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權

男人應具攻擊性,女人要懂保護自己:父權將養成完美被害人

經過家庭、學校環境、社會文化/價值觀/氛圍等,個個都存有性別特質的期待與想像,每個過程都在馴化女性成為特定性別角色,溫馴、良善、柔和、親切、可人、善於照顧他人等,這些特質往往也都是促使女性成為完美被害人的特性——具同理心、容易親近、不會反抗、少攻擊性、容易受制的目標

擲地有聲 2019/07/06 下午 3:00:00

林鄭月娥的父權劇本:「服從體制,就能好好生活」

若面對一個無視人權的巨大勢力,無論男性還是女性們,「服從」也許真的是唯一解方。但是,那我們就落入「父權」的圈套當中了。它告訴我們,應該服從權威,尤其是女性。否則,妳就是不可取的,妳會被踢出權力核心之外,永遠不會有發聲的機會。

擲地有聲 2019/06/22 上午11:00:00

當性別酷兒登上《Playboy》封面:雜誌真的擺脫父權了嗎

當性別酷兒登上《Playboy》封面:雜誌真的擺脫父權了嗎

女人迷香港特派 Kayla 2019/04/12 下午 2:30:00

柚子甜專文|我害怕的不是男人,而是整個父權社會

第一次發現自己也會恐懼父權,是在出社會之後。職場中,我能夠很自然地跟女性應對,甚至對女性上級直言反抗。但遇到男性,卻會下意識地繃緊神經,一旦交付事情,我就要做到完美得無可挑剔;男性隨口出言奚落,會讓我陷入低潮與自責;甚至有一次遇到言語上的性騷擾,我雖然極為不舒服,第一時間竟然是安撫自己「沒關係,他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是好同事」。

高寶書版 2019/03/13 下午12:30:00

「曾經,我素顏會死」南韓女性的掙脫束衣,對抗父權審美

有「世界整形手術首都」之稱的南韓,有超過 5 分之 1 的女性動過刀,女性出門前化妝也儼然是一種「禮儀」。但是,這樣不平衡的審美觀正受到現代韓國女性的批判與挑戰。 21 歲的韓國女生裴殷貞(音譯,Bae Eun-jeong)是一名以美妝起家的YouTuber,有著時尚的藝名「Lina Bae」,但在一部名為「나는 예쁘지 습니다.」(我不漂亮)的影片中,她從素顏、上妝、又卸妝,在約 3 分半鐘的影片中,畫面上更大膽列出她在網路上收到的不堪惡意評論。

上報 2019/01/18 上午11:15:00

楊雅晴 TED 演講全文:「親愛的女生,你們要拿回自己的身體、情慾、權利」

楊雅晴 TEDX NCCU 演講逐字稿,當社會畏懼女性握有情慾,女性更應該創造出大講特講情慾的環境!

womany 女人迷精選 2015/11/30 下午11:58:00

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做個自在惡女:「我愛你,關你什麼事」

惡女的對立面站著聖女,彷彿骯髒呼應純潔。什麼是惡女?我們要把一缸子女巫女妖善男信女的對立打翻。

Abby 2016/01/22 上午 9:44:00

【性別觀察】為什麼有的女性討厭生孩子?

密集母職(Intensive Mothering)的當代現況,「為母則強」的父權思維、「以孩子為圓心」的情感勞動,讓女性面對孩子、家庭、職涯、自我追尋的多頭馬車顯得欲振乏力,多數人不敢喊聲,因為做媽的,能抱怨嗎?

女人迷主編 Audrey Ko 2017/02/09 上午 9:30:00

是誰挾持女人身體?父權眼光下的女神與蕩婦

八月專題【裸,最美麗的語言】我們與來自中國的女聲網合作,探討女體的複雜與多樣,以及反思所有作用在女體身上的力氣,如何型塑我們看待自己身體的眼光。這一篇我們以「女神」與「蕩婦」兩個名詞的討論開始,看究竟是誰對女體的美下了定義。

女权之声 2015/08/11 下午 1:04:00

「男子氣概」與「雄風長度」無關!給男性的一封性別討論邀請函

當男性指出女性主義是「只願享樂不願負責」,甚至貼上「女權蟑螂」的標籤,我們想說的是父權體系壓迫的從來不只女性,還有被視為既得利益者的男性。什麼是男子氣概?什麼又是女性特質?聽作者 KangHao 再聊性別,這次從男性的身體意識與認同談起,發出給男性的一封性別邀請函,這一場戰役得有你一起。(推薦閱讀:艾瑪華森震撼人心的聯合國演講全文)

范綱皓 2015/06/23 下午 6:03:00

女孩,到底要多「自愛」?

