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權框架下各種性別都活在父權凝視的視角裡,他們被迫用男女二元性別的觀念生活在這個社會裡,以符合大眾對兩種性別角色的期待。其中男性,看上去似乎是父權框架的既得利益者,但生活中,卻處處流露著對於男性這種性別的壓迫。女性主義似乎常被男性誤解為是只關心女性福祉的思想浪潮,但其實它是在追求各種性別都得到平等與尊重。男性看似跟女性主義的關係相當遙遠,事實卻是出乎意料地近。(同場加映:

男人,這就是為什麼你得懂女性主義

如果說有什麼主義能確實且貼心地照顧到「男人」這個族群,那就非女性主義莫屬了。什麼!?公僧糗!!女性主義跟男人有什麼關係?女性主義者不是只關心女性的福祉嗎?而且女性主義者不是都是一群討厭男人的女人嗎?

嗯,或許對多數只在乎自己電腦效能跟勇士隊到底能不能拿到這季總決賽冠軍的男性而言,女性主義就像是諸神的黃昏一樣遙遠。不過身為一名男性,就讓我來娓娓道來,女性主義與男人的關係。

先讓我聲明,女性主義討厭的不是男人,而是父權體制。

很多人覺得父權體制跟女性主義分別位於「巨石強森-林黛玉」光譜的兩端上,父權就代表男人陽剛的極致,女性主義則是姊妹們在黑夜裡的信仰。但是事情不是這樣的,欽差大人,父權體制跟女性主義其實是分別位於「性別迫害-性別解放」的兩端上(所以比較像是「唐納川普-西蒙波娃」的光譜)。

父權除了對女性是種極不公平、不正義的體制之外,它讓參與其中的男人活在各種「隱約的不舒服」跟「莫名的憎惡」之中。換句話說,是父權讓男人變得討人厭、充滿仇恨而且不快樂的。

啊那什麼是父權呢?

父權體制是種威權架構,它強迫每個人參加,就像是一場規則很不公平的爛遊戲。它幾乎存在於社會的各個層面:婚姻家庭、經濟、宗教、學校、政治、司法、軍事、性、職場、暴力、娛樂運動、人際互動......它使得男性成為優勢階級(管你情不情願)。(推薦閱讀:

霸權對社會的影響就是造成不公平與剝削,父權迫害的對象正是女性、非異性戀者以及部分異性戀男性。基本上,父權幾乎迫害了所有人,只是有程度上的區別。小則雙重標準、差別待遇及嘲笑羞辱,嚴重則霸凌毆打、將女性視為財產、普遍的性暴力、造成死亡(他/自殺)並且讓許多人過著悲慘的人生。所以父權簡單的說,就是悲劇。(推薦閱讀:

那讓我們先不談那些嚴重的、見血的、泯滅人性的問題(儘管那些問題常發生在女性及LGBTQ群體上),我們今天是要來撫慰男性的靈魂的。父權對男性的傷害多源自「性別角色」與「男性凝視」。

「性別角色」定義了男人的樣子跟女人的樣子。這是每個人一出生就加諸於我們身上的期待。你可知道方形的西瓜是怎麼種出來的嗎?在西瓜還是小寶寶的時候就在西瓜外面裝一個方形的堅固模具,這樣隨著西瓜長大,模具會被填滿,最後拆除模具時,西瓜就會是方形的了。(

性別角色就是那個套在我們身上的模具,在我們還是嬰兒的時候就套了上來,每個人都被套住,以致我們以為方形的西瓜才是正常的西瓜,被套住的人才是正常的人。而問題就出在,我們不是生來就是模具限定的樣子,我們的自我被限縮,被扭曲,被壓迫,每個人都如此。

性別角色限制了不少人(尤其是女性,因為她們的模具更小)的天賦與潛能,這無疑是一種殘忍與浪費(想像一顆可以長到 15 公斤的西瓜卻因為模具的關係只長到 3 公斤)。

