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男女間的權力關係,從《權力遊戲》第七季裡頭的性愛場場景看起,褪去男性視角,正視女性的慾望。

天哪!終於!攢了那麼久,我今天終於把《權7》刷完了!

作為一名女權主義者,我的觀後感只能用三個字來形容:太爽了!

為啥?因為這一季裡,編劇不再從男性視角寫故事了,終於正視了女性的慾望

三季愛情終成正果

經過整整三季的眉來眼去和極度的克制,「龍媽」丹妮莉絲 · 坦格利安的侍女彌珊黛和無垢者(被閹割過的奴隸戰士)軍團的指揮官灰蟲子終於在一起了!第七季第二集展現了這長達數年的曖昧最終達到的高潮。

在一個充滿了全劇最富力量的女性角色的房間裡,女王之手「小惡魔」提利昂 · 蘭尼斯特派灰蟲子去參加一場可怕的戰鬥。

彌珊黛去了灰蟲子的房間,想知道這個她鍾情的對像有沒有計劃在離開之前跟自己道別。


彌珊黛和灰蟲子互訴衷腸

灰蟲子終於承認,跟彌珊黛說她是他唯一的「弱點」。這個充滿柔情的表白時刻,灰蟲子卻因為自己被閹割過而感到羞恥(這種閹割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遠離慾望,專心殺戮)。

彌珊黛從這裡開始掌握了主動權,她輕輕鬆松解開了灰蟲子復雜的衣服繫帶,脫掉了他的襯衫和褲子,把他哄到了床上。

接下來所發生的的,可以說是《權力的遊戲》中第一個真正稱得上是女權主義的性場面——它展現了女性在啪啪啪之中享受的歡愉,且這種歡愉建立在兩人充滿激情的互相愛慕之上。(推薦閱讀:細看《冰與火之歌》:性愛即武器,王國內的強暴為何發生?

在一部從第一集開始就大肆展現女性軀體,然後又用整整六季時間來表達男性慾望的劇裡,這可算得上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性愛中的「權力遊戲」

當我們談論《權力的遊戲》中的性愛場面時,我們常常是在談論非自願性行為

「龍媽」丹妮莉絲在婚禮之夜被自己的丈夫「馬王」卓戈 · 卡奧強來;「小剝皮」拉姆斯 · 波頓多次強來了珊莎 · 史塔克(第一次強姦發生的場面如此逼真,以致於很多女粉絲因此棄劇)。

龍媽和馬王的愛情建立在一開始的強姦之上

《權力的遊戲》向來因為把性愛與性暴力混在一起而臭名昭著;這種行為使強姦在劇中變得正常化,甚至帶有女性可能會喜歡被強姦的暗示。劇中的很多戀愛關係都建立在強迫之上

龍媽漸漸愛上了馬王,也開始享受與他的床笫之歡;瑟曦和詹姆顯然也很享受他們的亂倫關係。

當然,這部劇並不是沒有自願的性愛場面:

比如龍媽和僱傭兵團暴鴉團的團長達里奧·納哈里斯之間的愛情(龍媽在上一季還因為追求鐵王座而拒絕了他的求愛);女野人耶哥蕊特和囧雪諾之間的愛情等。(推薦閱讀:《冰與火之歌》的女力風景

但即使在這些情侶之中,他們的性愛對觀眾來說都沒什麼特殊之處。啪啪啪幾乎全部發生在男女之間,而且都是插入式 ——男人埋頭苦幹,而女人在此過程中漸漸露出忘情的神色,完事之後還要起床為兩人斟上一杯,或者吃點別的什麼東西。

耶哥蕊特和囧雪諾的愛情悲劇,而這一次的啪啪啪就非比尋常。

為什麼這麼說?首先,這次性愛完全集中在彌珊黛的享受上,而這很可能是出於在灰蟲子是一個閹人的情況下,插入式是不可能的(插入式在使女性達到高潮的概率上並不比其他方式高)。

雖然《權力的遊戲》沒有明確說明過灰蟲子的生理情況,但網友早有推測:

儘管原著作者喬治 · R · R · 馬丁很清楚地表明「無垢者」被閹割得很徹底,HBO 的編劇暗示灰蟲子只是被除去了睾丸。

因此插入式性愛並不是沒有可能的,但也會變得非常困難在彌珊黛和灰蟲開始眉來眼去的時候(那時候還是第四季),MTV 就採訪過泌尿科專家,這對小情侶究竟能不能做到最後那一步。

醫生表示,在感情強烈並且足夠專心的情況下,插入式性愛還是有可能的,但其他的啪啪啪方式會更好。哈佛醫學院泌尿外科副教授亞伯拉罕 · 摩根泰勒博士告訴 MTV:「 幸虧我們還有手和嘴。」


啪啪啪的彌珊黛和灰蟲子

在第七季第二集中,這正是灰蟲子所採取的方式,而他做這個決定時完全沒有受到彌珊黛的影響。

彌珊黛把灰蟲子拉到床上,後者馬上就移動到了她的下半身。劇中完全沒有展現男性在為女性口愛時的扭扭捏捏和不情不願;彌珊黛也沒有強行要求灰蟲子做任何事。(推薦閱讀:【關係日記】冰與火之歌:遇見了你,我於是有了軟肋

彌珊黛先達到了高潮。而從統計學上來說,異性戀女性在伴侶願意口愛的情況下的確更容易達到高潮。

女性在劇中大放異彩

集中展現女性對性愛的享受是《權力的遊戲》的一大進步因為它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優先考慮男性追求性愛滿足的劇(無論是銀幕中的角色,還是電視機前男性觀眾的內心幻想)。

這一點對第七季來說也至關重要,我們看到一位女性正坐在鐵王座上,而她很快必須面對一大批想要從她手中搶過王位的女人。

抑製女性的性行為歷來是保證女性屈服於男性的有效手段。女性的身體不是為了享樂(除非是男人的享樂),而是為了生殖。

當歡愉,而不是父權制度下生兒育女的義務,成為性愛的目標時,女性就收回了一部分對於自己身體的主動權。

這種主動權滲透到生活中的其他方面,讓她們自由追求高等教育,加入勞動隊伍,噢,甚至去統治一個(或者七個)國家。

《權力的遊戲》中一次以女性歡愉為中心的女權主義性愛場景,可能是女性即將統治維斯特洛大陸的一個信號。

基於此,還有粉絲為了彌珊黛和灰蟲子的結合長達三季的苦苦等待,我們必須說:再給我們更多這樣的戲,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