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真心話」單元,邀請作者與讀者訴說自身性別經驗,看見不同的性別經歷,很重要。遇到性騷擾的情況,別再說他人大驚小怪,應反思每個人都該擁有不被侵犯的身體自主權。

作者|Miss miss

算算已經是距今約十年前的事了,但過程中的對話我依然記得清晰。

當時在一間知名的大型連鎖咖啡廳打工,強調知名品牌,是不想大家覺得我遇到的事情只會發生在小巷裡的咖啡館或小店裡。

那天我罕有的上了晚班,因為臨時同事身體不舒服,我又剛好晚上沒安排便順勢排班整天,一如往常,我站在收銀台點單,今天來了一組態度不善的客人,但做慣了服務業的我只多瞟了一眼,希望他們的檳榔渣可以好好吐在塑膠杯裡就好。

他們選了最靠近櫃檯的圓桌坐下,聊得喧囂,其中一人突然起身朝我走來,工作習慣讓我堆上笑臉詢問是不是需要加點什麼呢?

他說:欸~你給虧嗎?下班跟我出去好不好?
我說:下班後我就要回家了,不好意思。
他繼續說:別這樣嘛~不然明天吧?讓我虧一下啊!

難以忍受的無理,當時我以為一次的拒絕就足夠清楚,對方不屈不撓的追問,我只能倉皇的回身請同事協助,自己假裝尿遁。

落鎖後對著鏡子暗自問候了對方全家一頓後,我安然享受這小小一方的片刻寧靜。


圖片|來源

就在我坐在馬桶上時,門被打開了!

我們四目交接,我愣的說不出任何一個字,對方也愣了一下,便把門關上,但我看得真切就是剛剛對我語出輕挑的那一位。瞬間我感覺心跳加速、腎腺腺素也在狂飆,一種我無法忍受的羞恥直沖我腦門幾乎要讓我立刻掉下眼淚!

現在想想也許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但當時的我正是因為他的輕挑言語才決定暫離現場躲到洗手間,偏偏又剛好是這個人在我方便時闖入,年少的我稍稍整理了情緒後(畢竟還是在工作場合還穿著制服)到辦公室跟老闆娘說廁所的門鎖可能需要更換,再順勢帶出剛剛的遭遇。(推薦閱讀:【性別觀察】中山女中性騷擾:姑息事件,是告訴孩子你的不舒服並不重要

老闆娘說:你被看到了噢?
我:嗯⋯⋯
老闆娘:他開進去的時候你是在穿褲子還是正在尿?
我:正在上廁所。
老闆娘:齁~那就是坐著嘍?那沒關係啦!坐著又看不到~以前有一個是正在穿褲子時被開,都被看得一清二楚她也沒說什麼啊!
我:所以這廁所門不是第一次這樣落鎖後又被打開了?那為什麼不換?不然加一根鐵拴在上面也好啊!

經過一通爭辯後老闆娘仍然堅持沒必要換鎖,並且數落我大驚小怪(明明坐著就沒被看到)裝高尚!

當時的我不爭氣的哭了,我無法理解同樣身為女性的老闆娘為什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出了辦公室眼淚還是一直掉,我覺得很害怕,等等回到櫃檯位置上時那組客人如果還沒走怎麼辦?

一旁經過男同事被我的眼淚嚇了一跳,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男同事:得了吧!如果今天開你門的是金城武你還會哭嗎?我看高興都來不及了吧!

這番話成功讓我止住眼淚,情緒從委屈轉變為憤怒,我非常非常非常不能理解,且認為這番言論有濃濃的諷刺意味。

我大聲的回應: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如果今天是金城武開了門我就會很高興?為什麼我要高興?為什麼金城武就可以看我尿尿?

當晚我就提出離職,但是這件事對我造成很大的震撼,震撼的不是無禮之徒多無禮,而是我不敢相信同樣身為女性的老闆娘竟然會認為「坐著尿看不到東西所以沒關係」,不敢相信男同事居然會出言表示「如果是金城武看我上廁所,我開心都來不及」而我要求更換門鎖的行為竟被認為是「裝高尚」到底廁所門鎖有沒有壞、對方是故意還是無心似乎都不重要了!

我甚至認認真真地試著反省了自己是不是真的小題大做了?是不是裝高尚?是不是真的是我的問題?甚至其實被看一下也不會少一塊肉⋯⋯是嗎?

回想起國中時代,那時還留有髮禁,耳下 3 公分的界線就像我父每每接我放學時總會仔細觀察,要是有哪個男生離我 3 步之內和我說說笑笑,上車免不了就是一陣數落,父親的話總是尖銳直白的,在我年幼的心靈扎扎實實、一磚一瓦的築起了「女孩子必須愛自己」的高牆。


圖片|來源

「隱私」這種東西很弔詭,並不會因為被看一分就減少一分,可以說只要自己不介意(或者窺視者不被發現),那隱私這東西的價值可以說是個恆定值,那顯然問題出在家庭教育(我的父親)跟這個社會對女性身體自主權、隱私權的價值界定有不一樣的標準,那麼究竟哪個是對的呢?

拿破崙曾經說過:正義站在大炮多的那一方。膽小的我不敢標新立異,也不敢當那個發聲的人,而在這個事件中,很顯然店裡的同事屬於大砲較多的那一方,所以我不應該如此小題大作,讓人覺得是個自以為鑲金的,是嗎?

直到今天想起這件往事我還是忍不住想知道,其他的女同事呢?甚至當初那位正在穿褲子被開門看光光的那位呢?他們也都覺得沒關係嗎?還是窮學生為了時薪只能假裝沒關係?小時候鄰居的阿婆常常上空在自家前面搭一個竹竿便晾曬起衣服,旁邊緊鄰的房舍跟時時有車經過的馬路似乎都跟她無關,不在乎的赤裸上身,彷彿我們刻意回避才是我們心裡存著有色的思想。想了很多很多,不斷對自己交叉詰問之後再反問,卻始終得不到一個令自己滿意的解答。(推薦閱讀:不屬於女人的「公」共空間:無所不在的性騷擾

是的,自己的身體自己有絕對的自主權,能夠決定被看與不被看,但是在世界上有多少女性沒辦法這樣簡單的 say no?

人們或許會說,這只是一件小事、一個打工的小插曲,只有對於心靈受到傷害的我才會記得,而女性自主的口號要落實是那麼困難,在這過程中又有多少人想保護自己的身體卻被譏笑是「裝高尚」呢?究竟要如何才能夠清楚地對這個社會表達?我們要的是成為能夠被真正傾聽、尊重的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