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到世新霸凌事件:肉搜、公審全家人,然後呢?

養育孩子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既然「天下間沒有父母要花個二十年去養一個殺人犯」,相信亦不可能有父母要把孩子養成一個霸凌者。然而,霸凌者又是怎樣養成的呢?

哈理斯 │ Harris 2019/06/21 下午 7:00:00

為你挑劇|《最佳利益》,接棒《我們與惡的距離》的重要台劇

一直以來,台灣的影視作品或多或少都有著「文以載道」這樣一把雙面刃:一方面,熟悉又迫切的議題賦予了作品重量,讓社會現實成為所謂「接地氣」的絕佳載具,你我皆可在作品裡看見似曾相似的身影;另一方面,影視作品在拿捏話題性與娛樂性之間的界線,似乎還有進步或調整的空間,若觀眾不願意觀看作品,作品又要如何對觀眾的生命產生影響?

Maple 2019/05/26 下午 9: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殺人犯的故事,需要被社會所理解嗎?

「換位思考」就是英文中常出現的「critical thinking」,並不是因為英文中有一個類似 criticize(批評)的字,這件事情就絕對跟批判有關。事實上,批判性思考是指有能力把事情的本質思考透徹,且非常理性地的去理解人、瞭解事情緣由。但從劇情中我們也看見了,若我們是事件中的當事人,不論是被害者或加害者,只要加入情緒的拉扯,都會出現盲點,以致無法辨別自己的思考是否理性客觀。

Madeleine (Maddy) 2019/04/27 下午 4:30:00

從科倫拜校園槍擊案到《我們與惡的距離》:學習聆聽,找答案

最近公視的社會反思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許多報導、文章簡稱此部劇為《與惡》,而我更喜歡,也覺得更貼切的是《距離》、或《我們》。談起劇名,英文《The World Between Us》似乎詮釋得更好。

擲地有聲 2019/04/26 下午 2: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經典語錄插畫集:笑開來,好運才會來

插畫家 Paula Hsu Art 分享了插畫版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人物角色,把劇中每個人的心理狀態、神韻完整詮釋。這部經典好劇完結後,還覺得失落嗎?那就一起回味《我們與惡的距離》吧!

女人迷編輯 Jade 2019/04/25 下午 6:00:00

賈靜雯談關係:「時機不對不要急,要花時間充實自己」

如果說人生像一本書,賈靜雯的這本歷經谷底跌宕,再高潮圓滿,就像她說的「現在應該是最好的狀態,不是說外表,而是指心靈的狀態」。以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華麗回歸戲劇圈,賈靜雯不只事業再創高峰,愛情與生活也甜出蜜來,面對事情的從容不迫,總是帶著自信與堅定的眼神,這樣的賈靜雯,大概是女人40最美好的姿態。

Bella.tw儂儂 2019/08/19 上午 8: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唯有正視傷口,才有療癒可能

無差別殺人兇手李曉明的辯護律師王赦,一出法庭受到大批記者包圍,他正言令色呼籲還是要釐清犯案背後的原因與脈絡,才能避免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遠方突然衝來一陣叫囂:「你這個人渣!你還是人嗎!」一桶糞潑滿他全身,畫面透過新聞傳遍全台,眾人迫不及待用力怒罵:「這傢伙還沒死,我們要花多少納稅錢養他!」「他們家的人還不出來面對嗎?」「屎尿人渣代言人!」「大快人心!」

Amazing 2019/04/07 下午 7:30:00

專訪曾沛慈《我們與惡的距離》:一定有人願意接受你軟弱一面

其實我也找到了一個應思悅軟弱、人生避而不談的敏感地帶。那就是她媽媽。在她 11 歲左右,家裏就只剩下爸爸。她於是開始認為自己應該要姊代母職,小小年紀就覺得自己應該要變成為照顧者的角色。

雀雀 2019/04/07 下午11:00:00

柚子甜專欄|《我們與惡的距離》最大的遺憾,是不肯原諒自己

我知道「風之電話亭」,但就是躊躇不前,直到看了《我們與惡的距離》又出現類似的療癒方式,剛好最近身邊出現了困在親人過世的傷痛裡,久久走不出來的朋友,我心裡有一個聲音浮起:是時候了。

柚子甜 2019/04/14 下午10: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拯救者弔詭:越想他好,他越不做好

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你和朋友之間,常見的情況是,他帶著某種猶豫以及兩個選項來找你,並且詢問你哪一個比較好。你忠告他 A 選項比較好,苦口婆心絮絮叨叨,可是沒想到最後他選了 B 選項。然後你開始懷疑人生,甚至懷疑前一天晚上到底是為何陪他講電話講到天明,然後最後他還沒有按照他答應你的話來做決定?

