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某些味道,突然讓你酸了鼻頭,想起那些記憶場景裡的氣息,卻也感慨那是回不去的曾經。親愛的,人長大了總要離家,就算不離家,離那些永遠不想忘的童年回憶也遠了。當你身在異鄉總看著遠方說著那才是我的家,走在陌生的城市街景裡,撲鼻而來的飯菜香讓你想起母親在廚房轉來轉去的身影,又不禁紅了眼眶。人的記憶有時候只會記起那些看似瑣碎的事務,卻也是那些細碎而微小的美好撐著我們度過每個日常。(同場加映:【旅行31天】旅行路上,向你說聲「歡迎回家」的味覺記憶

我最喜歡傍晚時分剛剛灑完水的,草地的味道。那是一種混和著傍晚涼涼的空氣,和濕漉漉草地氣息的味道。我的朋友們都不喜歡那樣潮濕的氣味,但每當傍晚時分我經過校園裡的草地總是忍不住為了這個味道駐足。當華燈初上,校園裡的街燈一盞一盞亮了起來,這樣的味道,總是讓我想起我的童年。

在我的童年時光裡,每年我都會和媽媽一起到位於聖荷西的阿姨家度過暑假,那是我生命中閃閃發亮的美好記憶。也因此,我對美國總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和喜愛。長大後回頭想想,美國真的有那麼好嗎?也許美國並沒有那麼好,只是在美國的日子,是我最無憂無慮,並能擁有媽媽和阿姨全部的愛和關注的日子。

阿姨家有很大的後院,上面是漂亮的草皮和結實累累的果樹,每當傍晚時分,院子裡的自動灑水器灑水完畢,總會散發出那樣帶有涼意的、濕濕的氣息。在阿姨家的假期,每到傍晚,我們總會一人搬一張椅子到後院坐著,聽阿姨和媽媽重複說著過去的故事。

聽阿姨說當年是如何帶著三個孩子到了美國生活,如何珍藏著唯一的嫁妝——一把裁布的大剪刀;聽媽媽說大學時如何以不會游泳的旱鴨子身份到秀姑巒溪泛舟,又是如何,赤腳繞校園一圈贏得十場電影的賭注。而一談到義無反顧嫁人的時候啊,兩人都忍不住紅了眼眶。

小小的我不懂那是怎麼樣的情緒,但我知道那時候的媽媽和阿姨是快樂的,因為每當她們紅了眼眶講著那些聽起來好苦、好苦的往事,卻又會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那時候真的是好傻啊!或是真不知道那時候怎麼會那樣大膽哪。

我想,那是一種對生命的坦然,一種對生命中所有發生的過往都全然接受的坦然,所以她們哭泣,並微笑,然後感到幸福。

我喜歡聽阿姨和媽媽說著重複的故事,喜歡在濕漉漉的草地氣息中,聽故事聽到星星都掛滿天空、眼皮都睜不開了,才上床睡覺。我覺得很幸福,因為直到睡著身邊都有人陪伴,也因為知道當我張開眼睛屋子裡一定會有人在等著我,而感到加倍加倍的幸福。(推薦閱讀:25歲女兒寫給母親的一封信:我多希望,把你消失的人生還給你

在阿姨家的假期,媽媽就只是我一個人的媽媽,不再是某人的老師,也不再有改不完的作業。我不用等待每天不同的人從學校接我去安親班或是才藝班、不用再和其他任何孩子競爭,而是能嬌憨地在阿姨和媽媽身旁繞著,嚷嚷著肚子餓了,饒富興味地看著兩人處理食材,或是談笑風生。那就像是一段偷來的、與世獨立的好時光,卻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刻畫在我的血脈中,每當有景物觸動了我的回憶,我就能瞬間回到那段時光,感覺到自己閃閃發亮。(推薦閱讀:陪伴一輩子的,是那些充滿愛的例行公事

直到現在,只要我在傍晚時分經過濕漉漉的草地,就能聞到那樣的味道,那樣讓鼻子感受到些微寒意卻讓人打從心底溫暖起來的味道,然後啊,我就忍不住開懷地笑了起來,像個孩子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