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當今女神氾濫,美麗的標準卻未因此而鬆動。寫給你三個好萊塢女星的反擊,克蘿伊、綺拉奈特莉、瑪丹娜,不服應於單一的價值觀,過得更自在。(推薦閱讀:

圓潤的大眼、勝雪的白肌、柔軟的豐胸、毫無贅肉的小腹、勻稱的線條,帶著一身優雅的女人味驚豔四座。說到女體,大眾總崇尚著美麗,而這美麗總有著僵化的標準,當有女人跟這套「女神」標準背道而馳時,我們就慣於譏諷這些女人不夠努力,因為「世上只有醜女人,沒有懶女人。」

但又何須把美的想像凍結在「女神」的軀殼裡?下垂的老臀、微凸的小腹、平坦的胸部,這些都不該成為被遮掩的羞恥。一種身體,是一個故事,而每個女人的故事都該獨一無二。

尤其是女明星,總是被高高捧上「女神」的神壇,但什麼「事業線」、青春美貌、纖細身材,對不起,這通通不是女神該有的單一姿態;女神不只是宅男的夢中情人,也不只是其他女人整容時的指定範本。她們有的是不服膺於規則的倔強、她們走的是不守本分的路,她們唯一要做的是與最真實的自己和解,女人迷為你寫下三個超越「女神」姿態的女星。

克蘿伊摩蕾茲:我不再為了發腫想去整形

「超殺女」克蘿伊摩蕾茲(Chloe Moretz)以《特攻聯盟》走紅,不僅被視為具有潛力的年輕演員,還被媒體奉為新生代的女神。而外型甜美的她,除了和貝克漢之子布魯克林談戀愛,備受外界矚目以外,也因日前被拍到身材發腫,意外撐破衣服的畫面,豐腴的身材屢屢成為被媒體揶揄的焦點。

據英媒《鏡報》報導,克蘿伊日前前往錄製綜藝節目途中,選擇穿著超合身天鵝絨上衣,但令媒體大做文章的是,當她準備幫苦苦等候的粉絲簽名時,袖子拼接處竟意外爆開來,而被形容為「被肥肉撐開」。

除此之外,在拍攝《惡鄰纏身2》時,她一身紫黑相間的緊身條紋裙,搭配半透明桃紅色絲襪,也被媒體直批為不復以往性感形象,襪上開洞就像是穿到撐破一樣,實在令人「不敢置信」!

才 19 歲的克蘿伊,因為媒體的關注,曾有一段時間對自己的外表相當沒安全感,而陷入痛苦的掙扎,克蘿伊在受訪時曾說:「當我 16 歲的時候,我想隆胸。我還想把肉肉的下巴整形、做臀部手術,或一切我不完美的地方。」

但在母親的鼓勵下,克蘿伊逐漸理解到自信不假外求,身材也不該是被愛的條件:「我男友布魯克林給我了巨大的支持,我不需要一個能給我很多物質的男人,但當我覺得心情很糟的時候,他就會告訴我說,停下負面思考,看看你在採訪中說了什麼,弄明白自己的立場。傾聽內心的聲音,你就和你說的一樣美麗。」

綺拉奈特莉:我平胸,我驕傲

綺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在好萊塢以「骨感」身材著稱,而經常被外界批評太瘦,但這並非她刻意節食而致,而是天生纖細,但卻因此被形容為身材太過扁平,不夠有「女人味」。

過去在拍攝《神鬼奇航2》電影海報時,綺拉奈特莉曾有平胸被修成 C 罩杯的經驗,而納悶為何不能用自己的真實樣態示人?而她在受訪拍攝上空照時,也特別要求保留照片原貌,堅持以自己最平凡的體態現身。

對於原本的平胸硬是被修到變C奶,綺拉奈特莉表示:「我認為女人的身體已經變成戰場,而那些後製過的照片正是禍首之一。我們的社會現在都以為那些照片是真實的美麗,要看到各種不同體型因此變得很困難。」

