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羞辱」在今日被多數人抨擊,然而,許多影視作品仍以豐腴身材變苗條作為題材。這樣的作品,觀眾們還買單嗎?

Netflix 的新影集 《永不滿足》(Insatiable)近日在釋出預告片之後,被超過十萬人連署請願,要求停止這部影集上架播映。這部影集出了什麼問題?

從發佈的預告片中,看到一名身材圓潤的女高中生遭到霸凌。她是 Debby Ryan 飾演的 Patty,這部影集的主人翁。以身材圓潤、個性陰沈、穿著俗氣⋯⋯等「非主流美」的女/男性為主角,描述他們被霸凌或被取笑的生活,這類的影視題材,從古至今層出不窮。

但這些電影、影集就只是播出他們被霸凌的過程嗎?觀眾會只想看主角從片頭被欺負到片尾嗎?當然不是。往往要來個華麗大變身,搖身一變,變得美/帥、苗條/健壯,以及時尚,並且讓曾經瞧不起自己的人瞠目結舌。觀眾看到這邊,絕對拍手叫好。(延伸閱讀:讓我們從零到一聊聊母豬教與網路霸凌

《永不滿足》也是相同套路,預告片中,主角 Patty 過了一個暑假,變得苗條火辣又時尚,讓劇中角色都嘖嘖稱奇。Patty 因為外貌改變之後,擺脫過往被霸凌、嘲笑的校園生活,她也決定,要報復曾經欺負過她的同學們。

這樣的故事劇情其實並不新穎,也像是一般校園 YA 影集喜歡處理的題材之一。但為什麼,這次 Netflix 的新影集受到這麼大的反彈呢?

胖到瘦,俗到時尚的不敗公式?

《醜女大翻身》十二年前在韓國上映時,造成轟動。金亞中飾演一名原本體態臃腫,卻有著好歌喉的姜漢娜。但因為外型,只能成為美女歌手的幕後代唱。不甘心如此的她,經過整形手術後,煥然一新變成外型和歌喉俱佳的「人工美女」,順利站上舞台,一砲而紅。金亞中也憑藉這個角色,得到韓國大鐘獎最佳女演員。

同樣於 2006 年上映的《穿著 Prada 的惡魔》,Anne Hathaway 飾演的 Andrea 在時尚雜誌《Runway》工作。穿著土裡土氣的她,一開始頻頻受到同事和主管的恥笑。但在她接受大改造後,好像因為外貌的變化,改變了內心,工作能力和效率也大大提升,讓主管和同事改觀。這部電影十分熱賣,票房告捷,突破三億美金,也帶動原著再次佔據暢銷排行榜。


《穿著 Prada 的惡魔》劇照|來源

還有許多相似的電影,例如:校園 YA 喜劇經典《辣妹過招》,Lindsay Lohan 為了幫朋友報仇,只能改變俗氣穿著,才能加入辣妹同學組成的主流小團體「The Plastics」;日本電影《帥哥西裝》,則是一名其貌不揚的男子,有天得到一套穿上就能變成帥哥的西裝,生活開始產生了意料之外的發展⋯⋯。(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改造蔡英文?我們期待怎樣的「女總統」

這些電影,在當時都是票房口碑俱佳,當然也有得到批評,但大多並不影響電影當時的發行。這次 Netflix 新影集《永不滿足》受到如此大的反彈,或許是觀眾再也不想忍受「肥胖羞辱」。以及相對過去,對於身體的模樣,有了更寬廣的接受度。

我想看到一個開心、有報復心且被渴望的胖子

女星 Sofie Hagen 在《衛報》上發表了一篇對於《永不滿足》的評論,她認為這類的影視作品,往往都是苗條演員穿上增胖裝假扮肥胖,之後在煥然一新成為一名性感火辣/帥氣壯碩的角色。


《永不滿足》劇照|來源

也製造出只要改變外貌,你就能達成任何事情的錯覺。但實際上扮演這些角色的演員,都有著姣好外貌。這些影視作品好像提醒著觀眾:別擔心,我們並不會真的展示給你肥胖的演員,這都是虛假的。

事實上,肥胖並不是可以任意穿脫。對於正被外貌、身材所困擾的群眾而言,看到這樣的影劇內容,會讓他們對自身的狀況感到更加焦慮。也有如鞏固主流美市場的共犯,一再提醒著,身為一個其貌不揚的胖子,你沒辦法有開心的生活,你只能被霸凌,得不到愛,無法被渴望⋯⋯。打破現況的方法只有減肥,只有改變你自己,才能被社會接受,才能成為選擇的一方。

