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合和拾間小當家寫自身受性侵經驗,期盼大眾了解傳統的貞操觀,也是父權主義控制女性身體的另種形式,進而理解受害者,不再替他們貼上標籤。

提筆寫這篇文章,猶豫許久,這些年來一直想寫給女孩們,卻因為內心的自私,遲遲沒寫的文章。

前陣子看了一部紀錄片《Audrie & Daisy》和另一部影集《漢娜的遺言》,開始之前沒有特別看簡介,但碰巧兩部影片的內容都是關於少女被強暴後自殺,殺死她們的兇手,並不單只是強暴者,還有周遭許多用異樣眼光和批判態度看待他們的師長和同儕,女孩們雖然是受害者,受到的譴責和人們的疏離,甚至比加害者還多。

「私生活太亂、不檢點、不懂得保護自己、好髒、好噁心⋯⋯」,這些無形的標籤一一被貼在受害者身上。在這過程中,她們喪失了自尊和價值感,強暴犯並不只是奪走了她們的身體,也毀滅了她們的靈魂,她們再也不是純淨和完整的「正常人」了,永遠不可能是。(推薦閱讀:《不再沉默》給社會的心碎自白:我從三歲,開始被性侵

性侵受害者,被硬生生地奪走了貞節的牌坊,所以只能用血淚為自己重新打造一個。


圖片|來源

藉由讓回憶不斷的折磨自己,處於痛苦中,甚至是自殺,有意或無意地,受害者往往必須一再透過這樣的方式來提醒自己還有告訴眾人:「我不是自願的,我不是隨便的,我是純潔的,所以我永遠會因為這件事情而痛苦。」假如有一天不痛苦了,似乎就表示自己能夠接受這樣的事情。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接受呢?

看完那 2 部片的結局時,我都忍不住痛哭,心疼那些女孩們。直到女作家之死,讓我這一整週都相當情緒低落,因為我知道有太多女孩們,一生永遠被壓在貞節牌坊之下,無法解脫。

所以我想說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一個過去我不願對人說,只屬於我的故事。

性的禁忌,來自男性制定規則的權力遊戲

從小,我就是個性別認同很薄弱的人,會跟男孩們打架,也常跟著男生們混在一起,不示弱,不喜歡被當女生看待。高中時,男生們常在看 A 片和 A 漫,我會跟他們借來看湊熱鬧。到了大學,有個鄰居是賣盜版 A 片的,我無聊到把他數百片的 A 片,全都看過一遍,不論是人獸交、屎尿的、性虐的、偷拍的,各種奇奇怪怪的類型,看到都麻木。看 A 片並不是因為性需求,而是出於一種研究及好奇的心態,還有某種程度的好勝心,可以跟男生們說嘴「老娘看的 A 片比你們任何人都多的」無聊比較遊戲。

大學時有門歷史相關的通識課,教授要我們找一個主題去寫研究報告,喜歡標新立異的我,毫不猶豫地又選擇寫「性文化」。我借了圖書館所有跟性文化有關的書籍,也找了網路上各種資料,這才發現比起 A 片來說,各種民族的性文化才是讓人嘆為觀止。(延伸閱讀:性別觀察:巴西輪暴案與輔大性侵案,他們的受害經驗不是你的笑話

有些文化中,女性的性技巧是要由家中父親或兄長親自教導的,也有規定第一次要獻給祭司、神祉雕像的,或是成年的那一天遇到的第一個男性,甚至獸交也並不是太罕見。有極度開放的性文化,也有極端保守的性文化,在不同的年代地區,交互影響著,各式各樣的性文化,全部攤開來看時,其實是很難比較好壞的,而能否成為主流性文化,與是否更文明無關,而與國家的強盛度有關。那些強大國家的文化,也慢慢地匯聚成如今的主流文化,而其他的文化就慢慢消失及邊緣化了。

