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英朱寫婚後做人媳婦的辛酸與反思,當女人的話語權在父權價值觀中被噤聲,落在肩上的都是沈重的義務。

婚後的夫家就如字面上的意思,真的是「 先生的家」。夫家雖然位在市區,但是先生的家族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住在這裡。所以只要走出家門,很容易就可以在路上遇到分不清楚輩分的親戚。週末,叔公、姑婆等親戚經常會來公婆家見先生的祖父母。

婚後兩個月的某天是祖母生日。十二月凌晨五點,外頭還漆黑一片,公公把大門外和玄關的燈全打開。凌晨六點左右,天慢慢亮起來後,住在同一個社區的親戚、鄰居家的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們開始陸續來訪。這是我生來第一次見到的奇特景象,在家裡請客設宴竟然從凌晨就開始,我十分訝異。一、二樓的客廳和每個房間都擺滿了早餐。客人們吃完早餐後,我們就要馬上準備年糕、水果和零食。緊接著,又要準備午餐。

祖父母的生日是家族中最大的活動。因此,從一週前就要開始準備。從凌晨開始,馬不停蹄的準備餐點,已經夠讓人疲累了。除此之外,每當有客人到時,因為我是新媳婦又會被叫過去打招呼,向我介紹這是住在哪個地方的親戚。等我打完招呼後,又有不知道是誰的新客人來。接著,我還要去廚房幫忙準備食物,一樓和二樓又不時傳來需要更多下酒菜的聲音。客人們用完早餐,通常會繼續留下來再吃午餐,到了晚上,又會有其他親戚來訪。(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月薪嬌妻,家務工作這麼累為何沒錢拿?


圖片|來源

我一直招待客人用餐直到深夜,自己卻沒有好好吃過一餐。過了用餐時間,自己去角落坐下吃飯也很奇怪,中間有空閒的時候,我只想回房間讓忙碌了一整天的雙腳好好休息一下。就這樣,持續了兩三天,我一餐正餐都也沒好好吃過,但誰也不知道這位剛結婚的新媳婦因為一直忙著做事情,連飯也沒吃。大家都在忙著招待客人,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大的活動,忙得昏頭轉向。就在某天的晚餐過後,又要起身準備其他餐點時,我突然昏倒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到了醫院,一醒來就在急診室裡了。

在夫家存在著看不到的順序,男人和女人的順序更為明顯。當大家都聚在一起的時候,男人聲音很大,基本上聽不到女人的聲音。當然姑婆們例外,她們大聲說話或大笑沒有關係,但如果是大姑們就不行,公公會出聲責備。理由是女人的聲音不可以傳出牆外。

家裡有事情或是有活動的時候,只有公公、姑婆和叔公們能出意見。婆婆和嬸婆是不能參與的。婆婆和我只能準備茶和點心,等他們討論結束後,公公才會把討論內容告訴婆婆,然後交待要做什麼。

用餐也是有順序的。祖父母和公公先吃,接著是叔公和姑父等男人,再接下來是長男和姑婆、姪子們用餐。媳婦們和女兒必須先幫男人們準備好足夠的酒和菜,並被差遣好幾回之後,才能跟婆婆坐下來吃飯。這時候,我也可以坐在角落吃飯。但排在最後順位的我,只要男人們需要酒或其他東西時,就必須起身準備。這樣來來回回幾次之後,即使再次坐在餐桌前,飯菜也已經冷了,我也沒有胃口吃了。這時候,先吃的人也差不多用完餐了,而還沒好好吃飯的我,也就必須先去為他們準備水果或點心。

公公是長男,下面有四位叔公和四位姑婆。婆婆當年結婚的時候,公公最小的弟弟才兩歲。可以說公婆是把小叔公當成自己的小孩來照顧。公公的弟妹們跟一般家族不太一樣。他們大多數住在附近,隨時都會聚在一起。親戚們一聚在一起,通常會在家裡住個兩三天。如果遇到年節或生日,還會再多住上幾天。當大家聚在客廳吃飯喝酒,或是玩各種遊戲的時候,身為媳婦的婆婆和我就必須在廚房和客廳裡來回忙個不停。親戚們來到家中時,小叔通常待在二樓自己的房間內,大姑在廚房幫忙。我的先生因為是長男,需要跟長輩們待在客廳。我的小孩跟大姑的小孩會自己找個房間默默玩耍。

結婚八年後,我總算跟公婆分開住了。當時先生極為反對,最後我跟他約定,每個星期五到星期日都會回公婆家,他才同意。搬出去後,我每週都遵守這個約定。每到星期五,小孩從幼稚園回家之後,我就會帶著他們回去,直到星期日吃完晚餐後才離開。大兒子上國小之後,改成星期六再去公婆家,慢慢的變成只有星期日才會過去。但每週都一定要去公婆家,讓我感到厭煩。


圖片|來源

去公婆家做的事情跟之前並沒有差異。週末就像住在一起的時候一樣,在自己熟悉的廚房內準備食物。其他時間則是在客廳陪公婆看電視,度過無聊的時間。然後,吃完晚餐之後,就回到自己的家。當然跟之前住在一起相比,還有一個可以回去的家。正因為還有一個獨立的空間,我才有力氣可以忍受在公婆家度過的時刻。但這種力氣也慢慢在消失,反之逐漸累積起來的是,每個週末都要去公婆家的負擔。就像上班族會有「 星期一症候群」 一樣,我得到的是週末就想逃避的「 週末病」。(推薦閱讀:一封媳婦寫給公婆的辭職信:剩下的日子,我想為自己活

去公婆家不是我決定的,而是「 一定要做」 的義務,因此我才會這麼痛苦。但公婆對我很好,我實在無法對他們表露心思。再加上,婆婆每次都會準備大包小包的東西讓我帶回去,我因為無法拒絕總得收下來。先生則跟我不同,他的生活自由自在,經常因為星期日要運動或聚餐而沒有去公婆家。先生不去的時候,我一想到公婆可能會想見孫子,就不得不自己帶小孩去。慢慢的,我也會找些藉口或其他事情而不去。只要跟公婆說無法去之後,那個週末就好像是我的假日。但一到下週的週末,就會產生不得不趕快過去的壓力。

在公婆家,媳婦的日子充滿著壓力和無趣。這個角色太過沉重,是我想離婚的第一個理由。因為只有離婚,才能擺脫媳婦這個角色。當我終於交出辭職信之後,我想我終於可以跟夫家所有親戚都斷絕關係了。不,應該說我再也不想去公婆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