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按摩文化中的身體工作與照顧倫理,正視情慾,男男按摩不只是情慾銷售,更多的是手與身體對話的親密實作!

文|陳伯偉/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男男按摩」(Gay Spa) 是台灣近年來相當熱門的男同志性消費文化,但也因「男同志」與「性工作」的汙名,讓男男按摩成為媒體眼中匪夷所思的「另類性產業」,「散播疾病的溫床」。為了安定人心,2015 年6 月台中一名男警「犧牲色相扮同志蒐證」,除了強忍按摩過程的不悅,還要承受「第一次被男人碰觸私處」的羞辱,只能「淚水往肚裡吞」,最後無法忍受,蒐證後立即找藉口離開,事後「嚇得直呼我真的無法招架」。男男按摩到底提供哪些服務,讓身為人民的保母如此焦慮不安,必須咬緊牙根硬撐?媒體報導對男同志性消費的刻板印象,又讓我們忽略哪些男師專業的勞動內容?透過研究男男按摩,我們是否能對男同志性產業作「另類」的社會學想像?(推薦閱讀:同志大遊行現場筆記:陽光胴體以外更多的同志想像


圖片|來源

男男按摩基本款

男男按摩基本可以分兩種:有沒有「數字」(1069)【注1】服務的提供。從事「數字服務」的師傅,相較於按摩技術,更強調提供專業的「性服務」。別以為勃起是男人的「天性」,提供性對男師來說輕而易舉,這簡直是一份「賺錢又賺爽」的差事。試想,你喜歡的「菜」是《大英雄天團》(Big Hero 6 )中陽光精壯的阿正,而你的客人卻只有「杯麵」(Baymax) 般的身材,除了不能面露難色,在真槍實彈上戰場時,一方面要讓客人爽,一方面還要擔心自己的聲音、表情與姿勢看起來不夠爽。因此,不管是 1 號師傅持久賣力的勃起演出,或是 0 號師傅「真情投入」(還是偶爾含淚當 1 的反串演出),都需要專業的情慾展演。

另一種店家類型並不主打數字服務,而是提供情慾按摩,強調在大約兩個小時的流程,如何透過手法讓客人備感呵護,擁有「談戀愛的感覺」。因此,老闆常告誡新手師傅「不要把客人當(CPR)安妮」,因為即便師傅長得再帥、身材再好,但「按客人像在按大體」,都不容易有回頭客。換句話說,相較於赤裸裸的性,「體現」親密乃是這類店家主要銷售的商品。雖然師傅偶爾在遇到自己喜歡的客人會擦槍走火,不過一般而言師傅不太會跟客人發生性關係,除了擔心服務流程因此變得更複雜,也擔心客人一旦得到手後就失去新鮮感,又或在同業中傳開而有損身價。話雖如此,從事情慾按摩的師傅仍須幫客人「會陰保養」打手槍,作為整個服務的「happy ending」。讀到這裡,你也許會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專業手法,可以讓人有種戀愛的 fu ?(推薦閱讀:六對同志伴侶的告白:很多人說人生七十才開始,我是遇到你才開始我的人生

前奏:寵愛勞動

情慾對男師而言是一把雙刃劍:透過情慾的流動可以傳遞給客人「我也喜歡你」的訊息;然而,如果按摩過程只剩情慾,師傅無法營造「情人般的互動」。為了營造師傅與客人之間的親密感,專業「去性化」(desexualized)的手法在一開始按摩時很重要,一個受歡迎的師傅需要知道「如何在對的時間,把事情做對」。「對的時間」包括:客人往往忌諱師傅在還沒有按摩前就開始挑逗,因為這會讓客人感覺「這個師傅是不是有那麼飢渴?」,還只是想偷時間、草草了事。「把事情做對」則像是按摩時要注意客人的呼吸頻率,讓客人身體律動帶領你的雙手,不要客人吐氣你還將身體硬往下壓。有經驗的師傅透過對按摩細節的掌握,除了直接展現自身的專業,也間接告訴客人「我會好好呵護你(的身體)」,進而贏得客人的信任。赤裸裸的情慾在一開始按摩時反而會替師傅帶來反效果,讓客人覺得「這個師傅怎麼這麼花癡、不專業」,客人也無法感到師傅對自己身體的照顧與呵護。

