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詩人陳克華以寫作,描寫男同生活的情與慾、愛戀與別離、盼望與不得,彷彿一扇一扇的窗,引光洞照靈魂之所在,反覆觀照己身和他者的世界。而在網路時代,同志該怎麼愛?從交友軟體 Grindr 談起,而Grindr 使得臺灣同志交友同時「全球化」又「在地化」,TOP(壹號)或 BTM(零號)其實是在忽略文化多元的脈絡。(延伸閱讀:同志的「厭女」情結:交友軟體上的拒C文化

文/陳克華

從 Grindr 看臺灣

自從 iPad 用上手以後,身為同志而不使用 Grindr,就好像要貓兒不吃腥,魚兒不沾水似的一樣困難。

誰知一旦開啟了Grindr帳戶,才知原以為那些以往發生在身邊朋友的神奇事蹟,並非天方夜譚,而且真的就在現實當下立即顯靈。包括就和住隔壁大樓裡的男子約會。在同一個捷運車廂裡互相用Grindr確認身份,兩個陌生人因此相識一笑。

經常在車站大廳或任何公眾場合發覺有人遙遠地對你微笑。吃過飯走出餐廳,發現對街就站著與你互敲多時的「雞排王子」,立刻上前相認並品嚐雞排一串。朋友更因此得到他的「水煎包先生」的一個擁抱。

而公出路過台灣三天的外國同志,竟也就大辣辣把日期寫在自介上,擺明的只要萍水相逢,露水姻緣。科技深深改變了人類的行為,卅年前於深夜新公園倉惶奔行的同志們,怎也料想不到如今同志的交友模式會是這樣!

Grindr 幫助同志克服了距離,現實的,同時也是心理的。

初上 Grindr,一張張千挑萬揀的照片排列開來令人自卑心頓起──怎麼每個同志都長那麼帥?身材那麼優?胸肌這麼發達乳溝那麼明顯?光看照片台灣同志素質之高,大約居全球之冠了。

但極大的落差是可笑的約砲英文(為何多用英文我也不解)和低落的「網路禮儀」,包括對「無臉照」的粗暴攻擊,且不知為何有那麼高比例的台灣同志在自介上寫著 TOP(壹號)或 BTM(零號)?在西方這早已被認為是異性戀強加在同志身上的「刻板印象」,是同志極欲摘除的歧視標籤,東方同志卻順手拿來往自己身上套?而更可笑的是寫「both」,表示他又扮一又扮零。試問全天下只有這兩種異性戀才想得出來的做愛方式?

否則大可使用「versatile」這個字。

Grindr 使得臺灣同志交友頓時「全球化」又「在地化」,但又尖銳且無所遁形地映照出同志文化的盲奌與矛盾。在「文化多元」(cultural diversity)已是全球趨勢主流的當下,在臺灣同志運動堪稱亞洲第一的此刻,Grindr 無異提供了我們一面反省的鏡子。(推薦閱讀:Iphone 6s 揭露的性別歧視:男人用玫瑰金就是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