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課題是離家,而父母的難,是試著放手讓他去碰撞。面對孩子一次次的成長階段,他開始摸索,長成自己想要的樣子;而父母,也在這些人生推移下,需要不斷地學著放下,放下對孩子的執著、放下想保護的心態、放下捨不得他不再撒嬌討愛的惆悵。因為成長就是不斷探索、走遠的過程,面對孩子的背影,父母能做的就是驕傲放手,用愛凝望。(同場加映:多久沒跟家人聯絡?陪伴我們成長卻被忽視的「家」

 

胎兒待在母親腹中的時程是九個月,子宮是一種交通工具,乘載著從宇宙來的旅者抵達全新的目的地。誕生,是孩子第一次選擇離開妳。孩子自離開子宮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走遠未曾停歇。

他們來到世界之後能讓你抱著的歲月並不長,所以當長輩勸戒著:「孩子不要太常抱,抱多了不好帶、抱多了愛哭……」這時候,你得清楚如此親密的擁抱是限期的,約莫八個月起他們就開始爬行,開始脫離你的懷抱。這是探索世界的開端,也是孩子第二次離開你。

慢慢的,孩子會站了、會走了,生活的領域擴大,往後的日子裡他們熱衷於冒險,歪歪倒倒的每一個可愛步伐其實都是實務演練,演練著未來將如何在大千世界裡行走得更穩健。漸漸的,能抱在懷裡的時間少了,由於他們的每個今天都想比昨天走得更遠,自然而然地,他們背對著父母的時間也越來越多。這是孩子第三次離開你。

後來孩子學會了奔跑,你在他身後追啊追的,還不忘喊著:「寶貝,小心啊!」他們擅自拉開了與父母之間的距離,雖然只是身體,不過終究開始有了距離。這是孩子第四次離開你。用一生來承襲爸媽的教導,讓愛繼續漫開。

慢慢的,孩子來到青春期,他們開始探索關於「本我」的模樣。我是誰?什麼是我?我是什麼形狀?我的能力到哪裡?我的方向在哪裡?我要用什麼樣的裝扮來建立自己的形象?我要用什麼樣的行為模式來定位我的風格?

推薦閱讀:周子瑜事件背後更深遠的「自我認同」:我是誰,我從哪裡來?

這個階段的人類渴望藉由收集各種關於「我」的零件,組裝出一個屬於我的「我」,好與父母花了十幾年時間塑造出來的「我」做出區隔。因此,他們開始力抗阻礙他們主觀意識的所有威權階級。

父母心碎一地,焦慮地說著:「天啊,這孩子怎麼了?他為什麼不像以前一樣聽我的話?」於是親子之間變成人間最不寧靜的武道場。在大人控訴孩子「不聽話」之後,緊接而來的是孩子回頭指控大人構築的「代溝」,事實上在「代溝」的字面意義背後,指的不僅僅是世代之間的看法歧見,還隱藏了更深的意涵—意味著父母在失去主導權的過程中,因恐懼抓得更緊,控制身心靈的欲望更強大,而孩子也因為父母的緊抓而跑得更遠。

父母一方,因控制而控制,畢竟面對孩子的青春期往往是措手不及,還來不及告別他們的童年,童年已經不打算回頭,在那樣的倉促之間,大人忘了提前學習除了控制之外的對待方式。

孩子一方,因反叛而反叛,在來到下一個武道場之前,父母永遠是最現成的對手,為了捍衛「本我」的存在,他們不停挑戰。其實孩子自離開子宮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走遠未曾停歇,先是身體的離開,直到青春期,他們的心,也慢慢離開。這是孩子第五次離開你。

但是這次的離開是認真的了,青春期是上天的巧思,是宇宙為了讓人類累積戰鬥技巧而存在的一個階段。

這個時期的孩子很叛逆、想自主、很容易劍拔弩張,那些都是為了日後的生存而寫下的應用程式;人總要長大,他們將面臨職場上的單打獨鬥,將擁有婚姻或為人父母,也必須準備好迎接全新人生的能力,關於那些你看不順眼的種種,往往正是前往成年世界的行前訓練。

於是青春期成了人生裡最奇幻的過場,讓人們在仍帶著兒童的天真之中告別天真,在逐漸成熟的身體裡等待成熟。這是上天的美意,畢竟人們如果從兒童直接跳躍到成人,那既殘酷也行不通。

推薦閱讀:職場筆記:明白不足,是快速成長的開始

孩子的一生都在掙脫父母,他們一輩子都在尋求「離開」的各種可能性。這是天意,是宇宙不變的定律,既是如此,那就讓我們學著當個放風箏的高手吧!

推薦閱讀:留學筆記:遠行增加的不是名氣頭銜,而是人生經驗值

擁有不等於占有,放手不等於鬆手,那如絲的細線在空中看似隱形,但那是牽掛,不是羈絆,陪伴一直一直都在。

無論孩子在一生之中將離開我們幾次,但總有一次會換成我們離開,到了那一天,孩子早已成就了一個完整的「我」,那個「我」,獨立、從容而自信,用一生來承襲爸媽的教導,讓愛繼續漫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