社會看似以「保護」之名督促女孩:「早點回家、裙子不要穿太短。」背後的意識是一雙雙父權凝視緊盯著我們成為「好女孩」。

Ka 2016/02/26 下午 1:03:00

【性別觀察】神力女超人,女英雄的誕生與她的擇偶條件

許多人在打鬥場景時看哭,淚裡有釋然,原來強悍是可以的,如果我相信自己可以走得很遠,我若有能力我要替更多人爭權。真實的日子有時像戰鬥,人們說你做不到,人們勸你不要自討苦吃,而你迎了上去,揀一條辛苦路子走,只因你厭膩父權世界的規範。

女人迷主編 Audrey Ko 2017/06/08 下午 2:30:00

母親的情緒勒索:每個孩子在成長時,都需要斷開臍帶

在父權體制的脈絡下,女性的價值,或者是媽媽在生命當中的價值,並不容易被看見。換句話說,其實媽媽是很怕被遺棄的,很怕旁人的眼光。他之所以會這麼在意別人怎麼想,是因為他「得」靠其他人來打分數。

海苔熊 2017/07/13 下午 6:30:00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印度,告別父權的長路

如果你在以男性為主的社會價值觀底下,享有一些做自己的權力、自由選擇未來的權力、自由選擇婚姻的權力,你願不願意為你的女兒擔當?讓她享有一些「選擇權」,而非一定要成為「某種女性」?

艾彼 心理師 2017/04/18 下午 4:30:00

非典型性侵受害者告白:我最害怕的,是社會說我不夠傷心

當女性們,因害怕被貼上標籤而隱忍,失去了求助的機會,也造就許多惡狼肆意逞凶卻逍遙法外。 只有讓眾人意識到傳統價值的貞操觀,也是父權主義控制女性身體的另一種形式,向性侵受害者貼上道德標籤也是對受害者的迫害,而不再向性侵受害者貼標籤,才會有更多女性願意出來指認兇手。

合和拾間小當家 2017/05/11 下午 1:30:00

家是最痛苦的回憶:韓國丈夫痛毆妻子 3 小時,家暴面前,能作些什麼

7 月 6 日,一則丈夫痛毆越南妻子達 3 小時的影片,在韓國網路瘋傳。妻子將手機藏在尿布包裝,錄下恐怖過程。「妳別以為自己還在越南!」他扯著妻子頭髮並毆打她。在台灣,許多人遠遠評論,說韓國男性飲酒文化,縱容家暴慣犯。甚至認為「韓國家暴大國,父權不意外」。但其實在台灣,每天也有 379 起家暴通報案,正在發生。

女人迷性別編輯 佳琦 2019/07/25 下午12:30:00

你不知道的月子中心:醫療介入,如何改變母乳文化?

母乳哺育這趟旅程,始於孩子出生時,但方式各有不同,並不是母親願意餵就能圓滿。要如何去除父權醫學體制加諸女性身體的想像呢?月子中心又如何改變近代母乳哺育文化?

生動盟 2019/06/18 下午 4:00:00

V 太太專文|少數女性成功,不代表多數女性得以發聲

在這本三萬字不到卻字字珠璣的小書裡,畢爾德一方面透過回顧古典文本和事件,顯示聲音/意見被壓抑的狀況一直存在於女性的歷史中,並且被不同族群、地位和文化的女性共同經驗著,同時藉此提醒我們,這種現象所揭露的根本問題在於女性如何被排除於權力之外,而父權規則又是如何透過各種本質化的歸因(也就是:女性天生就如何如何)來合理化這樣的排除。

聯經出版 2019/03/08 下午 6:30:00

女性自由在哪?沙國推 app 助男性追蹤女眷,人權組織籲下架

歐洲議會亦提出決議,要求該程式下架。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成員、民主黨參議員魏登(Ron Wyden)發公開信與蘋果行政總裁庫克(Tim Cook)及 Google 行政總裁 Sundar Pichai ,稱美國企業不應助長沙特政府推行父權,容許沙特男性用手機就可以控制家人行動,根本與這兩間公司宣稱捍衛的社會價值相違背,要求他們避免屬下平台,被利用去「對女性作出令人厭惡的監視和操控。」

