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女的社會是怎麼生成的?先看看存在於人身上的厭女痕跡。作者空心二胡的故事是這樣的,從小,她為自己身為女生這件事感到可悲,覺得自己是個罪人。「妳這麼胖沒有人要當你男朋友」;「沒有人喜歡肥豬」、「沒有人要上妳」,她經歷過精神暴力、言語霸凌,她以親身經驗分享,這個厭女社會是怎麼生成的。(同場加映:

雖然這件事情曾經在一篇名叫《我為什麼會仇男》的文章裡提過,但是看到這個話題時,我還是難免為我自己的前半生感到可悲,如果要問身為一個人最悲哀的事情是什麼?

大概就像自古至今被性侵的女生一樣,明明是自己受害,卻又因為受到單一輿論環境影響,連自己都覺得自己是罪人,並真心為自己感到「懺悔」的行為一樣吧?我當然是沒有遭遇過這種事情,但是我的前半生受到男性對我的厭女行為,以及我自己對於自己身為女性以及女性群體的厭惡,讓我真真切切感受到,我現在長大能夠意識到厭女問題,並且開始脫離厭女的處境,真是我人生的一個萬幸。(延伸閱讀:

我經歷過的厭女症是什麼?

我從國小的時候開始就是土肥圓,所以我從國小一入學就經歷過很多霸凌和欺凌,特別是男生對待我的態度特別惡劣,孤立、言語羞辱不說,他們對我的舉止也經常伴隨著大聲咆哮、肥胖羞辱甚至是肢體暴力和恐嚇威脅。

我在國小的時候,就曾經被男生丟球、被潑水、被威脅鑽他胯下,還圍堵恐嚇吃粉筆,說真的每天經歷過這些事情,讓我日後對於男生有很不堪的回憶,也因為在小時候沒有經歷過正常兩性相處的經驗,所以直到現在我已經長大了,我還是覺得男生很可怕。

到了國中以後已經不太會出現類似國小很強烈的暴力,但是孤立、言語羞辱、大聲咆哮、騷擾和差別待遇還是有的,我在國中的時候就經常被隔壁班的男生群嘲恐嚇,有次我經過隔壁 A 班的時候,那班的同學還會突然推一個人撞我,然後取笑那個人「很可憐」;不然就是在校外活動的時候,被隔壁B班的男生大力推一下肩膀,並大罵「去你的!」

說真的,我遇到這些事情的當下真的被嚇到哭出來,但是我卻無能為力。

到了五專以後當然情況是比國中還要輕,但是孤立、羞辱和差別待遇的行為還是有。還記得我五專的時候,我在社團認識一個蘿莉控學弟,他對社團其他女生很和善,唯獨對我態度非常差,每次我跟他講話或者是跟大家講什麼都故意無視我,不然就是很激烈的嘲諷和羞辱。比方有一次我說我要扮演胸部大的A角色,他就用很不屑的語氣嘲諷我說:「妳出很肥的 B 角色啦!」

還有一次我要設定小說的角色,他看我筆記本的內容,覺得有個角色長得很眼熟,他就問「這是你自創的嗎?」,雖然我的確有參考一個角色,但是我因為他的態度很差不想理,我就敷衍的「嗯嗯嗯」三聲,接著他又嘲諷說「最好是咧!」還用譏笑的口吻一直問我「妳畫大頭是什麼?」、「囚犯喔?」、「這是囚犯嗎?」反正他的發言讓我覺得很雷就是了。(推薦閱讀:

(為什麼我的小說有人物的繪畫設定?是因為小說有插圖才順便畫人設這樣子。)

