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短褲自由陣線的「不服」運動,主張學生的自主權,學生要有脫下制服裙,換上運動短褲進校門的權利。因為影片中的「還是你的寶貝女兒」一詞引起許多人的討論。當個寶貝女兒並沒有不好,只不過寶貝女兒應該是女兒的唯一樣子嗎?聽聽周芷萱的說法,每一段關係都是不同的,不要讓寶貝女兒、寶貝父母一詞綁架了彼此。(推薦閱讀:

沒有要參戰,只想說故事。

看到寶貝女兒四個字對我來說之所以隱隱作噁,是因為那些被當成寶貝女兒而恐懼於髒掉的日子。寶貝女兒是一種網羅,一種家長對女兒的期待,一個不能髒掉的美好想像。

過年回家,我媽崩潰的跟我大談,他覺得我變得很偏激、很狹隘(以下省略五百字)。他說他不敢看粉專,因為那些人把我說成這樣,留言都在罵我,我是他的女兒,他們罵我也就等於罵他。

「我的寶貝女兒怎麼變成這樣」我想他心裡是這樣想的。(推薦閱讀:專訪周芷萱:「女人很想要又怎樣?」

像小林說的那個故事,高中女生們遇到露鳥俠,也許其實人們只期待她們尖叫。也許如果我尖叫,如果我不回答他「你從政沒人罵你才失敗吧」,我就依然是寶貝女兒,沒有髒掉、沒有變得太過勇敢和算計、沒有變的讓她不認識。

但沒辦法,寶貝女兒不是寶貝女兒,她就只是她自己。

所以我跟我媽說,抱歉,我們的關係可能需要重新開始,你得重新認識我。過去那些寶貝女兒的形象都是演出來的,我只是很會演戲,我從來都不是你想像中的那個樣子。  

養育一個女兒,多數台灣家長的做法是呵護。呵護到大,期待換個男人來呵護。我媽幾年前說,她人生最後一個工作,就是看我嫁個好老公,不過她現在已經不這麼說了(認清女兒歪狗七挫了吧XD)。(同場思考:

但台灣家長們沒有想到,也許有些女兒要的不是呵護,是尊重、是把她當成獨立的人來看。她喜歡摔倒,她喜歡跌跌撞撞,她不想當寶貝女兒,她一直都是髒的。

這個社會認知愛的樣態總是很貧乏。家長對子女的愛就是呵護,情侶之間的愛就是偶像劇那套,朋友的愛就是_____(自行填空)。但其實每一段關係都不同,每個家庭都不一樣,愛與不愛都有他獨一無二的樣態,我們不用做到某一個樣子才能證明自己是個好女兒/好媽媽/好情人/好媳婦/好老公。(推薦給你:

我打開背離親緣的時候,以為可以找到反抗的途徑,殊不知是兩大冊滿滿的愛,各式各樣的愛。遭姦成孕的媽媽說我不知道怎麼愛我的孩子,拜託誰來教教我;科倫拜事件兇手的母親說愛他並不難,即使他和我們認識的完全不同。

也許和家人眼中的自己和解也沒有捷徑,只有正面迎擊,去探尋不同的關係樣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