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當你身在一個女性地位低落、飽受異性暴力等等不公平的對待時,我們如何自處?讓我們一起目擊摩洛哥的性別現場。

MOROCCO 摩洛哥驚魂

只要還有能力選擇,我們都是幸福的。

當我走出馬拉喀什 (Marrakesh) 機場,一陣悶熱的空氣迎面襲來,令人懊熱難耐。

有人大喊著我的名字:「Sio !上車吧!」

是我預訂旅館的工作人員 Omar ,他帶領我走向一台老舊的車子,裡面的冷氣似乎只剩下裝飾功能,室內空氣沉悶得令人想吐,我只好把頭伸出窗外,一邊吹著暖風,一邊欣賞著街道兩旁的萬家燈火、人潮稀落的夜市攤販,以及高聳入雲的清真寺。

來到摩洛哥,並非為了撒哈拉沙漠的壯闊風景,或是精緻典雅的伊斯蘭建築,純粹只是想要滿足自己走過六大洲的虛榮心。來到這裡之前我也沒有做任何功課,主要因為從歐洲飛來這裡的廉價航空不少,光是一個晚上住宿費只要四歐,就已經值回票價了。

「到了!下車吧!」

Omar 提著我的行李,示意我走進眼前的巷子。巷內暗黑無光,走在他的後方,幾乎看不清楚他的背影,只能跟隨著此起彼落的腳步聲前進。

雖然只有短短數分鐘的路程,我已記不清到底拐了多少個彎、穿過幾道門,走過無數迂迴巷弄,才終於到達旅館。此時再回頭那些猶如迷宮的巷道,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心想:「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Omar 似乎看穿我的心事,懶洋洋地躺在大廳抽著阿拉伯水菸,慢條斯理地說:「放心吧!明早我會再帶妳走一遍,妳很快就會熟悉的!」

在烈日的照射下,再度走在巷弄之中,的確讓人安心許多。只是,偶爾有人從我面前經過時還是讓我感覺不太舒服。這些路過的男人總是直盯著我看,即使擦身而過仍會回頭望我一眼,甚至有人一路緊跟在我的身旁,追問我的名字。(推薦閱讀:無所不在的性騷擾文化!當一位男子當面騷擾我13歲的女兒

好不容易,來到了熱鬧的市集,看著琳瑯滿目的首飾、皮革、布料、地毯、衣服、銀器、古董等精緻的手工藝品,心情也豁然開朗。

「美女,妳是日本人嗎?妳叫什麼名字?喜歡什麼顏色的靴子?穿什麼尺碼?」小販有禮貌地問。

我對他說了句謝謝,就走到下一個攤位。

「妳很漂亮!妳是哪裡人?說中文還是韓文?妳想看木製品還是皮製品?」四周不斷有小販打量著我,向我推銷商品,此時我已感到有點不耐煩,朝著廣場的方向加快腳步。

「別走得那麼快!來摸摸我的水果吧!我也想摸摸妳呀!」

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立刻詫異地回頭,厲色望向他。沒想到對面的小販更加肆無忌憚地說:「嘿,妳的臀部很漂亮!過來看看,我的頭巾也很漂亮!」

我被嚇到了!瞪大眼睛給他一個下馬威: 「你剛才說什麼?有膽再說一次!」他們仍然用嘻皮笑臉的看著我,繼續「糾纏」攻勢,最後我只好推開經過市集裡的滿滿人潮,繞過不斷向我招手的弄蛇人、算命師、演奏者…… 來到廣場旁邊的餐廳,可還未走近門口,已有好幾個男人包圍著我。

「美女,妳好嗎?」

「妳是哪裡人?叫什麼名字?」

「來我們這家吧!妳想吃塔吉還是古斯米?我們有牛、羊、雞也有海鮮,而且最便宜!」無論我向左走還是向右走,他們都緊緊跟著我,擺明非要做到我的生意不可。結果,我懷著憤怒的心情,在嘈雜的環境下,吃了一頓菜色跟帳單價格不成正比的摩洛哥菜之後,迅速回到旅館。