而「男性凝視」正是讓性別角色更加有約束力的社會壓力,簡單的說就是:男人會在乎別的男人怎麼看待他,尤其是對他的陽剛氣質的檢視。萬一你的舉止不符合陽剛期待,你在人際關係中的地位就會被默默地往下移。

如果你想知道什麼是男性凝視,穿雙 15 公分高的高跟鞋搭配露背洋裝去上班或上學,整天下來讓你冷汗直流、魂不守舍、如坐針氈的就是男性凝視的威力。

但其實不用高跟鞋及露背裝,男性凝視仍存在於我們生活的每個角落(就跟 PM2.5 一樣),黑箱地規定了男性的言行舉止、衣著打扮、興趣嗜好、生涯規劃、選擇偏好......以確保你的存在得「像個男人」。(推薦閱讀:

性別角色與男性凝視維持了父權的秩序,但你可能會想,那跟我有什麼關係?我生來就是顆方形的西瓜,我本來就很陽剛,不然我稍微改變一下自己有什麼大不了的,在父權體制中,哥如魚得水啊。那麼恭喜你,你是父權體制中完美的既得利益者。

但這仍改變不了父權體製造成的壓迫與不公平,如果你真心覺得女性或部分男性被壓迫跟你沒關係或者你根本看不見他們的痛苦,那麼你可以想想那些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天生就享盡資源的富二代或靠著黨產而尸位素餐的高官,他們都是威權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而男性沙文主義何嘗也不是?

而你並不需要當個沙文主義者。

另外,父權使男人看不見女人的痛苦的同時,也讓男人看不見自己面臨的情緒與人際風險。什麼風險?

1. 封閉:父權體制中,分享心事、聊天發洩都是女人的事,男人不需要社會連結與歸屬感,男人就要獨立自強,默默承受。

2. 羞恥:當男人戰戰兢兢地怕被瞧不起、被笑「娘」時,正是羞恥感支配了男人,「男性尊嚴」就像是男人的阿基里斯腳踝(應該說是阿基里斯的卵蛋),而羞恥感會扼殺一切(包含創意、幽默感與性功能)。

3. 憂鬱:人是社會動物性,憂鬱常是自我封閉的結果(與導因),疏離與孤立對於心理健康會有嚴重的負面影響(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中年男子總是臭著一張臉?)。

4. 壓力:父權體制中的男性必須藉由「支配」與「擁有」來獲得尊重,所以男人總是被比較打量(從薪水到生殖器的尺寸),而且這種無盡的競爭中,永遠都有輸家,也沒人能永遠贏下去。

5. 被討厭:一些男人不是因為心地壞,而是真的是完全看不出自己哪裡性別歧視,而犯了眾怒,這也不全然是他的錯,因為他活在使他盲目的父權體制中。但從現在起慢慢改變也不嫌晚,多在乎一點點,世界會因為你變得更好一點點。

當然還有更多問題等著可憐的男人自己去發掘,例如男人為了維持尊嚴得犧牲到什麼地步?就像《脆弱的力量》一書中一名丈夫悲苦地提到:「女人寧願看著白馬王子死在馬背上,也不願意看見他摔下馬。」如果你觀察得夠仔細,就能看見自己身上的厚重枷鎖,喀啦喀啦地響著父權的嘲弄。(同場加映:

最後,如果你真的是一名好男人,你不需要靠羞辱陰柔的男性、歧視 LGBTQ 族群、散布仇恨言論、支配或貶低女性、霸凌你看不順眼的人......來展現自己的男子氣概,你也根本不需要強迫自己去做你根本不喜歡做的事來向你根本不喜歡的傢伙證明自己根本上是個真男人。

父權體制是個規則很爛的蠢遊戲,每個人從小就被迫參與,但別忘了,你隨時可以離開,選擇更自由、更友善且更公平的生活,而女性主義就在出口等著你。(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