一開始只是因為好玩選擇研究性文化,卻無意中開拓了我的視野和世界觀,原來那些關於禁忌的性,其實更多是權力的遊戲,而與情感無關。傳統觀念中的貞操觀,是源自於女性是男性的附屬品,女人的身體屬於擁有她的男人,性的責任就是為了傳宗接代,所以透過貞操觀的教育,才能避免女性懷了其他人的孩子,以及能讓男性完全掌控女性的身體,也因為如此,失去了貞操,女性就沒有價值,因此貞操如命,是在這樣的文化下被形塑出來的。

那是我大學最認真寫的一篇報告,報告的原始檔案,在硬碟毀損後遺失了,但如今我還記得當年寫的結論是:「如果所有的女生們,都能了解性文化的多元和荒謬,或許就不會再有人因為被強暴而如此痛苦。」

我認為女性的身體屬於自己的,即使被性侵了,或是在不情願的狀態下,被男性接觸了,並不代表女性因此會失去價值,女人不應該是附屬於男人的,女人的存在也不是為了男人傳宗接代,所以我無法接受男性脅迫女性發生性行為,更無法接受,女性在傳統貞操觀的價值下,有人一輩子受折磨,甚至因此失去生命。(推薦閱讀:無人知曉的性侵案件:妳憤怒是因為妳很害怕

寫報告地當下,還只是一個概念,然而後來人生中的經歷,才讓我發現,原來能夠有不同的視角和價值觀根植於心時,絕對可以改變人的心態和看待事情的取角。所以,現在讓我繼續說那些我不想提,卻覺得自己有責任為了許多受害女孩們說的自身故事吧。

我在這裡寫下親身經歷,希望給妳們更多勇氣

這是一個關於女人自己把壓在身上的貞節牌坊被移開的故事。

我的外貌一般,即使不是國色天香,但只要異性接觸的機會夠多,不遇到騷擾也很困難。襲胸的、強吻的、言語騷擾的、壓制的、恐嚇的,這樣的次數竟然十根指頭還數不完。光是在捷運上和公車上遇到的陌生人,就佔了一半,而另外一半就是熟人了,這些都是無數女孩們,共同有過卻難以啟齒的經驗。

也曾有過因為失戀去找學長訴苦,他說喝酒可以忘掉些難過的事情,所以不喝酒的我,就跟著喝了幾杯,而後發生的事情,在隔天都是模糊的印象了。或是,以為只是約會的對象,連交往都還沒有,卻硬是在我明確拒絕的狀況下,硬是發生的關係。(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權勢性侵,別用「我愛你」強暴我

是的,上面那 2 個經驗,如果用現在很常聽到的定義就是「撿屍」還有「約會強暴」。

但是,讀到這裡時,請先停下來,不要企圖去同情我,把我看做一個受害者,或是想要貼任何標籤在我身上,我並不容許他人這麼做。我說這 2 個經驗只是想要分享,當我在不同的情境下,我是如何看待曾經遭遇的各種騷擾或是不愉快的性經驗,以及事後的我有甚麼改變。

當下,我不太會害怕,只會感到憤怒和不爽,所以我直接對襲胸我的客戶拍桌,或是在捷運上遇到色狼時,用力推開。事後,我可能還是會憤怒和難受,但是幾乎沒有超過幾天,即使是面對所謂的性侵也是如此,連掉淚都沒有過,更沒留下太多陰影。

這不是因為我很隨便,而是我了解男性們對性的想法,也了解人性的黑暗面。我知道錯的不是我,所以我可以憤怒,但是我不需要感到羞恥或是自卑,不需要用別人的錯來逞罰自己。

對我來說,這些關於性的惡,也不過是人性中自私及貪婪呈現的一種形式,一個會性騷擾女性的男性,和那些剝削員工老闆,或是酒後駕車的人,一樣都是呈現人性的惡,並沒有因為是性而有所不同。

