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可以轉彎,但本人絕不回頭。」英國鐵娘子柴契爾夫人,她是第一個在政治領域以名稱掀起「主義」,讓自己風格蔚為風潮的領導人物。鐵腕就是她的本色,一起來認識改變英國大時代的柴契爾夫人。(推薦閱讀:

如果要數英國戰後影響最深遠的是哪一位首相? 答案不是邱吉爾,他雖然屢屢在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英國首相之類的民調中領先,而他也在一九五一到五五年再次拜相,但其實當時他的政績卻乏善可陳,他對英國的貢獻,主要是於二次大戰帶領國家民族奮勇抗敵,在國運最風雨飄搖時,讓社稷不至於落入納粹魔掌。換句話說,這不能算進戰後那一本帳。

在二○一○年里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 )訪問一百零六位英國政治和歷史學者的調查中,英國戰後的首位首相,工黨的艾德禮(Clement Attlee ),保守黨的鐵娘子( Iron Lady )柴契爾夫人便分占第一、二位,而在二○○四年同樣由里茲大學所做的類似學者調查中,艾德禮同樣壓過鐵娘子,而且更是第一位與第四位的差距。而恰巧這兩位風雲人物的功過,是要拿來一併討論才好理解的。

英國戰後百廢待興,但選民卻在一九四五年的大選放棄了雖是戰爭英雄,但卻嫌剛愎自用的邱吉爾。畢竟在艱苦的戰爭中,全國上下每一個人都為國家民族做出了無私的奉獻,於是在戰後重建和休養生息時,講求的理應是和衷共濟,讓每一個人都能夠分享成果,而工黨那一套權利義務並重、同志間互信互愛的倫理,恰巧最能迎合新時代的需求。(同場加映:翁山蘇姬 The Lady:在你的夢想之前,我微不足道

在艾德禮的帶領下,社會建立了三點的共識,並進行了相關的改革,包括:一、維持穩定以及高水準的就業;二、福利主義國家,例如政府向失業和貧窮人士提供社會救濟,以及以政府補貼的全民保險為基礎,向全民提供免費醫療照顧;三、混合式經濟,在市場經濟之上,把大量與國計民生有關的企業國有化,如煤炭、石油、電力、鐵路、航空和鋼鐵。

這三項可謂環環相扣,例如國企提供鐵飯碗,這是穩定和高水準就業的一大支柱,而除了高稅率以外,把大量企業和其盈利國有化,也是提供福利的一大財政來源。

在艾德禮的領導下,社會的貧富懸殊大幅改善,英國邁向一個更為平等、和諧的社會。這就是艾德禮的影響,也就是所謂的「戰後共識」,或稱之為「社會民主共識」。此一共識在戰後獲得兩大黨廣泛認同了近三十載。

但凡事有利必有弊,有始必有終,「戰後共識」的巨大代價,三十年後暴露無遺。國營讓企業失卻效率和競爭力,福利主義讓政府負擔沉重,工會過分坐大讓政府和企業縛手縛腳。這些症候都在一九七八至七九年的所謂「不滿之冬」(Winter ofDiscontent ),來個總爆發。為了避免進一步刺激業己十分嚴重的通膨,執政工黨政府不時不得把公營部門的加薪率控制在五% 以下,這被工會視為破壞彼此間一直存在的「社會契約」,因而發動大規模罷工作抗議,工黨政府因為公營部門發動此起彼落的罷工行動而疲於奔命,暈頭轉向。

罷工引發停電、交通癱瘓、街道上垃圾堆積如山,甚至出現棺材無人下葬、醫院減收急症病人等場面,再加上這是十六年來最嚴寒的一個冬天,不單讓這個冬天變得格外淒涼,亦令到經濟進一步雪上加霜、奄奄一息。

二十世紀唯一以其名冠上「主義」的首相

時勢造英雄,「不滿之冬」帶來人心思變,柴契爾夫人趁勢而起,帶領保守黨在一九七九年大選勝出。上台後,她緊抱「小政府」方針,推行國企私有化、減稅以刺激投資、讓市場主導經濟、收緊貨幣供應、削減社會福利、把公共房屋出售給原先的租戶、打擊工會勢力,悍然結束實行了三十年的「戰後共識」。(推薦閱讀:蔡英文霸氣女力!《時代雜誌》鏡頭下的女性政治領導

史家和學者更把其治理哲學稱之為「柴契爾主義」,她是二十世紀唯一一個以其名字冠上「主義」的首相,即使是邱吉爾也沒有這樣的殊榮,顯示其治理哲學影響深遠,到了之後的首相梅傑、布萊爾、布朗和卡麥隆,沒有一個敢明顯反其道而行。二○○二年,貝理雅的左右手,執政工黨政府重臣彼得.曼德爾森( PeterMandelson ),更毫不忌諱的公然說:「到了今天我們每一個都是柴契爾主義者了。」(We are all Thatcherites now )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艾德禮和柴契爾夫人就是如此各領風騷,不單改造了自己的政黨,也影響了對手的政黨。

當然,戰後三十年的共識,一定是盤根錯節,根深柢固,因此,鐵娘子從政生涯亦可謂烽煙不斷,火頭處處。早於一九七○年她擔任教育和科學大臣時,便試過因大幅削減教育資助,甚至取消對七歲到十一歲孩子每天免費供應牛奶的津貼,惹來群情激憤,指責她為「牛奶掠奪者」,甚至「反動的野蠻女人」、「虛偽的孤寒鬼」、「食人的魔鬼」等,一個自稱為「憤怒大隊」的組織揚言要綁架她,以至她家裡不得不配置了一隊警衛。

到了她擔任首相後,當然更加變本加厲,例如一九八四年當她要鐵腕整頓虧本的煤礦工場時,更惹來曠日持久的煤礦工人大罷工,甚至爆發嚴重騷動,警方共逮捕了高達一萬一千三百人,衝突造成九人喪生,其中三名是未成年的少年。

面對如此強大的反彈,柴契爾夫人毫不妥協,反而表現強悍,一派鐵娘子的本色。她說:「如果你想讓自己討喜,面面俱到,那你將要準備無時無刻作出妥協,最終一事無成。」「我不是一個謀求共識的政治家,而是一個有信仰的政治家。」

她不怕惹起爭議,更不別人批評,她說:「我愛爭論,我愛辯論,我不期望別人只是坐在這裡來同意我,畢竟這並不是他們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