即使只是無視也很傷人

而我在大學、打工甚至是在博物館聽導覽的時候,也會遇到像這個學弟一樣的人,不是故意無視我,不然就是故意當著我的面嘲笑我的外表。

我大學註冊跑攤子時,有一個學長一看到我,就大呼「怎麼來一個這麼醜的?」,然後在新生訓練帶學生時,那個學長也故意拿我的外表,當眾羞辱我。

我在補習班打工的時候,打工的所有人裡面只有一個男的,當他問所有女生「禮拜五有誰會去打工」的時候,看到只有我一個人舉手,就好像一副遇到很慘的事,摀著臉朝天大喊一聲長長的「喔」,好像跟我一起工作很悲哀一樣。

我甚至在科博館聽導覽的時候,看到一個男導覽員問大家一個問題,對其他人的回答都有回應,唯獨我回答三次都故意裝作沒聽到,我當時覺得非常不舒服,但是我不能說什麼。

然而很疑惑的是,這些人如此行為,不但不會被白眼,甚至還很受歡迎。關於那位科博館的導覽人員現實受不受歡迎我不清楚,但是像我上面所說的那個學弟,即使很外貌協會他還是有一個蘿莉顏又胸部大的女朋友(我學妹),而那個學長以及跟我同單位的男生,在系上和辦公室也很有異性緣。

但是一個女生只要長得胖和醜,別說會不會有異性緣,還要遭受異性的羞辱和嘲諷,甚至還要受到暴力威脅和恐懼,而且你受到這樣的羞辱和暴力,不但連同性都不會幫,甚至連同性也會跟著一起嘲笑攻擊你。

因此我們能說,處在一個對女性——特別是對醜女有極端敵意的環境裡,難道不是身為女性最悲哀的事情嗎?然而最悲哀的並不是旁人如何對待妳,而是在這種單一輿論環境下,妳如何看待妳自己。

厭女行為,不是只有男性

關於男性如何對我進行厭女的行為,我在上一段已經大致上談過一遍。總第來說,就我一個醜女而言,我接受到的厭女,跟一般女生所遭遇到的厭女相比,真的是很血淋淋以及殘酷,因為在父權社會的價值觀下,男人認為女人一醜她就沒有任何價值,而這樣的價值觀也滲透到女性對自己的看法,也難怪女人相較於男人會更煩惱外表這件事,而男性卻不用花多少時間在治裝上。

所以我的童年幾乎是無論男女都會對我有厭女行為,因為父權的影響力實在太大,大到連女人都會將男人的感受當作唯一標準,並對女人進行分化甚至揶揄嘲諷攻擊,導致有好一陣子我對於我的女性身份感到相當厭惡,我在那段時間一直想試圖學習男性的文化以及所有東西,讓自己變得跟男性一樣,好像這麼做,自己就會被男性女性看得起,並且稍微優越一把。

事實上以女人的外表做分類並進行差別待遇,本身就是對女人赤裸裸的物化,但是對於兒童或青少年而言,這種行為是不是物化他們怎麼會懂呢?因為他們打從一出身就暴露在父權社會的價值觀下,所以即使是女的,也有可能會做出跟男人一起討論「一個醜肥女值不值得被男人『寵幸』」的事情,或者是即使一群男的在嘲笑一個醜肥女沒有性魅力,不但不會制止,甚至還會出現跟著男人一起嘲諷該醜女的情形。(推薦閱讀:

那麼在連女人都不會互相協助並且進行分化的情況下,你覺得醜肥女在這樣的環境下是過著怎麼樣的人生?男性可以帶頭對一個醜肥女進行關係霸凌(孤立;搞小動作);言語霸凌(大聲咆哮;恐嚇;嘲笑揶揄);人格謀殺(造謠、毀謗、扭曲事實、挖洞給你跳等。有機會再詳述。)以及肢體霸凌(毆打潑水等),他們甚至可能因為妳長得很醜,就故意放一支 MV 去嘲諷妳,不管你說什麼都要否定妳,甚至還會故意在課堂上當著你的面對妳集體群嘲。

