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是你們的妖魔鬼怪」社群運動,透過一個個的女怪現身,期待喚醒社會對不同身體形態的反思與接納,何殷純:大部分人只是看表面,並不真的在意我。

我深刻的體悟到,即便以健康的名義,大部分的人都只會看表面而已,他們不會真的在意我,當然也不在意我經歷了什麼。

從小到大,我都滿有肉的,體重隨身體好壞,有時候重一點,有時候瘦一點。最重的時候大概有 70 公斤,那時也是我最常去慢跑、騎腳踏車、做體操的時期。過年時親戚很受不了,一直叫我減肥,一桌大概坐了十幾個長輩,大聲問我是不是都不運動?是不是坐太久?我覺得很受不了,我平常自己一個人住,我生病、受傷、面對官司,那些一年才見幾次面的親戚何時給過我關心,卻因為一個肥胖問題,好幾個親戚跟我說了人生最長的對話,其中不乏整個客廳都聽得到的大吼,這是為什麼? 難道沒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可以關心我了嗎?

那幾年間我越來越憂鬱,一邊要面對官司,一邊要繼續讀書,固定都要去打工,因為外表的關係,我有時吃完東西就會有強烈的焦慮,厭惡自己想把自己毀掉。後來,我得了非常嚴重的胃潰瘍,有段時間每個月都因為出門時胃突然痛得受不了吐到全身癱軟被送急診狂吐,我認得好多醫院。我沒有辦法好好地應付學業跟工作,極端的厭惡自己,自殘自殺都在那一年,當然也沒體力去運動,但我一年瘦了 10 幾公斤,我只覺得好痛,常常一醒來就是一陣痛,而且我還越來越瘦。(推薦閱讀:【胖女體解放攝影集】巫止祇:
我不是標本,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我再回去過年,每個親戚都在稱讚我變漂亮,我卻一點也不開心,「我深刻的體悟到,即便以健康的名義,大部分的人都只會看表面而已,他們不會真的在意我,當然也不在意我經歷了什麼。」

在這次的聲浪中面對那些罵我們胖就是不健康、自私、想紅、很醜不要出來嚇人、龍。很奇怪的:他們主張著健康,卻只從一個人的胖或瘦來關切別人的健康。羞辱他人之餘不忘越俎代庖幫人決定他的身體應該往什麼方向,我認為這根本不是真的在關心健康。健康是整體的狀態,包括身體、心理、以及社會關係⋯⋯等等多重的交織,絕不是單憑外表判斷一個人健康與否就開始干涉甚至羞辱對方。

分裂又困惑的的世界

我常覺得這個世界很分裂,從以前到現在,不管我幾公斤,我從來不覺得騷擾有少過。我困惑,若我很胖很噁心該去整形,為什麼我三不五時就接到一些露骨的性騷擾?「我沒有想要把我之外的世界都看做一個整體,但我依然覺得很錯亂,有一群人說我很醜很不健康,應該要把多餘的脂肪剷掉,有一群人覺得我很豐腴我很性感,很想幹我想到受不了,即便我不想聽非得要傳私訊息跟我說。我也幫這些人找了一個共通點,『不在意我的感受,也不在意我的自主權』。」

沒有特定對象的好惡表達不會直接地影響他人,但是針對特定個人的好惡表達,是直接影響到他人的。我想要什麼,我想要的很簡單,我想要的就是不認同我的你「別來煩我」,不用特別跑過來跟我說我很胖很醜很噁心。覺得我很性感的你,若你無法確認我的意願,拜託不用特別跑過來跟我說你對我「很可以」、「很想幹我」,我並不想聽。(推薦閱讀:【胖女體解放攝影集】汪綺:我動了縮胃手術,而這是我的決定

當然,這個讓我感到分裂又困惑的世界不總是像上面兩種人那樣極端,有些人不管是我胖或瘦的時期,見到我總是問最近過得好不好,身體有沒有好一點,即便只是聊聊我都可以感受到他們願意深入了解我關心我的健康與近況。很感謝朋友的陪伴與關心,讓我面對這樣分裂又困惑的世界,不致絕望。

肥胖和豐腴的界線,什麼是美?

我的工作是人體模特兒,也會接人像攝影、錄像模特兒的工作。我入行前便聽過畫室大部分喜歡豐腴的模特兒的傳聞。實際工作之後發現畫室相較主流社會,較能接納各種身形極瘦、極美、年老⋯⋯這些在社會上常是不合格的身體也會被接納。我也遇到很多老師說我身體的線條很美、很優雅,他們拿 Venus of Urbino 和大宮女與我相比,認為我很符合這樣的古典美。我那時候心裡在偷笑,要是被那些很愛管我身體健不健康的網路路人們看到,他們一定會覺得老師不分男女都心理有問題。

這也凸顯的一個問題,究竟什麼是美?美具有普遍性與絕對的真假值嗎? 我究竟是豐腴呢又或是胖?身體真的有一條這麼明顯的界線,超過就是醜就是不健康,「不應該」出現在大眾的眼前嗎?

很多人常以明星、超模的標準說這叫身材好,我在人像攝影的作品中也常見明星身材的模特兒,我自己知道我要接商業攝影的案子不太可能的。除了我的歷練不夠之外,我的身材幾乎是不可能迎合主流市場的。大部分的閱聽人,習慣的還是那種身材纖細又有曲線的超模,即便以主流公共衛生的 BMI 標準來看是過瘦的。我也想提醒各位,拿超模的身材來當作身材好的標準來「苛刻他人」,離一般人都太遙遠。明星與超模每天都要花大把的精力與金錢與毅力維持那樣的身材與體態,瘦、緊緻、皮膚狀態好、又要有曲線。相信各位也對明星為了拍片不惜節食用地獄菜單一兩個星期至一個月「快速瘦身」的新聞不陌生,這對沒有醫療健康的團隊真的都很遙遠也很危險。

這也凸顯了一個問題;在我們只看得到表面的狀態下,不健康的界線是否真的那麼絕對?我們可以針對明星與模特兒大罵、羞辱他們不健康嗎?也許網友會說:「至少他們長得好看不礙眼」!嘿,那你至少可以收起你的健康大旗了嗎?你若這時候承認就只是想羞辱我,我會稍微佩服你一點。(推薦閱讀:瘦身是政治問題:女人的身體,何必由男人的審美決定

我這麼說不是要同意主流醫學將 BMI 直接與健康標準連結的公衛政策,也不是要說一位明星、超模被罵過瘦、被羞辱是應該的,我認為針對特定的個人過瘦,羞辱他很噁心、過度的干涉他要不要增重都是非常荒謬的行為。我認為將胖瘦外表直接地與不健康連結,來作為羞辱人、干涉人身體的理由是多麼荒謬的事情。沒有一個人應該承受他人對自己身體的羞辱與過度的干涉。

我想要回歸我最初站出來的理由:對抗他人針對不同體態、身形的批評、羞辱與干涉,把球丟回這些人。

 

希望,我們都能成為讓別人不孤單的力量。如果你願意拍下你認為自己不合主流審美、健康標準的身體部位,並換個角度凝視自己,也歡迎使用我們的 hashtag:

#我們就是你們的妖魔鬼怪
#肥胖紋FuckingHOT
#FreakingHOT
#女怪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