其實摩洛哥男人口無遮攔的語言暴力早已聞名於世,但這個初體驗讓我從一開始的驚慌到後來怒氣沖沖,一回去就搶走 Omar 正抽著的菸斗、吸了幾口草莓味的水菸來消消氣。「我不會再出去啦!街上一直有男人煩我、纏著我,有些更是口無遮攔的性騷擾,我實在受不了!」(推薦閱讀:請不要替我代言!性騷擾的主流與非主流經驗

Omar 聽了笑笑:「不用生氣,妳所遇到的事情都是正常的!這不過是摩洛哥男生跟遊客兜售貨品、吸引妳注意的表現!這裡沒有什麼網咖、夜店、咖啡館可以結交異性,我們從小就習慣以言語博取異性歡心!女生如果不感興趣的話,只要不作任何眼神接觸和回應,男生就會知難而退!」然後他替我繫上了黑色頭巾:「出去走走吧!好不容易來到這裡,總不能天天待在旅館。只要妳出去後誰也別望、誰也別理,就沒事了!」

於是,我牢記 Omar 的訓示,假裝什麼都看不到、聽不到,只專注在拍照。當我在街頭舉起相機準備拍攝路燈時,卻發現遠處有三位青年對著我叫囂:「不能拍!」

我對他們的挑釁置之不理。

「妳沒聽到嗎?我們說不能拍照!」我還是裝作什麼也聽不見。

「妳再拍的話,我們就打妳!」我再也沉不住氣,憤怒地偷偷望了他們一眼。同時我也意識到,周遭小販即使看見我被幾個男生欺凌可能也毫無反應,更不會有人伸出援手幫助我。為了避免事端,我決定離開。

當我收起攝影機時,他們仍然在 10 米之外叫囂:「妳再不離開,我們就強姦妳!」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氣不過,狠狠地回看他們,勇敢地喊了聲:「幹!」後拔腿就跑。

「賤貨!站住!別跑!」他們在背後窮追不捨。我用盡全身力氣衝過一個又一個的門洞,跑過一條又一條的巷道,在似乎無止境的迷宮裡清楚聽見自己的喘氣和心跳聲……突然之間,一位全身罩著黑袍只露出大大眼睛、長長睫毛的女士把我攔住。

「妳沒事吧?」她拍拍我的手臂,關心地問。

「有人在追我!」早已淚流滿面的我崩潰地說。

「放心,沒有人追你!」她示意我回頭看。

「真的嗎?」我小心翼翼地察看四周。

「當然是真的,剛才妳跟那幾個青年對罵的時候我也在場,他們根本就沒有追妳呀!」。

「那妳剛才為什麼不幫我呢?」我激動地說。

「我要怎麼幫妳呢?他們又沒對妳做什麼。更何況他們以為妳在拍他們,所以反應才會這麼激烈。這裡的法律是不允許男人觸碰女人的,若是對女遊客騷擾的話刑罰更重,所以他們只是謾罵而已,不會真的動手。」她試圖讓我明白這裡的情況。(推薦閱讀:為什麼對女生而言街上並不安全?搭訕與性騷擾的一線之隔

「如果真的有人強暴我,有人會幫我嗎?」我還是感到不安。

「如果真的有人強暴我,也難保有人會來幫我。」她悠悠地說。

當事情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才能深刻感受到那種震撼。此時,我的心情也由憤怒轉為同情。

儘管摩洛哥已經算是較開放的伊斯蘭國家,但當地婦女們還是沒有好日子過。女人不被尊重更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她們半數沒有讀過書,還未成年就被家人逼著出嫁,平日則必須待在家裡不得外出。此外還要跟幾位妻子共侍一夫,婚姻暴力和性騷擾問題更是層出不窮。相比起摩洛哥女性被嚴重剝削的權利,從前我在課堂、職場裡、生活中所遇到的所謂「不公平」待遇,原來都不過是雞毛蒜皮的事。(推薦閱讀:【王迪詩專欄】職場「抽水」文化:有條件的性騷擾

我很慶幸自己生活在一個自由開放的國度,可以選擇用自己的力量去捍衛立場。至少,讓身邊的人得到我公平的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