至於女生呢?女生看到也不會制止,甚至也會加入霸凌的行列,並且知道我喜歡班上哪個男生,也會故意當著我的面說她跟那個男生同一組或者是用同樣的東西;就連我朋友知道我喜歡哪個男生,班上有人過生日或者辦活動,也會故意問「那個男同學有要去,妳要去嗎?」

性,是最傷人的利刃

至於男性除了會各種霸凌以外他們還會做什麼?他們對於醜肥女最主要的羞辱,幾乎離不開「妳有沒有性魅力」本身,他們對於你的嘲諷以及貶低幾乎離不開「妳這麼胖沒有人要當你男朋友」;「沒有人喜歡肥豬」;「沒有人要上妳」這種話,這些話不只對女生來說是羞辱,同時也顯示出男性本身的自大,因為你自己本身也不怎麼樣,怎麼有資格對別人說這些呢?但是我卻沒有辦法反駁這些言論,因為這個社會太在乎男人的看法,男人的價值觀幾乎鋪天蓋地到幾乎成為人類的共同價值,既然男人的價值觀已經成為所有人類的共感覺,你怎麼覺得我有底氣去反抗所有人類的價值觀呢?

所以我兒童青少年時期經常為自己沒有性魅力這一點煩惱,因為我就是因為沒有性魅力,所以才會受到男女無差別的嘲諷和攻擊,也因為沒有性魅力,所以這一點長久以來一直是我被羞辱攻擊的把柄。所以我五專以後為了證明我有性魅力做了很多事情,比方試圖交男朋友甚至是約炮,但是不但沒有成功,甚至還因為我的行為,被一堆男男女女更加嘲笑揶揄,不止取笑我長得又胖又醜,毫無性魅力,甚至還要被貼上「賤」、「不自愛」、「很有自信」、「只會想這種事情」這些標簽加以揶揄,而根本不知道我做這些事情的整體脈絡到底是什麼。

自此以後我才意識到我的價值並不是建立在男性的下半身身上,而是建立在自己對自己的肯定之上,因此約莫到我即將上大學之際,我才突然「清醒」並且不再追求這些東西,但是在此時我厭女情結並沒有絲毫減緩,而是進入了更激進的狀態,我開始看青年漫畫,男性向的東西,並且覺得女性向的事物都很幼稚無知,因為我覺得這些東西根本不了解男性到底是什麼,所以我在這段期間幾乎只接觸男性向的事物,並且徹底貶低女性向的各種東西。(同場加映:

因為那時的我幼稚的認為只有男生的東西是聰明的,女生的東西是愚蠢的,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對女性向的東西非常不以為然,而即使我在父權社會禍害這麼久,被男性羞辱這麼嚴重,我還是一廂情願的覺得男人都好,女人都不好。

痛,如何使人覺醒?

那麼我是到什麼時候才發覺男人本身的劣根性?是我在瀏覽 PTT、巴哈姆特和 Komica 等大型網站的時候,發現男性對女性的批評非常不堪,整個口吻都用非常悲傷和憤怒的口氣,把女人批評的什麼都不是,頓時我才開始大動肝火。

並且從這時候開始,我就徹底瞧不起男性這個生物。原因是因為男人這一生都已經享有很多男性福利了,但只是因為正妹不理她,或者是交不到正妹女友,這些人就大動肝火,甚至還不敢對正妹發怒,還地圖炮所有女性,然後又繼續對正妹獻殷情,讓我覺得男性這個生物真的非常不堪。

這對於我這種長期被男性以及男性價值觀霸凌或揶揄的人來說,我真的不知道我要用什麼樣的心態,去看待這些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如果男生覺得美女單純不理你,或者只是不被美女喜歡,交不到女朋友,就對你來說是個侮辱,那麼你們對於不喜歡的女生的作為,有沒有反省過自己的行為有多傷人?你們同樣也會故意無視醜女,甚至你們還會羞辱醜女,那你們做這種事情的時候,為什麼你們不會將心比心?你們真的有像你們所講的的那麼慘嗎?沒有女朋友與醜肥女要經歷的恐懼和羞辱相比,真的是很嚴重的事嗎?(延伸閱讀:

然而這些人是不會反省的,因為有更多同性異性會認同他們的困境,並且跟著這些人把女生罵得什麼都不是。

想到這裡就覺得這個世界很悲哀。

美,人生就不一樣?