雖然主演 Debby Ryan 和劇中其他角色都對批評聲浪作出回應,說明這是以黑色復仇喜劇的方式,試圖討論羞辱肥胖者的問題。但多數觀眾仍然認為,這是以喜劇的方式再次霸凌了肥胖者。

Sofie Hagen 在她評論的最後,當頭棒喝地呼籲 Netflix:「讓肥胖的人寫出一個優秀的肥胖角色,給真正肥胖演員飾演。讓我們看到一名開心的胖子,或有著報復心的胖子。或是一名被渴望的胖子。我很樂意飾演這個角色。雖然我是胖子,但我是個好演員。」(同場加映:沒有非做不可的決心,別走這條路!到紐約當演員追夢攻略

就算臃腫不美麗,我也能做得比你好

今年四月底上映的《姐就是美》,正是打破上述套路的一部喜劇電影。Amy Schumer 飾演一名身材豐腴、渴望窈窕身材,對於自己外貌感到不安的女性,在她經歷撞到頭的運動傷害之後,便從此改觀,認為自己「美得冒泡」!突然自信爆棚的她,漸漸地,身邊的人對她產生不同以往的正面看法。

當談到豐腴女星擔任主角的影視作品,則不得不提到 Melissa McCarthy。她在《伴娘我最大》中飾演一名雖然從小被霸凌,但並未因此被打倒,反而成為一名政府官員。在一幕搭乘飛機的場景中,她主動勾引了坐在身旁的陌生男子,絲毫不畏懼主流美市場對於外表的狹隘限制。


《伴娘我最大》劇照|來源

隨著《伴娘我最大》票房和口碑的成功,她更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之後主演了多部喜劇電影。雖然不時有著被取笑外貌的橋段,但她的角色往往都把打擊變成助力,反而做出了讓人意想不到的表現:你以為我看起來臃腫而且不美麗,就做不到你的要求嗎?你錯了,我其實做得比你更好。

美不該只是一種樣板的想像

其實,當我小時候看到那些華麗變身的電影時,內心並未感到不舒服。並不是因為自己體態勻稱,所以有如隔岸觀火。曾經是個小胖子的我,其實單純認為這樣的轉變讓人很過癮。我也不否認,我因此受到鼓勵,出現減肥之後就能有著不同人生的想法。

我很幸運的,在成長途中並未受到霸凌。但正因為不是所有人都有相同的際遇,你無法想像這樣的題材,對於一名對外貌極度自卑者,會產生多大的焦慮和傷害。

我想到了身邊的一位友人。雖然並未有著苗條的身材,但她十分幽默,人緣極佳。但當我和她聊到身材話題時,發現她其實非常自卑。她不敢穿著緊身的衣服,害怕身體線條過於明顯,甚至不喜歡被觸碰。

她說,雖然身旁的人都很友善,但她的外型上仍不是社會認為的「美」。她也很困擾,她究竟要不要為了主流市場的美而改變自己,但內心卻有個微弱的聲音告訴她:不要妥協,美不該只是一種樣板的想像。

聽完的當下我很難過,甚至回想起這件事情都覺得難受。我因為年紀漸長加上運動習慣,不再是小時候圓滾滾的模樣。要是我一直保持著童年的模樣,那麼,我是否也會變成一個對自己外貌極度自卑的男孩呢?


圖片|來源

我想是的,而且我會為了迎合社會的眼光,讓自己改變成符合主流市場的外貌。我做不到抵抗,我想要被渴望⋯⋯。假如我仍然是一名臃腫的男性,若我總是因為外型被拒絕、得不到肯定,然而,我看了一部由胖變瘦的主角,展開復仇的喜劇影集;而我卻屢屢減重失敗,我還笑得出來嗎?當影視文本皆指涉,變瘦是通往幸福的唯一途徑,無法擁有勻稱體態,過的難道就是悲慘生活嗎?

如果希望讓人思考肥胖羞辱的問題,啟用一名真正豐腴的演員吧。她/他才會告訴你,這個身材獨有的經驗、以及驕傲。而且透過他們的現身說法,更能打動人心。我也期待未來能看到更多元的角色形象,被霸凌的豐腴角色,也受夠只有減肥才能進行復仇的單一套路了吧。(同場加映:直擊未來趨勢,多元包容與女力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