間奏:專業手法,「意」出的親密

男師的工作不會只停留在對客人身體的呵護。專業的手法乃是為了鋪陳後續更「逼真」的親密氛圍,營造與客人「互有好感」的曖昧互動。譬如,「挑逗」一詞常出現在我的田野訪談中,客人對「不經意地挑逗」特別有感覺。因此,有經驗的師傅不會直接挑逗客人,而是呈現於專業的按摩手法中。以充滿性暗示的奶頭為例,師傅不會直接碰觸客人的奶頭,因為對方會覺得太突兀,而是在按摩的過程中,「不經意」地滑過奶頭,帶給客人有更多遐想,「ㄟ?不是在按摩嗎?怎麼好像有碰到奶頭?這個師傅是不是也喜歡我?!」

師傅如何在按摩過程中創造出「意外的驚喜」也很重要。一位年近四十歲、從業十年以上,也是受訪 35 位男師中收入最高者提到:好的服務要像在跳 tango,除了既定流程外,還要能夠即興演出,帶入適合的手法與花式,因為「這超乎他(客人)的想像⋯⋯讓他更好奇與期待接下來的流程⋯⋯你的按摩也告訴客人你很享受你正在做的事情,而他的身體不會讓你覺得無聊⋯⋯」。

不管是「不經意地」挑逗,或者在按摩過程中帶出的「意外」的驚喜,師傅想要營造的是一種與客人「互有好感」的曖昧氛圍。不照表操課的按摩手法,除了讓客人覺得自己享有「特別待遇」外,也為師傅接下來的情慾展演增添說服力。


圖片|來源

高潮:「眼見為憑」的好感

營造曖昧的氛圍是一回事,對男師來說,更重要的是持續讓這樣的感受,成為客人眼中的「事實」,師傅勃起與否便成為重要的指標,因為對客人來說師傅如果沒勃起似乎意味著「他對我沒興趣」、「好像在告訴我(客人)長的抱歉」;對師傅而言,勃起除了告訴客人「你是我的菜」,也能隱藏自己內心對客人的真實情感,尤其大部分的客人並非是男師慾望的對象。為了不讓客人覺得被打槍,師傅需要透過「情慾勞動」來掩飾「表裡不一」的感受,抑制自己可能感到不悅的負面情緒,也藉由勃起對客人的期待做出正面的情慾回應。(推薦閱讀:女性主義壞教慾:第三波女性主義的情慾書寫

能替雇主帶來經濟效益的個人情緒展演,常是服務業主要的工作內容,員工的臉部表情、身體姿態以至於說話聲音,都可以成為從業者情緒整治的範圍,成為銷售內容的一部分。然而,陰莖並非像臉部肌肉容易操控,為了服務客人眼中的慾望,師傅需要挪用自身的情慾腳本,來向客人證明自己的心意。譬如,受訪男師提到遇到不是自己菜的客人時,「⋯⋯不要看整張臉,只看鼻子跟下巴之間,這樣比較容易把他換成自己喜歡人的臉⋯⋯你喜歡有很多腿毛的腿,那只看他的腿,如果他的腿不好看,那就只看他的(腿)毛」。在以身體感官為主的男男按摩,曖昧氛圍的營造,乃是為了鋪陳「眼見為憑」的好感,讓客人覺得自己是師傅眼中可慾的對象,透過情慾勞動,男師除了「體現」(口是心非)的情感,迎合客人眼中的期待,也在有限的服務時間內,讓彼此間互有好感的親密氛圍更顯「真實」。

「感同身受」的照顧工作

男男按摩不只是情慾銷售,也是感同身受的照顧工作。舉例來說,某受訪者談到令他難忘的工作經驗是服務一位已婚的身障男同志。相較於一般客人會卡師傅油水、在服務的過程中他覺得「他(客人)很卑微⋯⋯有很多包袱,花了這麼多錢卻連碰都不敢碰我」。在這位客人腿上有一道很大的傷疤,「嚴重的程度就好像你親眼目睹他在你面前被卡車壓過」,在按到這個疤時,憐憫之情油然而生:「按到(疤)的時候都會有感覺,就會覺得說⋯⋯你真的很辛苦⋯⋯真的希望你的苦難到此為止的那種感覺⋯⋯」。這種「感同身受」的情感體現,在消費者身上也可以看見。譬如,在傳統家庭長大,必須隱藏自己對男人慾望的L(消費者) 提到,男男按摩過程讓他有種「能被深深理解」的感動:「⋯⋯按摩師那溫暖的手⋯⋯細緻的呵護⋯⋯頓時間你會覺你整個心房是鬆懈的⋯⋯一個突然覺得~哇!他怎麼會那麼了解我⋯⋯他好像知道我身體的疼痛在哪裡,好像知道我的 (辛苦,不能做自己的)點在哪裡⋯⋯」。