立場新聞 2019/02/28 上午11:00:00

作為女性主義者,我結婚的理由

在這樣的認知底下,我更覺得婚姻不是我的選擇。然而,這幾年我開始反思這種判斷。我開始思考關於婚姻的問題,尤其是女性主義者應否投入壓迫女性的制度之中?這問題聽起來很無稽,畢竟女性主義應該反抗壓迫女性的制度裡,而不是相反,投入這個制度接受它壓迫的邏輯。

womany 女人迷精選 2019/02/18 下午 3:30:00

我也是長孫,為何不能吃雞肉?一頓晚飯教我的性別課

對阿公來說,夾雞肉給長孫子是多麼自然的事。對弟弟來說,不過是一塊雞肉,幹嘛大驚小怪。阿公阿媽在父權文化中長大,也生活了過半百的時間,應當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不用去改變,也不需要。

TGEEA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2019/02/14 下午 7:30:00

從 #MeToo 到「素顏革命」,韓國打破沉默的性別運動進行式

過去給人「男尊女卑」印象的南韓,在 2018 年開始有了新的變化!5 月在首爾惠化地鐵站,發生一場大規模遊行,抗議「弘大偷拍事件」;在 6 月時,南韓女性開始素顏革命;在 9 月,南韓女權運動達上顛峰,有 27 萬名網友聲援具荷拉,要求政府嚴懲「色情報復」。我們開始聽見長期受到父權壓抑的聲音,人們不再沉默,也不再獨自奮戰了。

Womany Content Lab 內容實驗室 2018/12/19 上午11:00:00

父權社會的運作祕密:厭女和性創造了金錢利益

完全發展內在力量的女人,就是女巫。

商周出版 2018/12/17 上午11:00:00

專訪余秀華:沒人有資格定義我生命裡的苦難

余秀華紅了以後,在中國四處接受訪問,很多人問她:「妳是怎樣把苦難轉化為詩歌的?」對於這些人,余秀華想問的是:「你以什麼標準來判斷我的生命就是苦難的呢?」

上報 2018/10/24 下午12:00:00

詩被稱為「蕩婦體」,她喚起中國女權之聲,她是余秀華

余秀華的詩作中充滿了對故鄉的依戀、追求愛情與性的慾望,撞擊中國的父權神經,許多人說她是「蕩婦詩人」,她的詩是「蕩婦體」。

上報 2018/10/24 上午11:00:00

Nick 專欄|一場咎責受害者的對話,讓我反思瑞典是否性別友善

不管他們遭受到了多少的侵犯,加害者不會有錯,一定是受害者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才自作自受地引發犯罪。

Nick, Hsu 2018/10/18 上午10:00:00

【性別問答】如何回應性別經典討論:女生,為什麼不用當兵?

只徵召「身體狀況優良」的男性服兵役本來就是很父權的事情,代表身體有「異樣」的生理男以及所有的生理女性都被視為沒有戰力。不論兵役是否真的是享受福利所必須付出的義務(意即我不覺得女性是只享受而不付出義務),兵役制度也跟性別脫離不了關係。 還有一派人愛說軍中環境不夠吸引女性,包含軍中文化對女性的歧視與性侵的風險。

擲地有聲 2018/09/28 上午10:30:00

媳婦的告白:做人媳婦,沒有自己的決定,只有義務

我一直招待客人用餐直到深夜,自己卻沒有好好吃過一餐。過了用餐時間,自己去角落坐下吃飯也很奇怪,中間有空閒的時候,我只想回房間讓忙碌了一整天的雙腳好好休息一下。就這樣,持續了兩三天,我一餐正餐都也沒好好吃過,但誰也不知道這位剛結婚的新媳婦因為一直忙著做事情,連飯也沒吃。大家都在忙著招待客人,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大的活動,忙得昏頭轉向。就在某天的晚餐過後,又要起身準備其他餐點時,我突然昏倒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到了醫院,一醒來就在急診室裡了。

