我曾問過先生和孩子,你們覺得世界上最舒適的地方在哪裡? 他們異口同聲的回答:「家!」

那我呢? 對我來說,最舒適的地方是「家的外面」。只要離開家,不論去哪裡都覺得舒適自在。可是在家裡,即使是週末我依然得做飯。週末,我也想要不做任何家事,自由自在的度過。比起其他家務事,對我來說,即使一天也好,真的好想擺脫「煮飯」 的工作。(推薦閱讀:一封媳婦寫給公婆的辭職信:剩下的日子,我想為自己活

先生不喜歡一個人吃飯,平日我都會等先生下班後一起吃晚餐。偶爾實在太餓了,忍不住先吃。就會被他責備,說自己在外面工作一整天,而我卻連這點小事情也無法忍耐。所以平常最好什麼都不吃等他回來,或是即使不太餓也要勉強自己和他一起吃。我心想,至少在週末,讓我擺脫「一定要做飯」、「一定要一起吃」 的這些義務。

某一天,我對先生說出這些心裡話:「假日我不想做家事。」說完,先生突然暴跳起來,「妳平日也可以過得很自在,為什麼一定要選在週末呢?」

「因為我也想像你跟孩子們那樣,在週末完完全全的放鬆。」
「真不像話,妳是孩子的媽媽⋯⋯」
「為什麼當媽媽的不能放鬆? 」

像這樣沒有結論的爭吵好幾次之後,先生總算像是要讓步似的說:「好,好吧!妳想休息就休息吧!不過,還是要做飯!」我萬萬沒想到,讓先生如此強烈反對的理由,居然是因為「做飯」。

「既然我希望自由度過週末,那當然也就不用做飯。」其實我們週末常常外食,先生也偶爾會出去外面吃,我並非每一餐都需要準備。但是我想要的是「什麼也不做」,就連「今天要做什麼菜呢?」 這種事都不用苦惱的日子。

「週末我就是什麼也不想做!」

先生說我太過自私,強烈的反對。這樣吵來吵去,我就心軟了。於是,我開始觀察先生的臉色,有時候做飯,有時候不做。


圖片|來源

「我真的很自私嗎?」這個問題我無法去問任何一個人,而心越來越軟的我,因為沒有可以商量的對象,總是一個人混亂著。即使只有一天,當我說「我不做飯」,對先生來說也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他從來沒做過一點家事,在公婆家的時候,廚房的工作完全是「女人的事情」。連自己要喝的水都是女人倒的。當先生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時,婆婆或小姑會自然的把點心擺在他面前,先生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

先生小的時候,是跟叔父和姑婆們一起生活,廚房的事情一點也沒碰過。甚至有時走到廚房附近,還會被姑婆說:「男人進廚房的話,辣椒(比喻男性生殖器)會掉。」

對於先生來說,廚房是「只屬於女人的領域」。婚後前八年,因為跟公婆住一起,所以完全沒有機會改變先生。第一次搬離公婆家之後(當時先生非常反對搬家,祖父母和公婆也不願意。只有我一個人堅持這麼做,那真是非常波折的過程。)大概約有兩年的時間,先生非常討厭只有我們的家。因為搬家是我要求的,所以我無法開口要求已經極為不滿的先生幫忙做家事。就算我因為得富貴手而疼痛不已時,先生也只是幫忙洗了兩次碗而已。之後,又很自然的什麼都不做了。這樣的人,叫他做飯給自己吃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我的「週末休假」 戰爭就這樣持續了三、四年。先生就像牆壁般不為所動。我是那樣渴望休假,為什麼只有我不能擁有自由自在的週末時光呢?「你跟孩子們都有自由的週末,為什麼我就不能有?上帝也說六天工作,一天用來休息,為什麼我就不能夠有星期日呢?」

先生的理由只有一個,「那誰做飯?」我實在氣到無法可說。「做飯是主婦、女人要做的事情」,先生的這個想法就像混凝土般堅固。

我思考著要如何讓先生理解。先生認為在外面工作才是重要的事,因為那是忍受著各種折磨來賺取金錢的工作,當然可以正正當當的在週末休息。可是,做家事又不會有壓力,居然還需要另外休假,實在太不像話了。(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月薪嬌妻,家務工作這麼累為何沒錢拿?

先生對於男女該做的事情的觀念根深蒂固,不管我再怎樣說明,他還是聽不進去。看來,只能讓他親身體驗了。家務事並非只是煮幾次飯或打掃幾次而已,而是全面負責起家中大小事情並且得要持續做。而且並不是只做看得到事,就連看不到事都要一整天、一整年持續不間斷的做。只有這樣才能夠理解做家事的辛苦。

為了公平起見,不能只叫先生體驗做家事。我也必須體驗先生長久以來背負著的家庭經濟重擔。彼此都認為自己的工作很辛苦,只有交換做之後,才可能真正理解對方。因此,首先我必須鼓起勇氣跟先生要求,把經濟重擔交由我負責。雖然很害怕,但我認為這是我們兩人彼此都需要的經歷。於是,我跟先生提出了計畫。

「你辭掉公司的工作,待在家裡做家事。讓我出去賺錢養家吧!雖然我賺的錢跟你比起來會差很多,但是我覺得還是需要這樣做,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理解彼此的立場。」

先生雖然嘴上說不像話,但是好像總算有點理解我的心情了。「家事幫傭」 是一項專業工作,那麼為什麼當家庭主婦做這些相同事情時,卻不被當成工作呢?

「公司的工作不論何時都可以辭掉不做。可是對家庭主婦來說,這卻是沒辦法辭職的工作。為什麼連週末都不能休息?到目前為止,我二十年來沒有一天不做家事,現在為什麼連要求一週有一天的時間完全屬於自己都不行?」

我如此懇切的跟先生表明自己的想法,卻得到那樣的反應,真的讓我心痛到流淚。我的心真的非常痛。看到自己只不過為了爭取一天的休息,就要如此費盡心思,我好像突然理解過去的我有多辛苦了。對於那個,直到如今依然得不斷滿足他人的要求,過得糊里糊塗的我,感到憐憫至極。經過長時間的爭吵後,先生總算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