透過按摩過程中身體的親密邂逅,客人的身體不單只是沉默、被服務的身體,而是成為「會說話」的身體,述說著自身被輕忽的苦楚;男師的手則成為一雙「會傾聽」的手,傾聽著客人身體所承載的苦楚與社會排除。透過身體的親密感觸,手與身體開始對話,身體不再用來劃分彼此之間的陌生距離,而是成為陌生人可以相互對話的空間;男男按摩也不只是矯情的情慾展演,而是情感照顧的具體實作,撫慰著邊緣的身體。身體的社會排除與「另類」的親密實作。(推薦閱讀:打手槍被罵!身心障礙者:「我們的情慾,是一扇隨時會被打開的門」

近年來(男)同志在台灣消費文化中的再現與能見度,似乎讓人覺得同志不再是隱晦、難以啟齒的議題,同志族群也認為自己應該站出來,為「正向」與「健康」的形象感到驕傲,「良善」的同志情感如對婚姻、家庭的嚮往,也應獲得法律實質的尊重與保障。然而,我們不能忘記,在「快樂酷兒」的年代與「同志驕傲」的領土,並非所有人都能夠進入,也唯有國度內的公民以及被允許入境的身體,才能擁有權利定義何謂「快樂」與「幸福」。當我們在提倡「同志驕傲」、「快樂酷兒」的形象,並主張同志應也享有追求親密關係的權利,似乎只有青春、健康的身體被推崇,正向、陽光的形象被鼓勵,符合社會「道德」標準的親密關係能夠被讚賞,至於老、殘、病、醜的身體卻被排除在外,「淫亂」、「不潔」的形象也不被看見,同志性工作仍被社會大眾視為汙穢、難以理解。

在我訪談的過程中,雖不乏有高身體資本的消費者;但同時我也看見許多「不快樂」,甚至讓人感到「噁心」的身體,如何被排除在男同志情慾市場與親密關係的追求之外,反倒是被視為「骯髒」、「危險」的男男按摩,直接提供這些老、殘、病、醜的身體在情感上的照顧,辛苦生活的出口。如同把自己工作當「長照」的男師提到,Gay Spa 可讓老年同志「⋯⋯覺得日子不用一直過得那麼苦悶⋯⋯還可以感覺替自己活⋯⋯」,即便男男按摩常要遊走法律邊緣,不被公權力與社會所接受,但卻也在這灰暗不潔的角落,提供被漠視的身體活著的尊嚴,不被拒絕的空間。

看見差異、擁抱邊緣:正視男同志性工作

看見差異、擁抱邊緣,是近年來台灣同志運動的主軸。然而,社會對金錢與親密關係兩者之間的既有框架,也就是「真心無價,用錢買來不會是真感情」,抑或「性交易過程只有性與金錢的交換」,讓我們忽略男男按摩專業的身體工作,以及「感同身受」的照顧實作,如何協助老、殘、病、醜的身體找到生命的出口,體現男同志情慾文化中被忽略的情慾需求與慰藉。再者,社會對男同志性工作者的汙名想像,讓我們忽視男師專業的身體工作,簡化同志性交易過程中衍生出的多重親密互動與情感意涵,要求男師背負無謂的道德指控,「理所當然」將男男按摩視為社會問題的根源與疾病的傳染源,成為公權力整治男同志性產業的理由,國家公衛部門掃除「愛滋地雷」的藉口。

另一方面,同志族群也須正視男同志性工作者所遭受的汙名,而非排除族群內部的差異,以維持自身的純淨,換取可能將被應許的權益,成為排除異己的推手。透過男男按摩的社會學想像,或許我們可以重新思考,男同志性交易不只是「交易性」,而應正視男男按摩存在的正當性與必要性,看見男師專業的身體工作,以及感同身受的照顧倫理與親密實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