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曾經因為無法滿足別人對你的期待而沮喪?如果你已經厭倦別人總是對你指指點點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如果你覺得社會早該放下對於「成功」的執念,那麼聽聽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替我們反擊社會的既定框架,談起選擇,她很是霸氣,只要是你關注的事情,都並不「小」。(推薦給你:

你會記得 Lupita N'yongo 在〈自由之心〉裡飾演名為派西的女奴,她肩扛著黑奴們的苦難,凝鍊成一個眼神,一聲哭喊,一句沈默,她以精湛的演出拿下第86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同場加映:

而她帥氣轉身,並未如大家期待的接演各路大片,她沈寂了一段時日,這次我們看見她,她在百老匯舞台出演 Eclipsed。Eclipsed 是由黑人女星 Danai Gurira 撰寫的劇本,捕捉賴比瑞亞內戰下的女性形象,刻畫這群女人如何在惡劣的生存環境裡,辨識自己,建立情誼。

一位記者採訪 Lupita N'yongo 時,頗不以為然地問「像你這樣的大明星,何必接這麼小的戲?」Lupita N'yongo 漂亮回問,「演員,不就是要出演有挑戰性的角色嗎?你何必替我決定何謂成功?」

她在 Lenny Letters 寫下身為演員的歷程與反思,她對世界提問,為何黑人女性等不到更豐厚的敘事?她也提醒社會,人們應該停止告訴別人,什麼叫做成功,什麼才算價值。以下是她書寫的全文翻譯:


過去兩個月,我在百老匯表演名為 Eclipsed 的戲劇。這齣劇的背景發生在賴比瑞亞內戰,是五名女性被反叛軍的領袖囚禁所衍生的故事。我相當享受扮演劇中角色,而每天晚上對我而言,都像經歷情感拉扯的馬拉松。有這麼一天,一位記者問我:「像你這樣的大明星,何必接這麼小的戲?」

 
Eclipsed 劇照

為什麼一個大明星願意接一齣這麼小的戲?對我來說這不該是個問題。我的意思是,我是個演員,為什麼我要拒絕這麽一個內容豐厚、極其用心刻畫女性在戰爭期間面臨的複雜選擇的劇本?後來我又想了一下,這樣的問題之所以會出現,來自於我們的社會如何想像「價值」,我們著急地為我們自己,也替別人定義何謂「成功」。(推薦給你:

這位記者也無辜,他只是代替社會發問。我知道人們或許對我有所期待,但我應該要能為自己選擇,而這齣劇對我而言非常重要。

身為女性,身為黑人女性,太常聽見別人告訴我「你需要怎麼做」。人們告訴我,我需要怎麼選,我需要怎麼穿,要恰當合宜,不多不少,文化政治告訴我們有一個「最適切的人生選擇」。我告訴自己,最重要的問題不是別人怎麼設想我,而是我問我自己,「我想要什麼」,「我希望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

身為演員,我一直渴望著能跟複雜而真實的角色有所連結,是不是主角,預算多寡,可能產生的媒體效益與群眾熱度,對我而言沒這麼重要。我是一個非洲女性,我非常懂得「單一故事的危險」,我很早就決定了,如果角色無法讓我感到有所連結,無法讓我感到興奮,或覺得備受挑戰,那麼這個角色或許不屬於我。而當我感到疑惑時,我會參考我景仰的女演員們,她們的職涯選擇,比方說 Tilda Swinton, Cate Blanchett 或是 Viola Davis。(同場加映:

她們是那樣無畏的演員,對待拍攝時間與角色形塑都全然用心,無論她出演的是主角,又或者只是一幕一閃而逝的畫面。她們全心投入,而我們都看到了。如果我身為演員做的選擇,能夠和他們一樣無愧於心,那讓我感到振奮。

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之後,我獲邀出演 Eclipsed。Danai Gurira 作為劇作家,設想了這麼一個台上皆是女性的劇本,讓觀眾能全神投入她們的生活方式,全場都能感覺到環伺的男性威脅。我想說的是,人們對有色女性的想像很狹隘,很扁平,我們經常是好幫手,最好的朋友,忠誠的奴僕,或小丑。我們被限制只能出演簡單、象徵性的邊緣性角色,這些角色的成長歷程與情感層次從未被深刻討論。


Eclipsed 劇照 

當然,我並不抗拒扮演主要角色。在接戲上,我期許自己不過度謹慎,我希望自己冒險,我希望自己嘗試那些前所未見的故事。有部分原因是希望與好萊塢產業對於女性、文化、種族的刻板再現重啟對話,我決定對發展角色多元性投注更多心力,我已經遇見許多讓我感到興奮的計畫。

當我今天站在台上,跟其他四位演員每晚巡演,我們要訴說一群人們從未認真看待的女性故事。而我看著這個戲劇,這是第一次百老匯的戲劇啟用全女的演員,女劇作家,女導演,而我們都是非裔的女性也讓這件事情更加難得,我為了能夠參與這次戲劇感到由衷感謝。(推薦閱讀:

我為自己的決定感到驕傲,我選擇實踐我所深信的,而不是追逐別人對我的期待。

我看著看我同台演出的演員名單,她們是 Pascale Armand, Zainab Jah, Saycon Sengbloh, and Akosua Busia, 我們希望傾注我們的所有來圓滿這個故事,因而形成了強大的情誼。我看向在場的觀眾,他們來自各處,他們坐在這裡,全神貫注地看著表演,我對於能參與這樣的一刻,感到驕傲。最後,我終於等到一個充滿生命力度的作品,賦予黑人女性完整的訴說故事權利,我身為其中的一員,多麽幸運。

當我拿起劇本,當我站在舞台上,這一切對我而言,從來都不「小」。


讓自己和別人都過得更好的,大好時代。 5/28 我們相約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