采實文化 2018/09/27 下午 2:30:00

真實版《使女的故事》,阿根廷為女性生育自主權上街抗議

類似的「侍女」遊行或「侍女」示威,其實早於去年已在美國零星出現,隨著劇集紅遍全球,示威已無分地域,也不限於女性生育權問題上:除了上述的阿根廷外,倫敦有反特朗普訪英的侍女遊行;愛爾蘭有「擁護選擇權」示威;而在 4 月的哥斯達黎加總統選舉次輪投票時,則有「侍女」現身票站,抗議父權主義及捍衛國家的自由、民主;在 7 月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特普會」外,也見到她們的身影。她們通常都沉默低著頭或是並排地遊行,就似書中描述情節,侍女都被規定一雙一雙地出行,互相監視。

香港01 2018/09/07 下午 2:30:00

【一個人的派對】我的紅唇,替我招了多少白眼與閒話

利亞邊喝咖啡邊刷手機,杯邊留下半個 Dior #999 正紅唇印,卻突然收起了笑容:「呿!一大早,朋友圈就被性侵新聞刷了屏。」她說她的一個學妹曾透露,多年前在一次聚會飲酒後被學長強暴,但不敢聲張,因為多年來她努力樹立的,正是支持女性性解放的形象,怕說出來也不過招致「淫娃活該」的惡名。後來那人重施故伎,東窗事發後先下手為強,網上貼文自辯,「立論」的基礎就是「蕩婦羞辱」——某甲「長期單身、沒有男友」;某乙「與多位有婦之夫過從甚密,眾所周知」;既有良辰美景,那麼一切親密舉動都是自然不過的約定俗成。

卡比小姐 2018/09/06 下午 4:30:00

【一個人的派對】不直接進入成人情節,就不夠酷?

「有時候我在想,如果對待性愛的態度不隨便,就是背叛了女權主義、性解放了嗎?我們不放任自己睡別人,就是不忠於自我嗎?和男人一樣放蕩,女人就成功顛覆了父權社會的遊戲規則嗎?」

卡比小姐 2018/08/28 下午 6:30:00

為你選書|讀吳爾芙《燈塔行》:當女人內化了父權主義

英國的《衛報》(the Guardian)刊登了加拿大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的一篇短文,文中愛特伍回顧她十九歲時第一次閱讀《燈塔行》的不解與不耐。她直言看不出到底雷姆塞太太有何迷人之處,也不明白為何大家要容忍雷姆塞先生的專橫,更不瞭解莉莉為何一味自我貶抑。

聯經出版 2018/08/27 上午11:00:00

老公幫忙剝蝦是公主病?婚姻本來就是分配與權力消長

我不覺得被剝蝦的女主角是公主病發,也不認為她老公是做作矯情。你想被怎麼樣對待,在婚姻裡是你和另一方的權力消長。性別的權利運用不是一種必然,而是一種選擇。而當這種事情被搬上公領域,自然召喚出許多包裝在偽善裡的父權主義。 昨天半夜讀許菁芳的書,有一段寫道「父權有時候也不那麼直接,是包裝在善意裡,一打開來看才明白是規訓,甚至是壓迫。」又讓我重新思考這幾年看到臺灣社會對於女性種種的獵巫,從ㄈㄈ尺到公主病,一再衝撞我對這些議題的思考。她想找白人、她想被寵愛,都是她的選擇、供需市場裡的平衡。

womany 女人迷精選 2018/08/24 下午 2:00:00

【性別觀察】男性的 #MeToo 經驗:女性主義者,也可能是性侵加害人

當我們談論性暴力問題時,其中確實有父權結構與性別權力帶來的性別問題,導致倖存者實際為女性居多。但是,我們同樣必須關注性暴力事件中男性受害者的聲音,以更全面及多元的角度,去看待 #MeToo 運動背後是為解決性別暴力問題,培力受害者/當事人而存在。

孟倫 2018/08/21 下午 6:00:00

「想交女友,你需要另一個男性」從《星際終行》談母豬、自助餐與男性解放

我認為仇女來自 結構暴力的哀戚吶喊。就像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裏頭對母親罵聲一片,然而,真正遭受到父權暴力期待的,就是母親。那麼,這些仇女的男性是否也活在這樣的痛楚之中無法自拔?若是如此,這件事情就跟內在傷口與社會壓迫有關,至少,該如何自我解放?

womany 女人迷精選 2018/08/08 下午 6: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