海苔熊 2019/04/06 下午 5:30:00

性格心理學:「保持脆弱」讓你更有勇氣

為什麼說人際關係中「脆弱」是一種必要的存在。什麼是「保持脆弱」?為什麼要保持脆弱?你可能不知道,這是你拉近和別人的關係,以及提升別人眼裡你的吸引力的一個方法。

KnowYourself 2019/04/15 下午 4: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如此渴求「道歉」?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的最新一集當中,有一個地方特別讓我印象深刻。因為壓力過大而罹患思覺失調症的應思聰被送進了精神病院,其中有一幕,是他的家人一起在園區等他,然後門打開了。他從幽微的房間當中走了出來,眼睛似乎不太習慣陽光的亮度而瞇了起來,他跟著光線的方線走,步履蹣跚、口中念念有詞,彷彿用盡了一切力量的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要回家。對不起,對不起。」當時在電視機前的我,不禁在想:他到底是在跟誰道歉呢?他又為了什麼在道歉?

Google 2019/04/05 下午 7: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關係修復的心理學:我們是從哪一步,開始出錯?

劇中,律師王赦和妻子美媚,從感情和睦到漸起爭執,最後大吵一架,美媚帶小孩搬回娘家。你也有這樣的經驗嗎?和他在一起久了,開始產生摩擦,覺得他怎麼好像不是當初你愛上的模樣?為什麼我們會和愛人漸行漸遠,終至崩潰?又該如何進行關係修復呢?

女人迷編輯 Irene Lei 2019/04/11 下午 8:00:00

為你挑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有些犯罪,讓整個社會都心碎

《我們與惡的距離》就是一部來自地下室的戲劇,從一起隨機殺人案開始,說一個關於受害與傷害的故事。它的力量來自於重製台灣社會自己的傷痛——這是台灣自己的地下室——唯有藝術能夠捕捉的本土集體意識。意識不是論理,而是故事,故事被述說並不是為了爭辯對錯,而是讓那些真實存在的感受如實地出現,以其不漂亮、不正確的真實樣貌出現。因為它們不漂亮也不正確,所以不常被肯認。但那是被放在我們的地下室裡的共同感受:比如恐懼,比如自卑,比如心碎。

許菁芳 2019/03/22 下午 8:3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給需要療傷的社會,一場大型心理諮商

一個社會事件延伸出五個端點,故事就從這裡開始。2019 年台灣戲劇作品《我們與惡的距離》討論「無差別殺人事件」在每個關係人心中留下的傷口。我們都是受害者,卻也都可能是加害者。無差別殺人事件是場地震,除了事發當下的震盪,事件的相關人都受到程度不一的餘震影響。

女人迷編輯 Phoebe 2019/04/01 下午 4:30:00

專訪賈靜雯:幸福晚來無所謂,反正最終你只會和你愛的人在一起

再次見到賈靜雯,有了新的身份,那股自信襯托著她,明顯與過去不同,但她說那不是變,而是等到了最好的時機,綻放自己的光芒。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2020/01/30 下午 9:00:00

《返校》、《小丑》春節一家團圓窩在家 CATCHPLAY+

針對追劇一族,CATCHPLAY+ 亦持續上架 2019 最火熱的兩部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和《俗女養成記》;除此之外,更有全台獨家上架的歐美劇如《異人類》(HUMANS)、《地下診所》(Temple)與由「奇異博士」班尼迪克康柏拜區所主演的《梅爾羅斯》(Patrick Melrose),以及恐怖大師史蒂芬金的推薦大作《城堡岩》(Castle Rock)1、2季,絕對可以讓喜歡追劇的觀眾看個過癮。