綺拉奈特莉因為身材纖細,卻在照片上依然凹凸有致,而被女孩視為完美身材的標準,媒體也曾渲染齊拉奈特莉是好萊塢厭食症的根源,他們稱就是有綺拉的存在,讓女孩們都對體重斤斤計較,甚至有女孩想要將自己改造成她,過度節食而喪生。這事件讓綺拉奈特莉感到相當沮喪,也曾自我懷疑纖細是種罪孽,而因此在 2011 年時曾有想退出演藝圈的念頭。

重新釐清了自己與身體的關係以後,琦拉奈特莉反而想要向女孩證明:「美,不只有一種」。她不是照片塑造出的那樣得天獨厚——既纖細又有豐滿的胸部。

在受訪時坦言,過去不論是拍攝廣告、雜誌封面,都有被後製過的經驗,使她想要為自己的身體做主的念頭益發強烈,因此和廣告商表明代言的態度,條件就是要求對方不要修圖,「我可以拍攝上空照片,只要你不要作任何改變或修飾。」

瑪丹娜:這就是我 56 歲的老臀

不如男人的魅力被認為越陳越香,女人超過一定的年紀時,卻被視為美好已過了賞味期,她們的容貌與身體不再被認為是可以被慾望的,不具有性吸引力的老女人以不符合刻板印象的行為試圖攫取大眾的目光時,下場總是慘不忍睹。

所以年齡歧視往往伴隨著性別歧視而來。當瑪丹娜在57屆葛萊美獎上,穿上漁網丁字褲露臀裝時,媒體標題紛紛以「不舒服」與「恐怖」來攻擊她,讓瑪丹娜在接受《滾石》雜誌專訪時,理直氣壯地點出女人老去後的忐忑:「那就是 56 歲屁股看起來的樣子,王八蛋!」

「每個人都用年齡來批判我,我直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什麼?」她表示經過多年的人權歷程,現在沒有人敢公開對黑人或同志發表詆毀言論,但每個人都可以隨意揶揄她的年紀,讓她不解地質問:「為什麼這可以被接受?」

瑪丹娜指出,年齡歧視是當今唯一仍被大眾漠視的行為,更無奈的是「只有女性會被攻擊」;她認為大部分女性到了一定的年齡,就自限地依照社會期待行事,但瑪丹娜仍堅持:「但我不遵守規則,過去不會,現在也沒打算開始!」

瑪丹娜過去驚世駭俗的帶動了當今的潮流,她也細數了自己的過去:「過去我拍攝情色寫真,人們覺得我行為超常。而我在 MTV 奬表演《Like a Virgin》,大膽露出臀部,人們覺得是醜聞。但這些行為如今都是稀鬆平常。所以,如果我不得不充當一個為女性敞開大門的先驅角色,讓她們相信即便到了五六十歲,也依然可以像 20 歲那樣性感和美麗,那這個角色我當定了。」

女神當道,女人的美貌被視為一種流通的貨幣,臉蛋與身材便是她的最大資產。男人的灼灼目光指揮著女人應該具備的姿容體態,女人必須不惜代價將自己塞入那華麗而疼痛的標準裡:在烈陽下還拿著小外套計較露出的肌膚、在鏡子前對著橫生的肉指指點點、每隔個幾天,就要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多餘的毛髮、抗老產品在 25 歲以後就是周年慶該注意的焦點⋯⋯對自己鬆懈的女人,好似就對人生的價值不負責任。

但在這個女神泛濫的時代,我們其實還喪失了這個世界的一些可能性。女神可以不只是靜態的被觀賞、不合標準時又直接被推落神壇。就像克羅伊、綺拉、瑪丹娜,女人也可以穿梭於天上人間的女神規則,不想在這樣身體等同價值的世界裡,去做一個忠於自我的女神,一再地顛覆、突破那些完美的想像,倔強地露出自己的身體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