在這個社會上,有很多天災人禍造成的受害者,車禍、詐騙、搶劫等等,不勝枚舉,然而當事過境遷,身體康復後,這些標籤多半自然被卸下了,但性侵受害者,卻往往一輩子被貼著這樣的標籤,而被異樣的方式對待,也會擔心未來的男友或老公會介意,而寧可永遠不說。

於是,當女性們,因害怕被貼上標籤而隱忍,失去了求助的機會,也造就許多惡狼肆意逞凶卻逍遙法外。 只有讓眾人意識到傳統價值的貞操觀,也是父權主義控制女性身體的另一種形式,向性侵受害者貼上道德標籤也是對受害者的迫害,而不再向性侵受害者貼標籤,才會有更多女性願意出來指認兇手。(推薦閱讀:我是「不完美」的性侵受害者

如果我是個很傳統、很保守的女生,甚至連男性朋友都沒有,當我遇到這些跟性有關的騷擾、甚至侵害時,我絕對會有各種強烈的負面情緒,就跟絕大數受害者的反應一樣。但是因為我知道男性們的對性的需求和態度,理解如今主流的性文化,並非真理,更多是父權時代遺留下來的觀念,所以我能有不同的理解和對待。

讓我害怕的是社會對受害者的刻板印象

這些年來,這些偶發與性有關的不愉快回憶,其實對於我的人生幾乎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只除了一點,那就是我害怕大家知道我被傷害了,卻沒有受傷。我害怕因為我沒有哭泣,沒有耿耿於懷的放在心上,就被人們認為我隨便,不夠純潔、不夠認真地看待自己的身體。

我還害怕,即使遇過一些不好的男性,但是我仍跟大多數的男性朋友們還是保持著良好的關係,並且相信著愛情,還辦兩性活動,會讓人認為我不是個真正的女人,因為我不夠脆弱。(推薦閱讀:致性侵受害者的一封復原信:你有能力陪心裡的孩子走出黑暗

如今我希望藉由我的故事能把傳遞訊息給女性們,這個社會的性教育,不論是對男性或女性都太不足了,特別是男性受到色情影片和書籍及過往父權觀念的影響,很容易造成對女性的傷害,受害者,遠比想像中的還要多,偏偏我們的教育中,又是掩耳盜鈴的不談性,以為不談就是保護,就是守護青少年的純潔,卻反而讓他們暴露在危險中。

我很擔心把偶像劇情節當作愛情目標的年輕的女孩們,當她們面對異性時,抱持著浪漫的期待,會讓她們更容易受騙,並被狠狠的傷害,那種傷害,不僅只是身體的傷,而是對於愛情的憧憬和對於未來人生想像的毀滅。也很憂慮這個社會持續的期待女生們,要站在受害者的位子,讓女生們無盡的痛苦,去展現自己的貞節。(推薦閱讀:請不要替我代言!性騷擾的主流與非主流經驗

真的不希望再有任何的女人,包含男人被性侵、被性騷擾,但要建立這樣的社會是很困難,但我們的社會應該有能力教育所有的女孩和男孩們,了解異性,了解性,並且能夠建立起一個即使被性侵害、性騷擾,都永遠不要歸罪於受害者,也不要被道德觀二度傷害的價值觀。當遇到意外時,女人也不需要藉由讓自己一直受傷痛苦,來告訴自己和他人,我們是好女人。

現代的女人應該要有能力和智慧自己移開古代男人為了控制女人所設的貞節牌坊,因為女人不需要靠它來得到愛情,更不需要靠它來知道自己是誰。

要刊登這篇文章前,我猶豫再三,直到投稿的前一刻,都在掙扎是否要刪除自己的故事,或是改為匿名,但最後,還是決定公開書寫,因為如果連我都害怕被歧視,害怕被指責,又怎麼可能讓其他的女性有勇氣面對呢? 而且如果不寫自己的故事,人們又如何能相信,一個價值觀的改變,是足以救人一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