生活快訊 2020/01/25 下午 1:00:00

專訪王婉諭:小燈泡離開後,我變成一個不冷淡的人

訪談過程裡,王婉諭的眼淚沒有乾過,我覺得自己開口問的每一句話,都好像在用刀子割她的心;她一邊擦眼淚,一邊告訴我,這幾年的經歷讓她知道,「政府不是沒有資源,政府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上報 2020/01/03 下午 8:00:00

專訪王婉諭:如果參政,可以比只當受害者好

找我選舉時,我第一時間是拒絕的,後來我先生鼓勵我,他覺得這個角色(從政、從事公共事務),比一個受害者的角色(好)……,我先生說,如果我去參與(選舉),他也會感到舒服……。我想,如果這樣讓他好過一點,我也願意去做。

上報 2020/01/02 下午 7:00:00

沒人愛我,讓我也不知道如何愛人:從心理學看《小丑》的自我修復

面對精神疾病或是逆境環境的個案,心理師的工作無法點石成金,但透過陪伴,有一個人可以陪著他面對人生的難關,讓他漸漸找到生活的平衡,依靠的不是華麗的晤談技巧,而是最平凡的關心、陪伴,這是我們每個人都有的超能力。

擲地有聲 2019/12/27 下午 5:00:00

年度熱搜詞出爐!2019 年,台灣人最關心什麼?

Google 台灣 11 日公布 2019 台灣搜尋排行榜,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登上熱搜關鍵字冠軍,「世界 12 強棒球賽」和「香港反送中」為熱搜議題第一、二名;「韓國瑜」則連續兩年蟬聯人物及政治人物雙榜第一。

上報 2019/12/20 上午10:00:00

第一屆 GOL Summit 高峰會,邀國際專家談論 LGBT 影視產業未來發展

亞洲最大 LGBTQ+ 影像製作研討會「第一屆 GOL Summit 高峰會」由 GagaOOLala 影音平台主辦,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協辦和文化部指導,將於 11 月 24 日台北福華大飯店舉行。

生活快訊 2019/11/14 下午 7:35:00

Champion 進駐 101!曾沛慈、高爾宣擔任品牌大使

今年歡度品牌創立 100 週年的美國經典運動品牌 Champion,於時尚指標台北 101 購物中心 B1 重磅登場!

生活快訊 2019/11/07 下午 7:40:00

給香港少年少女:我們在最壞的時代生活,也在最好的時代反抗

香港反送中抗爭至今,許多人走上街頭捍衛家園,而其中引起討論之一的,莫過於那群只有十幾歲,還在唸國高中的青少年示威者。參加社運對他們造成什麼影響?他們的未來又該何去何從?

哈理斯 │ Harris 2019/10/23 下午 5:30:00

《小丑》的社會心理學:善與惡的距離,並不太遠

善與惡的距離並不太遠。人的發展不是單一層面,只因為人的內心與行為,是複雜與多面向交錯而成的結果,只就單一層面的出發是沒辦法詮釋行為與模式的。對照台北市市長柯文哲這幾天的言論:「要自焚,拜託去河濱公園,不要在公寓裏呵呵呵⋯⋯」後又解釋著「有些自殺的方式會造成社會不安,終究是要減少自殺」,電影內的惡與掙扎過於真實,但受挫與失望到走到真正自殺或是瘋狂的那個轉念之前,在現今社會裡,身為旁觀者的我們,都曾可能直接、間接的或推、或拉著這些正在受挫與失望的人產生這些意念。

George Hong 2019/10/19 下午 8:30:00

「你的第一個戀愛對象,是你自己」要如何與孤獨共處?

在訊息量暴增的現代,我們很容易的去追求我們想要看到與聽到的聲音,從電視、電腦到手機,我們從被動的資訊接收者到主動的資訊收集者,很快就能找到與我們相呼應的一群人。

貓心—龔佑霖 2019/09/23 下午11:00:00

九月台劇追什麼?曾沛慈、曾之喬攜手共演《你那邊怎樣・我這邊 ok》

《你那邊怎樣・我這邊 ok》台灣線故事重現了 2016 年轟動全台的 ATM 盜領真實事件,曾沛慈在台灣線裡演出「社會線記者」,劇中記者資歷尚淺的的她,徘徊於理想與現實之間,經常受到新聞部主管海裕芬的指責與刁難,曾沛慈會如何演出菜鳥記者?都在《你那邊怎樣・我這邊 ok》裡!