然而事實上即使是很有性魅力的女性,她們在兩性關係上也不一定過的滋潤。

記得國中時,我們班一個男生很熱烈追求班上一個很性感的女孩子,但是因為這個女生有男朋友,所以在她男友的威脅下,這個男的只好放棄對她的追求,轉而開始追求我一個裡外兼具的女菁英朋友,而這男的糾纏我朋友很久,即使我朋友已經表明對他沒興趣仍然不肯罷休,後來我朋友忍無可忍最後拒絕他,這男的反而見笑轉生氣,開始聯合班上的男生一起霸凌我朋友,甚至我朋友還一度被那群男生叫囂去死。

講到這裡,你能說這個社會對女生來說是公平的事情嗎?你覺得現在的女性權益高漲到壓縮男生的生存空間嗎?

恐怕沒有。

傷,能使人產生同情?

然而即使擁有性魅力但是卻遭受到男性禍害的美女,她們會因為自己遭受過男性禍害就會有同理心幫助其他女性嗎?這句話其實很難說。

我曾經遇過一個情史很豐富並為此得意的女人,她曾經說過她被同齡的人奚落她是公車,但是即使如此,當她聽說我在五專的求偶焦慮時,她還是用很男性優越的態度,取笑我沒有性別觀(但是她平常跟男性講話的時候,卻又老是用非常男性沙文主義的角度跟那些厭女沙豬們聊得很開心。)所以一個女人會不會因為自己曾經受了傷就對性別有意識,這並不是很容易說得准的事情。

最悲哀的的,不是不被這個世界善待

打了這麼多,我覺得很語無倫次,因為我看到這個話題時,我真心為自己的遭遇感到悲哀,因為我都被男人羞辱的這麼多年,我居然還一廂情願的覺得男人都好,女人都不好,並且學習男人的文化,否定女人的文化,甚至還因為自己是女性就否定自己身為女人的事實,到底是要多悲哀才會即使都被男人欺負成這樣,還覺得男人好棒棒?到底要多悲哀才會讓自己由衷的覺得,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卻還由內而發的覺得「身為女人,我很抱歉」?

我們何時才會得到真正的解放?

從我真正開始脫離厭女心態,直到現在也才過了三年的時間,在這三年的時間,我才由衷的對身為女人這樣的事情感到驕傲,我才由衷的對自己身為女人這件事情感到自豪,但是即使我已經跟我的性別和解,但是我在本質上,早就已經沒有身為女人應有的樣子,我無論是在創作、寫作還是行為舉止上,都經常被誤認為是個男的,在以前我會為我的男性特質高興,但現在我卻極力想擺脫這些東西,我學習男人的文化大半輩子的時間,直到現在我才努力學習如何成為一個女人。

佛教有所謂的輪迴之說,如果這世界真的有所謂的輪迴轉世,我希望我下輩子不要再繼續當人,而是當非洲草原上與小伙伴共同奔跑狩獵的鬣狗,或者是在喀拉哈里沙漠中的狐獴,因為這些生物是母系社會,牠們不會因為自己的女性身份而受到雄性不公平的對待,也因為這些生物不是人類,所以牠們也不用煩惱人類社會在性別中的種種問題。

如果身為一個人類女子,在這個社會所受到的待遇卻遠遠不及非洲野地裡的小生物,那麼即使身為人類有什麼意義呢?如果成為人類女子是這世界最悲哀的事情,那麼真心覺得如果人可以選擇自己靈魂的居所,還是不要選擇繼續當人類了吧。

(以上文章於本人豆瓣專欄以不同文章形式進行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