生活快訊 2019/09/19 下午10:45:00

從媒體殺人到鄉民正義:有時正義,也會殺人

前些日子,在跟實際從事法律相關工作的朋友聊起《最佳利益》這齣劇時,筆者友人對於本劇多數的細節和發展大為激賞,認為影集真正有捕捉到律師事務所日常工作的面貌與運作,但也在過程中提到在其心中本劇最大的缺點:由鍾承翰所飾演的熱血菜鳥律師陳博昀

Maple 2019/07/21 下午 9:00:00

當你大罵「恐龍法官」,想過自己看到的真是事實嗎?

開播到現在,《最佳利益》並沒有正面談媒體,僅僅透過菜鳥律師在為辯護查資料或意氣用事的時候,資深律師方箏在一旁的冷靜和提點,點出實務上法務的舉證必須嚴謹,所謂的傳言報導全都不足採信。加上不久前,《我們與惡的距離》呈現民眾情緒扭曲真相或私刑的可怕,所謂「真的」,到底是什麼

Maple 2019/07/14 下午 9:00:00

日版與惡的距離:《初戀》我殺了我爸爸,社會必須知道原因

每個家庭或多或少,都有些令人難以接受的過去、成員相處不愉快,甚至是彼此重傷害的地方,我們嘴上說著:「沒關係,都過去了。」事實上只是一種安慰與逃避。唯有把家庭的脈絡拆解、整理,重新看見被壓抑的情緒,那些恐懼、擔憂、害怕、悲憤,才有機會真正釋放,而不是壓制在心中成為無法控制的惡。

Amazing 2019/07/12 下午 8:00:00

《野雀之詩》即使社會對女性不善,仍想任性地爭取自己

由李亦捷領銜主演、《我們與惡的距離》的「老謝」夏騰宏、游安順、陳淑芳與新演員高於夏共演的 2019 年台北電影獎入圍電影《野雀之詩》,描述在中壢掙錢逐愛的年輕女孩阿麗(李亦捷飾演),把兒子小翰寄養在山上的阿嬤家生活,但山上小學即將廢校,兒子小翰投靠母親同居,期間看盡媽媽在職場與情場上不盡如人意的挫折樣貌,身為「乖小孩」的他,也只能在母親殘破脆弱的羽翼之下,安靜長大。

雀雀 2019/07/08 下午10:00:00

主角要「討人喜歡」嗎?《最佳利益》裡的多樣貌律師

事實上,雖然其多數時候有些太過良善正直,形象依舊停留在近乎絕對的「正義感」與幫助弱勢裡頭,但藉由編劇設計的種種複雜自省和挫折,《我們與惡的距離》裡的人權律師王赦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善惡二元論的平板對立,成功營造出鮮明又熟悉的立體感。最終人性掙扎乃至回歸初心的歷程,也相當令人動容。就算真實世界裡的律師不見得總是如此,但依舊呈現出律師這個行業,貼近現實同時最美好的樣子

Maple 2019/07/07 下午 8:30:00

客廳問答|林予晞:家會傷害你,但你不必因此放棄回家

從戲裡走出,予晞做演員,也是攝影師。她說,都很類似,如果能透過我的手我的眼,讓更多人看到世界其實美好,那會讓她踏實,讓她滿足。與其說我們都在找一個家,不如說,我們想找的,是在這個世界能安放自我的歸屬。

女人迷編輯 Shanni 2019/06/12 下午 8:30:00

為你挑劇|從王赦到方箏,律師不只有正義與非黑即白

事實上,雖然其多數時候有些太過良善正直,形象依舊停留在近乎絕對的「正義感」與幫助弱勢裡頭,但藉由編劇設計的種種複雜自省和挫折,《我們與惡的距離》裡的人權律師王赦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善惡二元論的平板對立,成功營造出鮮明又熟悉的立體感。最終人性掙扎乃至回歸初心的歷程,也相當令人動容。

Maple 2019/06/02 下午 9:00:00

給你的三個生活提案:快樂,是當你願意踏出每個第一步

寫在我愛我第 6 年:我愛我快樂生活節,從運動、旅行到追劇,讓女人迷替你設計這些快樂提案。希望在日常生活裡,你我都能找到一些快樂的線索。我們想說,快樂,會出現在你踏出的每一個第一步。

佳琦 2019/05/30 下午12:30:00